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69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7:4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知道茅延安在指什么。 [ .

跟着,茅延安就出手了。

也不见茅延安怎么动作,就只是一下挥手,半跪在那里的鬼魅夕,身上突然就爆出大蓬红雨,血洒长空,整个上半身无声无息地被打烂,只剩小腹以下的部位,仍以原本姿势蹲跪在那里。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脸上被血珠溅到,一时间也整个傻了,想不出茅延安为何要对他的忠心手下、他的亲生女儿下此辣手,一招之间就杀毙鬼魅夕。

“嘿,丫头,把黑龙忍军交给你掌管,让你当忍者的头子,忍来忍去,可不是为了让你在我背后搞鬼啊,你和你姊姊一直以来做的那些事,真以为我完全不知道吗?”

茅延安说着,忽然放声大笑,“哈哈哈,本来我也不想特别追究,但刚才看到老头子的下场,我这才想到,一代新人葬旧人,正是我们家的优良传统,我老子已经被我亲自收拾掉了,要是再过几年,搞不好就轮到我要被你收拾,这个假设太过危险,可不能给你这种机会啊,反正你一直也活得不是很开心,就下地狱去向爷爷说声好,请他好教导你吧。”

笑声猖狂而邪恶,听在耳里,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但对于一个做了这么多疯狂事的人,出手杀掉亲生女儿,这种事情根本不算什么。

“好啦,最后的手尾收拾干净了,现在没事做,想赖在这也不行啦。”

茅延安弹了一下手指,在旁的李华梅朝他蹲下行了一个半跪礼,脸上的表情早已回复平静,又是那种让人望之心怯的冰冷,我无从得知她刚才说的那些话,有多少出自她一的情感,也不想得知,因为那多半会是一个让我心痛的答案。

行礼之后,穿着性感黄金甲的李华梅,化作一道金芒,笔直射向天际,朝着正东方而去。

金芒耀眼,无形中更形成指标,漂浮在半空的暗黑召唤兽,仿佛得到信号,同样也化作四道黑气,随着金芒往正东方高速飞去,五道不同颜色的光芒,转眼间就失去踪影。

“真羡慕你啊,贤侄,女人这种东西一旦搞上手,就很难甩掉,越漂亮的女人越是如此,你身边这么多女人,要甩的时候一定很难搞,大叔现在替你一次搞定,把所有麻烦角色都弄走,还保你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如此大功一件,你该请吃宵夜啦!”

仍旧是那种不把别人痛苦当回事的语气,但一句话说完,茅延安突然轻笑了起来,声音的感觉与之前不同,似带着相当的“认真”。

“怎么样啊?无缘的儿子,今天发生的事情,你这辈子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应该会好好记住吧?答应我,无论如何,你一定不能忘掉此刻的感觉喔!记住你心被撕裂的痛楚,下一次……带着这份痛楚到我面前来吧!”

茅延安微微笑着,就像是一个很和善、很好相处的长辈,对着我挥了挥手,一如他之前每次与我告别时候的模样,然后,身形渐渐淡化,变得透明,就这么消失不见。

一下子,我生命中最恨的仇人走了,最重要的女人也走了,把我的心一下子都掏空,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断裂,我没有昏过去,但也失去意识,脑海里浑浑噩噩,一片空白,只听见好像很多人在我身边来来去去,有许多的声音,可是他们到底在我身旁做什么,我却什么也感觉不到,也不想感觉得到。

人生之中,有起有落,不可免地会遇到很多的失败、成功,但这次我什么都输尽了,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我没有任何翻本的可能。

我并不是妄自菲薄,在过去所面对的挑战中,我也多次凭着自己的冷静与判断力,打倒了很多看似强不可摧的敌人,然而,这次所面对的,是一堵实在太高的障壁,实力、智慧都不是我能比肩,更兼之对我了若指掌,我每一步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在我面前,他不是人,甚至超越了神,就像冥冥中不可见的命运一样,随意将我摆布。

他摆布的人也不单单只是我一个,心灯居士、黑巫天女、李华悔……都是当今世上一等一的绝顶人物,却也是自始至终被他玩弄于股掌,比普通的小人物更不如,最后的下场……都不过是一条可笑又可悲的可怜虫。

面对这样的一个最终敌人,我用什么与他斗?又凭什么去与他斗了?况且,我也实在是太累太累了……黑龙王、暗黑召唤兽即将蹂躏整块大地,将战火与杀戮带到每一个角落去,这些事……我已经没有心力去在乎,属于大地上各种族的问题,就让大地上的各种族去管吧……本来我应该会一直这么意识飘流下去,但在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事情仍放不下,存有某种牵挂,让我无法就这么放着自己“沉睡”,而且,还有一个声音如同蚊虫飞来飞去,在我耳边持续骚扰着,若不是这两个干扰,我的意识可能就像大石头扔进井里,不停地往下沉去,永远不再浮起。

也不晓得这样过了多久,我感觉不到身外一切事物,也不觉得饥饿、口渴,就只有耳边的奇怪声音,让人非常讨厌,某一天,这个一直吵得我无法真正安宁的声音,突然千百倍地加大,犹如木柱巨杵,激烈地敲击着我的意识,更似暮鼓晨钟,一声一声直透脑内最深处,终于逼得我无法再意识飘流下去,清醒过来,回到现实世界。

意识重新与现实接合的瞬间,眼前先是一片黑暗,再一点一点出现亮光,然后,我听见一声清亮的佛号。

“阿弥陀佛,施主终于清醒过来了,你已整整失去意识九天八夜,贫僧等人用了各种方法,均无法将你唤醒,迫不得已,用上了敝派梵血禅唱的秘术,若过了今晚,你仍醒不过来,恐怕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方法能让你醒来……”我睁开眼睛,只见一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盘膝坐在我面前,满头大汗,明显是刚刚用完某种极耗真元的功法,非常疲惫,但看到我清醒,他相当欣慰。

“施主能清醒,贫僧师兄弟这九天八夜总算没白忙,贫僧幸甚,敝派幸甚,天下幸甚,阿弥陀佛。”

“九天八夜?我昏了这么久?”

我发出的声音干燥沙哑,几乎连自己也吓一跳,回想起失去意识前那恶梦般的一切,稍微想想,就是心如刀割。

转头看看,我所在的地方似乎是个石室,四面都是石壁,地上随便铺了些干草,极为简陋,但华尔森林几乎整个被摧毁,像样的房舍只怕半间也没剩下,这间石室再差劲,总好过被扔在荒野中,不过,石室的样子很怪,怎么有点像牢房的感觉?

稍微一想,我便恍然大悟,华尔森林都被摧毁成这样,精灵们哪可能有好地方住?能在连场大破坏中保存下来的,恐怕也只有等待大监狱了,若是我所料不错,此刻这座大监狱里头,恐怕早已精灵满为患……当然,依照个别情况不同,尸满为患的可能也不小。

“现在精灵们是谁在指挥?伦斐尔?”

这个老和尚,是慈航静殿派来的四大圣僧之一,至于是成、住、坏,空之中的哪一个,我一时间也想不起来,这四个老和尚,打末日战龙的时候不晓得死什么地方去了,不过……依当时的情况,就算他们挺身出战,也只是多四个炮灰,没什么意义。

“阿弥陀佛,伦斐尔师侄在战斗中受伤太重,经过抢救,目前仍在昏迷,尚未醒来。”

“哦?那大师不去把他弄醒,跑来吵我,却是为何?你们的梵血禅唱那么灵光当闹钟一流的,说不定在他耳边唱上几晚,他就醒来了。”

“施主说笑了,你精神衰竭,但身上并无严重内伤,经得起内力冲击,贫僧师兄弟才冒险使用梵血禅唱,伦斐尔师侄伤势严重,梵血禅唱一经施为,他会立刻经脉尽断,死于非命。”

“是啊,他一用就十死不生,你们不敢乱来,我用了九死一生,你们就随便冒险,反正我是后娘生的,玩死不用赔钱,是这意思吧?”

“呃……这……施主……贫僧……呃……”

老和尚并非巧言令色之人,被我几句话问得面红耳赤,答不上来,我其实也不是那个意思,具体情况我可以想象,只是刚刚清醒,借由这些问话来整理思绪而已。

“行了,我知道大师的意思了,伦斐尔既然倒下未醒,现在精灵们是谁在做主?葛林斯王新丧未久,总不会搞出什么委员会来联合执政吧?”

“不,长幼有序,伦斐尔师侄既然不能理事,他父兄又已亡故,自然是由他弟弟来暂摄其位,掌管大小事。”

“雷曼?他没被压死吗?”

“这个……有很多缘故……”

大和尚语焉不详,我自己其实也不太想追问,但伦斐尔倒下,索蓝西要是有个能人出来暂时顶一下,稳定大局,让情势不至于太过恶化,那就还好一些,而雷曼才干平庸,乃是庸碌无能之辈,还有重伤在身,精灵们让他出来理事,希望不会搞成搬石头砸脚,越忙越乱的愚行。

只是,这个已经重度伤残的家伙,看来还真是有几分好运道,末日战龙趋醒时,亡灵峡谷重重崩塌,上千万吨的岩石重重砸下来,活埋了里头所有的精灵,如此绝境之下,他居然也能活得下来,虽然不晓得是用什么方法,但总之运气确实是不坏。

“对了,大师,我有几件要紧的事物,不晓得……”

我才刚问出口,老和尚就知道我是指那几尊石像,告诉我他们也知那些石像非同小可极为重要,所以早早就请精灵们帮忙,将那些石像带到妥当地方藏好,等待我清醒过来,一同研究解救之法,因为冷翎兰等人是怎样变成石像的,这件事情只有我晓得,没有其他目者。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和尚的表情怪异,我本来以为他是因为冷翎兰等人异常石化的事,却突然觉得不妥,或许在我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里,外头已经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追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语。

“出家人不打诳语,有什么问题大师你就直说吧,反正该我知道的,我早晚也是要知道的。”

“这……贫僧也就直言了,昨日收到的最新情报,在东海之役后失踪的李元帅,正式在东海重新现身了。”

这消息着实令我一惊,而老和尚接着说出的事,更是大大超出我预计之外。

东海全军覆没的那一仗,败得太惨,而且太过突然,再加上战争结束后,应该要乘胜追击的黑龙会舰队居然按兵不动,没有进行扫荡,也没有对陆地势力进攻,仿佛在等待什么,动作极不寻常,一时间各种阴谋论大起,但不管是哪种推论,各方势力都有一个共识,就是即将要面对黑龙王的再出。

“这个推测,就在昨日获得了实现,失踪多日、生死不明的李华梅元帅,突然在东海现身,本来这该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然而,她所出现的地方有点问题,不是她自己的反抗军势力,却是在黑龙会的舰队上。”

假如李华梅是以俘虏的身份出现,那虽然令人惊骇,不过还不至于太出人意料,因为在李华梅失踪的这段时间,也不是没人猜她伤重被俘,成为黑龙会的阶下囚、只是,世事之奇实在超乎人们想象,出现在黑龙会阵营的李华梅,非但不是屈辱的俘虏之身,反而从容发号施令,指挥着黑龙会的舰队扫荡反抗军残党,倒转枪头,追杀她昔日的部属与手下。

面对这个惊人的变化,无数人为之震惊,只想问一句“为什么”,尤其是那些满怀着惊愕与震骇,至死不能闭眼的反抗军干部,他们想破头都不能明白,为何自己奉若神明的主帅,会突然反过来率领敌人,干掉自己?

答案很快就由李华梅自己揭开,尽管过去有人拿这来开过玩笑,却从未有人认真相信这玩笑会有实现的那一天。

“诏告大地之上的一切蠢人,你们倚仗大地上的资源,多年来欺压我海上各部族,如今正是我等扬眉吐气,洗刷这屈辱的时候,本帅身为龙王,从今日起,就带领我东海族民,进军大地。”

一席话,露惊在场所有人,但话中最令人错愕的,则是那一句“龙王”,基本上,李华梅本就是龙族,自称为王也没什么好奇怪,可是在黑龙会的舰队上自称龙王,就不能不让人有一个最恐怖的联想,即便是黑龙会的中低层士兵,都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之前的一切,全都是本帅的伪装与计煤,制造冲突的假象,用来松懈大地诸国的戒心,可笑池们全都上当了,黑泽一夫根本不存在,心灯居士只是个被本帅利用的可怜东西,真正的黑龙王……从头到尾就只有本帅一人,本帅便是黑龙王!”

坦白说,这些话里颇有不合逻辑之处,经不起仔细推敲,但在这种情形下说出,普天之下又有谁能清醒地分析了?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