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69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7:4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 [ .

“当当当当,答案揭晓,为什么当时李元帅会哭呢?因为……她肚子里面有小孩了!”

什、什么?

“虽然没有检验,但李元帅洁身自爱,肚里孩子应该是贤侄你的没错,不会是其他男人的,再怎么说,她和你母亲可不是一类人啊,哈哈……啊,别误会,我这可不是在讽刺你母亲不洁身自爱喔。”

茅延安道:“真不懂,怎么会有人怀疑你的生殖能力有问题,不能让女人生孩子,你明明就把李元帅的肚子搞大啦,你和小阿雪在一起,如果不是天天搞她屁股,那她大的就不会是屁眼,而是肚子啦。”

画眉怀孕了?她、她为何没告诉我?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在伊斯塔,她为了掩护我与心灯居士亡灵同归于尽时,她就已经知道了吗?我要放走白牡丹,还有她刺杀我外公的时候,怀着我孩子的她是什么心情?

在海上战斗时,我还对着她开枪,那时她的表情,还有后来在大海对岸,那近乎绝望的嘶喊,当时她的感受想必是……我一直以为我了解这个女人,但我现在才突然发现,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她背负了多少东西,承受着怎样的压力。

“有孩子对其他男人来说是好消息,不过我知道贤侄你讨厌拘束,这对你肯定是坏消息……不要紧,老天是公平的,有一个坏消息,就会给你一个好消息,所以现在是宣布好消息的时候了。”

茅延安摸了摸嘴上两撇胡子,笑道:“好消息就是,我们这些计划生育委员知道你讨厌小孩,所以重重一踢,技巧一流,轻松无痛没烦恼,已经替你把孩子给、处、理。掉、了,喔耶!”

画眉的孩子已经没了?

老实说,这个消息对我并没有造成什么打击,和上次在海神宫殿听邪莲告知时一样,或许就正如茅延安所说的,我并不把有孩子当成好消息,对于从来没有见过面、没有相处过的对象,即使是我的亲骨肉,我也没什么感情,甚至连感觉都没有,死了就死了吧,难道还要叫我出垃圾袋的钱吗?门都没有!

不过,若是考虑到女方心情,我也就不能如此泰然处之,笑嘻嘻地扮禽兽,毕竟孩子是在她们的肚子里,对我而言不过是块血肉的东西,却是她们重视逾性命的珍宝,特别是李华梅,我知道她一直很想有个家,有个栖息的地方……“唉,贤侄你不在场,都没有看到,李元帅那时候的崩溃样子,那真是超搞笑,呃,不对,是超可怜的。你能想象吗?她平时一副坚忍决断的英明模样,为了保护孩子,居然红着眼睛,哭着向我磕头认错,我要她舔我鞋底,她居然还真的舔耶,果然是他妈的母爱无敌啊,我看得爆爽咧,本来我答应饶过她了,但后来又给了她一个选择,要她在你和孩子之间选择一个,你猜她怎么回答?”

这……还能够怎么回答?天底下哪有母亲不保护孩子的?就算她这么选择,也是应该的。

“我话才问,她居然想也不想,立刻就选择你,一点挣扎也没有,害得我超级没有成就感的,唉,贤侄啊,说来说去还是你赢了,我左看右看怎么就不觉得你哪点好,怎么能让她迷你迷成这样呢?下次教我两手吧,大叔这辈子也找不到有人这样为我牺牲呢……”

茅延安摇摇头,叹了口气,仿佛无限惋惜,道:“她也总算还是一号人物,做出决断,就很认份,后来帮她处理孩子的时候,她就只是红着眼睛流泪,死咬着嘴唇咬到出血,一声痛也没叫,我其实也有点想放过她,可是我是反派大波士啊,如果放了她,我不就不坏了吗?只好该怎样就怎样了……对了,贤侄啊,大叔用长辈的身份,替你们小俩口说句话,虽然华梅她之前有些地方作得不对,但你看她现在都这样了,好可怜啊,你男子汉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好不好?嗯?

你不说话,大叔就当你答应?”

一句话说完,茅延安向旁边招招手,“华梅啊,过来向你老公认个错,说声对不起就没事了,两夫妻嘛,床头打床尾合,有什么必要闹成这样呢?你们又不是不爱对方了,一时冲动闹翻脸,彼此错过,后悔就来不及了,一下转身……就是一辈子了啊……来,听大叔的话,向你老公说对不起。”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李华梅已经来到我面前,却不再是那冷冰冰的样子,眼眶早已红了,呼吸的声音都带着呜咽,眼中所流露的情感,伤心欲绝,用种令我非常痛、非常痛,仿佛正切割我灵魂的凄然之音,慢慢地说话。

“对、对不起,老公……以前画眉不懂事,都是我做错了,请你原谅我,我以后会乖乖的,你……呜呜呜呜……你不要这样不理我,不要离开我……”

在我这一生之中,我对不起人多过人对不起我,实在没什么机会被人真心道歉,而在那少之又少的纪录中,从来就没有哪一次,这声“对不起”会令我如此肝肠寸断,好像连轻轻呼吸都会身心剧痛。

没有回答,只因为早已痛得说不出任何话语,而说给现在的她听,更没有任何意义,但答案……早已随着满满的泪水一同涌现……不到这种时候,就不会发现,虽然你做得那么绝,虽然你做错了那么多事,但感情从来就是不问对错,无关是非,我……从来也没有忘记过你,一直也是对你……对你……用力哭泣,我什么别的事情都做不了,明明这是我最应该有所作为、有所表现的一刻,但我除了坐倒在地上流泪,什么别的也做不出来。

智谋也没用,力量更是相距悬殊,不单单他本身的实力堪称无敌,现在又把暗黑召唤兽掌握于手中,还操控住李华梅,如此强绝的力量,纵横天下,不晓得有谁能够抵挡?我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越过这不可攀越的障碍……“唉,话说到这里也差不多了,虽然还不太够,但闷了这么多年,总算稍微找到点乐趣回来,谢谢你肯听我说那么多话,这对我确实帮助不小啊,我还常常在想,若是继续这么下去,就要花钱看心理医生了呢,哈哈。”

茅延安笑了两声,道:“发财的人会去环游世界,我现在钱也有了,世界也环游过了,既然没什么别的事情好作,就只好学我那老友,卯起来征服世界了,反正多年的准备已经完成,不去收割成果未免可惜了。”

说话同时,我不晓得茅延安做了什么,但漂浮在天上的暗黑召唤兽,突然停止了嘶吼,变得安静,像是在等待主人的命令,而我很清楚,现在能命令它们的人,并不是我……“现在开始,黑暗的势力将会笼罩大地,这些召唤兽将踏出战火与毁灭,把五百年前的恶梦重新带回来,所有生命都将为之哭嚎,等那一天到来……哼哼,心理医生应该就发财了。”

茅延安道:“这些算起来,可都是贤侄你的丰功伟业呢,若没有你的帮忙,我可找不到这么爱我的女人,制作不出这么完美的暗黑召唤兽呢,你的名字将被记载入史册,而你……什么隐患、内伤都被暗黑召唤兽带走,身体变得很健康,长命百岁不在话下,如果实在心里不好过的话,就再找几个女人来陪你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如果新的够爱你,我们就再联手来练新的暗黑召唤兽。”

虽然嘴上说个不停,但我想……这个疯子想说的东西,应该已经说完了,尽管他大可继续对我说上三天三夜,不过,可以伤害我的东西,他都已用尽,即使再说些什么,也很难让我再伤得更深,既然他没有杀我的打算,那么,他便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

“唉,好难过呢,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候啦,和你一起的旅程进行到这里,这段等待的过程其实挺愉快,不过,现在起该分道扬镳了……你挺幸运的,因为我还有点后续工作要解决,可以再多陪你几分钟。”

我猜不到这男人还想干些什么,但他突然举起手,好像在对什么人招招手,叫道:“看够了吧?出来!”

周围经过连番大破坏,早已什么都不剩下,除了几座石像,周围就没有半棵树、半条虫子,只有我们脚下这块被茅延安护住的土地,还留了一片青草,但也看不见任何人,不晓得他是在对谁招手,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他不会无缘无故搞这动作。

“哗!”

十五尺外的一处地面,突然翻掀开来,一道身影以奇怪的姿态从土中升起,仿佛土里头有一座阶梯,可以踩着阶梯往上走,而那道身影我看在眼中,竟然觉得眼熟。

未来?

从土中浮出的土遁之术,最符合条件的也只有这小子,大战开打没多久,就见不到未来的身影,不晓得躲到哪里去了,现在这道身影的轮廓很像,可是,又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我所见到的外形、轮廓,好像隔着一层氤氲雾气,看得不是很清楚,模模糊糊。

这并不合理,因为未来距离我不过十几尺,并不算远,我也没有理由看不清楚,但为何……起初,我有点想告诉未来这个地方非常危险;跟着,迟钝的脑筋反应过来,原来这小子是茅延安的人,搞不好当初的相遇,全都是被设计好的……蓦地,我两眼瞪大,发现了一个事实,看不清楚不是因为距离,也不是有什么雾气,而是未来的形体、轮廓,确实在变化。

未来体型瘦小,本来就不是什么高个子,现在一面朝这边走来,身高居然又缩了几公分,轮廓变得柔和,很有些娇小玲珑的感觉。不过,也不是什么地方都缩水了,在身形变得娇小玲珑的同时,胸部、臀部却如吹气球般膨胀起来,把单薄的忍者装束,在胸口撑出了惊人的隆起。

与此同时,脸上的五官虽没有大变化,可是却变得更为精致、可人,萌发出一股令人心动的女性魅力,更重要的是,那张女性化的美丽脸蛋、那双特别的眼神,我非常熟悉,尤其是当我认出了那对F罩杯的浑圆曲线,口中几乎是呻吟。

“鬼魅夕!”

第四话前浪后浪俱丧滩上与未来的结识,是在离开金雀花联邦,我们小队往伊斯塔的路上,发现了一群黑龙忍军起内哄的尸体,在里面找到了还没断气的未来。

看起来是种异常的巧遇,但有鉴于我们平常碰到的离奇巧合事不少,这种相遇也不算太奇怪,再加上阿雪的多事,所以谁也没在这点上起疑心。当然,要怀疑一个小男生会突然变小女人这种事,确实荒诞离奇了点,即使有过夏洛堤的例子在前,我们也从未想过,未来有一天会突然变身,成为黑龙会中最神秘的青色菊花,忍军的总头目,鬼魅夕!

只能说,我们确实太过大意,对很多应该要有所警觉的事丧失了戒心,虽然这些事有的实在过于荒唐,但既然茅延安可以变成黑龙王,那未来就是鬼魅夕,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我觉得这一切太可笑,也太不真实,黑龙会的两大首脑人物居然在我们身边呆了那么久,如果把之前的白牡丹也算上,黑龙会总部原来是跟着我们在跑的。

这真是何其荣幸的一件事情,如果不是情况特殊,我还真想举起手对着鬼魅夕说声“嗨”了。

然而,有些东西颇为异常,见到主子的鬼魅夕,看起来好像没有很开心,在朝这边走过来的过程中,连我都察觉到,她处于高度的警戒状态中,虽说忍者本就是无时无刻都要保持戒心,但内心情绪不显露于表,这也同样重要,鬼魅夕现在所表现出来的高度警戒,以忍者而言,非常失格,更别说她居然是在自己老板面前这么搞,简直就是拿命开玩笑。

连我都会察觉到一妥的东西,茅延安当然没有理由看不出来,只是,他脸上笑笑的,也看不出什么具体想法,没人猜得到他的心思。

“喔,孩子,你辛苦了,又要保护目标,又要执行任务,忙来忙去的,想想真是不轻松啊,刚刚躲在一旁看戏,看得怎么样呢?休息也休够了吧?”

相较于茅延安的哆嗦,鬼魅夕维持看沉默,缓缓走到茅延安的身前,一语不发的单膝跪下,向领导人行礼。

我没听见鬼魅夕的声音,也许她就像“未来”的时候一样,舌头不全,无法发声说话,但既然连平平的胸部与屁股,都可以像吹气球一样的隆起,那残缺的舌头一下子生长完好,似乎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

“真难得,你很久没有像这样对我行礼啦,看来……父女不愧是父女,果然有一定程度的心灵相通啊,非常好……这么说,我要做什么事,乖女儿你也心里有数咯?”

茅延安在打什么哑谜,我自然是不可能猜得到,我想鬼魅夕恐怕也不是很了解,因为她听见茅延安这么说之后,抬起头来,表情惊愕,显然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