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67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7:1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过,由于碧安卡身份的特殊性,我就算没有明讲目的,精灵们还是有顾虑,居然把碧安卡偷偷送走,气得我直瞪眼睛。 [ .

没有了碧安卡,想来他们也不会送两个女精灵来给我做实验,那么剩下来的选择就只有两个,而我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打阿雪的主意,所以……“没办法,只好拿羽霓来做实验了,织芝,把圣者之杖给我。”

“呃……相公,是圣者之杖,还是圣者手杖?”

“你唆那么多干什么?圣者之杖,圣者手杖,还不就是同一根棍?难道差一个字,它就会从一条棍变成一条香肠吗?”

我回头一看织芝,发现她怔怔地看着我,好像很是迟疑,我以为她还在执着那一字之差,说了几句,却听她低声道:“相公,这位羽霓小姐……你要拿她来当试验品吗?听说……她对你情深意重,几乎是对你百依百顺,什么变态过分的事都肯替你做,这么好的女人,你怎么舍得……”

与我生命中其他的女人相比,我和羽霓的关系,倒几乎是完全公开。其实也说不上什么公开,只是用公开的假象,来掩饰她整个被我控制的事实真相而已,但看在外界眼里,这个甚至没有自主意识的羽霓就是对我服从备至,百依百顺,又漂亮又听话的好女人。

织芝不清楚我和羽霓的关系,她和其他人所以为的一样,想说漂亮的女人好找,这么温柔贴心又愿意付出的女人千载难逢,我居然想也不想就拿她去牺牲,实在很不可思议,超级没良心又冷血。

“这个啊……羽霓她即使做得再多,她在我心中的分量,也比不过你和兰兰的。”

我摇头道:“你不会懂的。羽霓她虽然对我百依百顺,但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出于自愿,我不可能重视这样的她。”

这些话对我自己是理所当然,但织芝听了明显难以接受,这反应也在我预计之内,所以我不多做解释,只是说道:“再说了,旁边这个是什么人?天河雪琼耶,拿她做实验,要是出了什么事,兰兰不劈了我才怪……呃,不妙。”

突然闪过脑里的念头,冷翎兰对天河雪琼的执着与保护心,有些异乎寻常,之前还可以用“好友”关系来解释,但现在我已经知道冷翎兰、织芝的关系,该不会……冷翎兰与天河雪琼也有一腿,互为同性爱侣吧?

织芝听了我的话后,已经开始动作,把昏迷的羽霓摆正姿势,裤子也脱了下来,露出纤细修长的双腿,羽族女性最引以为傲的得意之处。

以女体的曲线来说,羽霓的屁股算不上丰腴,并不是特别出色的那种,但细细抚摸,却也玉雪可爱,特别是当双腿分开,露出腿间嫩红的花谷,更是性感诱人。

我看着羽霓闭上双眼的脸庞,却想起另外那个拥有与她相同面孔的少女,不晓得羽虹到了什么地方?是生是死?如果她也在这,与我们并肩作战,情形应该会比现在要好吧?不过,如果她真的在这里,大概也只会再给我一刀吧?

“相公,你在想什么?如果你觉得不妥,我们还可以……”

“不,没事,临时想到点别的东西,不用在意,我们开始吧。”

话是这么说的,但在实行上却碰到了问题,我一手抬起羽霓的左腿,扛在肩上,试图把圣者手杖的前端插入花谷,可是这动作出乎意料地困难,并非因为干燥,而是羽霓的花谷前好像有一层无形护罩,我几次想要把手杖插入,都没能成功,手杖与花谷像是互斥的磁铁,别说插入,连迫近两寸之内都做不到。

最初我以为是插入位置有误,把手杖翻倒过来改由尾端插入,却仍然失败,就这么反复几次后,在天上末日战龙越来越嚣张的吼哮声中,我醒悟到问题不在羽霓身上,而在圣者手杖,是这枝手杖拒绝进入羽霓的体内,所以才会屡屡无法插入。

“奇怪,怎么会这样?难道……圣者手杖有自主意识,拒绝被当成按摩棒使用?这个……”

我再次有了哭笑不得的感觉,可是,经过我的判断,我相信织芝想法没错,羽族确实曾经拿圣者手杖当按摩棒使用,还留下了使用说明书,只不过……或许是因为说明书的翻译并不完整,我们漏了什么关键,才会碰到这样的问题。

“没办法,管不了那么多了,附近还有没有女精灵?就算要用强,也抓几个来做实验,就算伦斐尔有什么意见,那也是活过今天以后才有资格说的事。”

我下了决定,但却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华尔森林之内有精灵不下百万,不过我们这附近却没看到半个,好不容易找到一两个,都已是浑身血污的尸体,圣者手杖同样插不进去,不晓得是因为不能拿来插死尸?还是什么理由?

“妈的,该不会真的是凤凰天女独享专用吧?是的话,我可真要叫爹了。”

这时候,我听见一声哭啼,循声看去,在一棵大树的后头,看到一张小脸,是个年纪小小的精灵女孩,实际年龄不晓得,但外表看起来,大概就是人类八九岁的模样,从那悲伤的眼泪看来,我身前的这具精灵女尸,可能就是她亲戚或是母亲一类的。

换个不同的情况,我会安慰她几句,搞不好还会送个花篮、花圈,表示哀悼之类的,但现在的这种情况,我唯一注意到的,就是她是个女的,而且……不是女尸。

“真好真好,天上掉礼物下来了。”

我舔舔嘴巴,想要过去把她抓来搞定,才刚要动作,一只手从后头拉住我,让我险些跌倒,而那个小女孩则像绵羊见到大野狼,啼哭着飞也似的跑走了。

“你搞什么啊?说要做的是你,拦我的也是你,你到底……”

我抱怨了一声,回头再看,织芝已经跑到旁边的一棵树下,趴靠在树干上,撩起了身上那件碧绿的丝袍,也不见她怎么动作,内裤就消失不见,露出了雪白晶莹的可爱小屁股,尤其是在这么黑暗的环境里,那双有如剥壳鸡蛋似的滑嫩美臀,几乎光可鉴人,引人遐思。

“你……你真的确定要这样?”

“相公,快来吧,没有时间了。”

我并不是顺从织芝的话才这么做,但多少也有些气恼,我是那么努力地想要保护她,不愿意她受到伤害,怎么她就一点都不在乎我的心情,偏要往火堆里跳呢?不过,想到之前几次失败的例子,我实在不认为这次会例外,所以看织芝这么坚持,我就配合她的动作,将圣者手杖往她的下身送去。

很多时候,事情就是那么诡异,怎么努力都不成功的事,在你已经放弃希望以为必然失败的时候,却莫名其妙成功了。当圣者手杖的前端,不受一丝阻力,轻而易举进入织芝的花谷时,我甚至没有意会过来,不敢相信这一切。

“成、成功了?这怎么会?为什么?”

得到了意外的成功,我一点高兴的心情都没有,第一反应就是想缩手,可是圣者手杖却一反先前极度排斥的现象,仿佛被什么东西吸住一样,深深进入精灵少女的嫩红花谷,我施了几次力,都没有能够抽拔出来。

难道……圣器也会挑人插?不够资格的美女,这枝骄傲的手杖还不肯插?这种事可没道理,若真的要比美色,织芝其实还比不上羽霓,怎么这根棒子不要羽霓,却挑上了织芝?

我知道有些神器会通灵,甚至还具有人格,但根据我的了解,七大创世圣器并不是这样的东西,不管是七圣器中的哪一样,都没有灵魂或是人格的出现,所以圣者手杖选择织芝,绝不可能是从美色上挑选,而是存在别的理由。

(想想啊,有什么理由会这样?圣者手杖接受了织芝,也很有可能接受过我老妈,我老妈和织芝有什么共通处?总不可能说她们是母女吧?凤凰天女的女儿怎样都不会生出精灵的,那她们的共通点在哪狸?)脑里一片混乱,这时织芝回过头来,双颊酷红,眼中荡漾着迷人情j,仿佛刚刚吃过烈性春药一样,催促着我的动作。我尝试把手杖抽出,使尽吃奶力气,居然纹风不动,或许……如果不照程序作完,这根好色的手杖是拔不出来了。

“嗯……相公……你、你动一动啊……下头……好热……”

织芝吐气如兰,呼出来的气息越来越热,更带着奇异体香,意识看来也是近乎昏沉,整个人已经完全被情欲所掳获,那种娇媚的神情,比她平时的美态还要动人得多,一时间令我不禁心头怦然。

不过,情形有些怪异。照理说,像圣者手杖这样的光系神器,与寻常肉体接触后,应该发生的反应,是治疗伤势、稳定精神状况之类的,怎么圣者手杖进入织芝体内,居然产生这么明显的催情作用?效果之佳,怕是连真正的催情法宝都有所不及。

既然状况有古怪,就该放慢动作,仔细思量,看看状况再做判断,然而,当前的情势却由不得我考虑,箭已上弦,不得不发。在这一瞬间,我忽然生出一种感觉,或许当年法米特也曾有过这种感觉,明明知道前路不妥,却已不能回头,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既然一切已与选择,那就专心把事情做完,随机应变吧!)打定主意,我付诸实际行动,依照我们翻译出来的说明书,操作圣者手杖,在精灵少女的腔道内进出。

不愧是创世圣器,拿来当按摩棒用的效果非常明显,几下抽送之后,织芝已经完全进入忘我状态,双腿抽播,雪股使劲地扭动,蜜浆有如泉涌,很快就沾湿了圣者手杖,更让我手掌一片黏糊糊的。

织芝情欲亢奋,吹出来的每一口热气,都带着不可思议的甜香,闻起来令人欲火中烧,我一阵神迷意乱,几乎就难以把持。织芝并不是单纯躺在那里,纵使神志不清,她仍有着反应,主动伸手探至我衣内,在我胸口抚摸,指头夹住胸前的突起,来回揉捏;另一手探至我裤裆里,一把抓住肉茎,拇指在肉姑上搓弄。

这两处都是敏感部位,换作是别的人来搞,我可能还把持得住,但织芝出自天赋的“神之手”,手掌不仅柔嫩,更带着特殊能量,与肉体接触时,感觉犹如千虫万蚁游动,又好似电流窜走,超越灵魂极限的刺激,我又怎么克制得下去?

“唔……织芝……”

低下头,我吻住织芝的双唇,任她白嫩的双手在我身上活动,制造那不可思议的快感,而我则是吻过她的嘴唇、下巴,扯开她丝袍的扣子,一下埋首在她胸口,舔舐一双水蜜桃般的浑圆美乳,一面舔弄,一面手中持续动作,符合所有节奏,让神圣的手杖在花谷中来回进出。

“相公……织芝要你……真的要你……”

精灵美少女的呢喃声中,仿佛化作一把我手中的完美乐器,随着我的演奏,频频释放出悦耳动听的醉人音色,那一声声满溢着女性情j的甜美呻吟,传至我耳中,就像一曲最优雅好听的乐章。

圣者手杖上所记载的那篇使用书,长度并不是很长,以曲子来比喻,不过是三分多钟,我照着操作,很快就要结束,但却感觉不出有什么异状,也不像是可以把圣者手杖抽出来的样子,迫于无奈,我只好重复演奏,把那些抽插动作从头再进行一次。

织芝可以闭着眼睛,光顾着爽就好,我就必须维持理智来思考。圣者手杖能够进入织芝髁内,并且在抽插的过程中,生出微弱的魔力反应,这一切证明我们做的事没有错,只是有些小误差……但这些误差究竟是什么呢?

(有些小地方没翻译出来,难道那些才是关键?这可不是官样文章,差字少字也差不多,这个差一个字,就可以差到天边去了……模着石头过河硬干,果然太危险了吗?)事到临头,后悔已然无用,我只能尽力去思考,试图无中生有,想出这个技巧的关键,这其中……也包括圣者手杖为何选中织芝,而非其他的女体?

“织芝的特殊地方……是神之手?不对啊,我那色鬼老妈可没有神之手,她们两个到底有什么相关之处?”

在我喃喃自语的同时,那场不对等的战争仍在进行,冷翎兰拖着伤躯,其勇猛奋战的程度,让人怀疑她已经超越了人类的程度;伦斐尔的情况更糟,要不是有许多精灵持续为他输送魔力,助他硬撑下去,恐怕早就被末日战龙拆了全身骨头。

末日战龙这时也早就不是静静垫伏的姿态,它在空中穿梭游动,所经之处,黑气与紫绿光点便散布开来,完全就是一幕末日景象,战争进行到这种程度,冷翎兰、伦斐尔已经不能算是在与它对战了,甚至连纠缠都做不到,末日战龙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随意摆动它的百尺身躯,尾巴一下扫动,便形成了龙卷风,直接贴着地上直风出去。

这么强的龙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