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70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7: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坐,却偏偏由你坐上去了呢?在他们之中,你文的不行,武的也差劲,要比魔法更轮不到你,为何是你脱颖而出了呢?”

茅延安问得认真,巫添梁也侧头想了想,才道:“或许,他们逢迎、拍马、扯后腿和抢功劳的本事不够吧,我有今天的成就,不晓得是扯了多少人的后腿,坑了多少竞争者下地狱,才爬上来的。 [ . ”

“哦?那我是你的顶头上司,兼老爸,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被你拍过马屁啊?”

“那当然啊,你也不想想,要在你面前保命生存,可有多难啊?反抗顶撞绝对是自找死路,但一味的拍马逢迎也不行,你喜怒无常,思考模式与情绪反应都不同于常人,无可捉摸,如果不能抱着时时刻刻走在刀尖上的紧张感,在你面前肯定会很短命!”

第二话交友不慎所托非人娜丽维亚的密室之内,黑龙王两父子正进行着对谈,茅延安听了儿子的话之后,点头道:“说得很有道理,不过似乎不太给老子我面子,你说我喜怒无常,那就不怕我像杀其他人那样,一掌杀了你吗?”

“你要杀我也挡不住你,反正我开口唬烂人的时候一向抱定必死的决心。”

“好!果然有坏蛋的风范,我是反派大头目,你也是坏蛋一个,真不愧是我儿子啊,哈哈哈,不枉我特别看重你,从小就把你派在萨拉,执行特别任务。”

“那当然,要不是从小长在萨拉,离你远远的,我能活到今天吗?呃,不是啦,我是说,非常庆幸自己被你这么看重,真是祖上积德了,这才是我的真心话啊,亲爱的爸爸。”

巫添梁摆出了一副极尽谄媚的笑脸,卑微的姿态,看来很像一只摇尾乞怜的东西,不过,他刚才脱口说出的那些话,在场的两个人,都不会相信那只是随便说说,巫添梁自己不会,茅延安更不会。

一语不发,茅延安直直地看着这个儿子,嘴角所绽放的冷笑冰的冻人心肺,但巫添梁却像没看到一样,双手一摊,自己拿起茶杯,倒了茶便喝。

茅延安见着他这样的反应,脸上笑容的幅度越来越大,最后终于“哈哈”一声,举掌拍在巫添梁的肩头。

“哈!坏蛋!”

“不,我哪够格。”巫添梁伸手指着对面的人,竖起了大拇指,“你才是真正的坏蛋。”

“唉呀,被你这么夸奖,如果没有一点回礼,实在不好意思,不够资格当你的老爸兼老板了。”茅延安压低了声音,指指外头,再递过一张字条,“我有一个新到手的女俘虏,好漂亮的,你有需要的话,就用这个方法联络我吧。”

“女俘虏?坐在外头的那个?这种干了就会出大事的烫手山芋,你说是便宜我?真正的好东西怎么不见你给我便宜?”巫添梁哂道:“听说,我们两个是父子?”

“是啊!”

“听说你不久前在索蓝西亚给你老爸送了终,他还是一条龙?”

“是啊,你也想对我做同样的事吗?”

“不,我是想问,如果我们真是父子,为什么我不能像你们一样,没事变成龙,或是变成什么气态生命也好啊。”

“这个嘛……我也不好说,说不定……这种事情是讲天分的,你天分不够,所以就……”

闲话只能说到这里,巫添梁准确地察觉到,双方谈话中那越来越清晰的危险讯息,天分不够、实力不够,在这里会直接导致什么样的结果,自己是知道的。

“呃,那个……我军目前的战事尚称顺利,没遭遇到什么顽强抵抗,多数的战事,都在李元帅的勇猛冲锋下搞定,但慈航静殿方面,即将派军参战,估计会让战局增添不小的变数,还有……”

巫添梁停顿了一下,道:“我军如果继续往西推进,很快就要接触第三新东京都市了。”

那座要塞里头有着什么,不只巫添梁知道,全大地上的人也晓得,自从战事爆发以来,源堂・法雷尔就像一只冬眠的熊,没有任何动作,如果真是以征服阿里布达王国、征服大地为目的,现在的最佳策略,应该是避开这座要塞,不把那个最大的变数给惹出来,只是……自己的老爸兼老板,多半不会这么想。

“儿子23号,你相当有本事,只把你当成个拍马屁、拜高踩低的小人,实在是太小瞧你了。”

“好说,干女人可以张扬,有本事就要低调,这样命才会长一点,不过,你别每次都喊错号码,我应该是排行37的。”

“喔,抱歉抱歉,儿子生太多,常常记不清楚,那你其他的兄弟姐妹到哪里去了?”

“这个问题是不是非回答不可?如果我说了,你是不是会送我去见他们?”

巫添梁摇头道:“说认真的,第三新东京都市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你觉得源堂・法雷尔会不会正在策划什么?”

“这个……很难说啊,我这老友的心思,一向没有人能猜得中,或许他早就准备妥当,伏下什么厉害后招,引我们入局。”

“那我们……”

“又或许,他根本什么也没想,只是在那边发呆而已。”

茅延安望向儿子,笑容中满是高深莫测的神秘,巫添梁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连一个具体答案都没有,自己要怎么办事?和这些疯子在一起,自己早晚也会变成神经病,或许……自己也该到索蓝西亚去,在老朋友牢房的隔壁房蹲下来,当个神经病,在牢里躲躲,这才是长生之道。

当整个大地都在高度动荡中,各方势力进行自己的权谋、算计,斗争不休,似乎就没有什么地方,是真正的安全所在,人们只能在夜晚睡眠时,躲进自己的梦乡,在梦里头求得短暂的平和。

梦里,是人们追求幸福的最后庇护,不管在现实中遭遇到怎样的困境,只要逃进梦里,总是能够获得少许的慰藉。

只是,并不是每个梦都那么美好,要不然世上也不会有噩梦这个词,有些时候,倒霉的人即使在梦里,仍旧是衰的可以,被各种苦差事折磨得哭爹喊娘。

如果要说有什么坏事,比发噩梦更让人痛苦,现在的我一定会回答:所托非人交友不慎。

不晓得多久以前,我的知交白起给了我两个选择,两条不一样的修炼道路,一条是痛苦的修罗之路,一条则是普普通通的正常修炼,尽管没有什么非人性的残酷特训,可是千年万年无止尽的单调修炼,本身就是一种最大的酷刑。

可耻的是,我并不是那种毅力极强,碰到什么艰难险阻都能一咬牙硬干下去的人,真要是有那种毅力,今天我也就不会是这样了,所以我拜托白起,想个妥善一点,全其美的方法,不要槁得那么极端,每次不是黑就是白,应该也有点温和的中庸之道。

能者无所不能,面对我提出的问题,白起再一次显示出他的水准,在一阵短暂的思考后,想出了兼具两家之长的妥善方法,令我欢欣不已……这也正是一个大错误的开始。

白起确实是天才人物,将两种修炼方法结合为一,但我居然蠢到相信,这个修炼狂会为我想出一个不太辛苦的轻松修炼法,这个太过要命的疏忽,成了我的致命伤,被他拖入那扇粉红色的大门后,我所要面对的,居然是无休无止的修罗特训,从最基础的体能训练,到高深的上乘武学,循序渐进,光是每天一万个伏地挺身、一万个仰卧起坐,他就让我整整做了七年。

尽管我不断地告诉自己,这一切只不过是场不真实的梦,所有发生的事皆属虚幻,绝对不是真的,可是,每当我操练过度,在那边痛苦地猛吐胃液、翻着白眼,却怎样也无法从梦中醒来?我就不得不承认,无论这些痛苦是梦是真,对此刻的我而言它就是一切了。

“真是没出息,这么一点小小的训练量,就弄得你要死要活,还吐成这样!

在我训练过的人里头,你是最差劲的啦!”

修炼到每天呕吐这就已经很糟糕了,更呕的却是旁边不时还有人冷嘲热讽,白起那个家伙,总是在我做地狱式苦练的时候,拉着躺椅,戴着墨镜,躺在那边作壁上观,还喝着加了樱桃的冰柠檬汁。

“给……给我喝一口……”

“喝个鬼,你把剩下的五千个伏地挺身做完,还要跑步和交互蹲跳,这些没做完之前,一滴水也不会让你喝的。”

“你……你这个没人性的畜牲……”

“骂啊,如果你认为用脏话就能骂倒黑龙王,那你就尽管骂吧,看看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他在那边会不会少掉几块肉。”

“你……”这几句话让我无从反驳,但想到自己所做的修炼,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不是说要训练我武功吗?几年了,我每天都在做基础体能训练,这样练下去,能变成绝世高手吗?”

“此言大谬,万丈高楼平地起,先做好基础训练,将来上乘武功才练得快,你不知道这世上有种人,就是从基础训练练成高手的。我有个弟弟,他的修炼非常注重基础,当别人都在翻箱找钱、玩偷窥、解任务的时候,他就闷着头,不停打小妖怪、砍史莱姆……”

白起说着,露出一种不胜唏嘘的表情,“当他自己察觉到的时候,等级已经练到爆表,不但可以单挑大魔王,还成了不朽的传奇……”

“传奇?听起来好嚣张,到底是什么名号,说来听听。”

“人称他为……十里坡剑神。”坦白说,这个字号我以前没听过,而比起什么“无敌战神”、“毁灭神王”之类称号,这个根本是小儿科,一点都不威风,也吓不住什么人,可是……传奇或许真是有传奇的道理,因为在我听见这称号的瞬间,也不晓得是为什么,竟然有种淡淡的哀伤,想要掉下眼泪来。

还好,我很快便醒悟,自己现在这样的处境,哪有资格替别人流泪,替自己狂哭都哭不完了,若不努力争取,恐怕十几年的时间过去,我还在这里搞基础训练,到时候要是也得一个什么“好汉坡拳王”之类的头衔,不如自己挖个坑,埋掉自己吧。

七年的基础训练后,就是开始扎马步,还有练两三个最基本的拳招,简简单单的动作,要达到白起认可的标准,一练下去又是三年,我早已感到不耐烦了,却还远远不能让他认同,实在令我为之气结,而照我的推测,哪怕是再练上十年八年,都无法让这位大少点头。

“喂!阿起,你这到底是教导我还是刁难我?再这么练下去……”

“怕什么?反正你有无尽时间,就算再练上一百年的基础,在永恒之前,也是完全没有意义,有什么好怕?”

白起道:“还是,你怕时间过得太久,你的仇家会等不及吗?或者那些你所在意的人,会受更多的苦?”

这些东西其实我并不怕,再苦的训练反正都练了十年,虽然辛苦,却也不是每天抽筋剥皮,已经算是对我很不错了,至于我所在意的女人,倒不是说她们变成石像,没有感觉,我可以不在意,而是白起估算过两个世界的时差,那边半个月的时间,在这里足可形成五十六亿七千八百九十六万年,就我目前的修炼进度来看,这根本只是微不足道的刹那光阴。

真正令我担心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时间流逝所造成的效果。一直以来,人们都公认时间是最好的遗忘剂,不管是怎样的刻骨仇恨,都会随着时间过去,慢慢地被冲淡。

从修炼课程开始到现在已经满十年了,不管在现实世界是只过了几分几秒,但在我的主观感受里这十载光阴是货真价实,每一天、每一夜都记得清清楚楚,而我觉得,自己原本的满腔憎恨、愤怒,好像也渐渐被时间冲淡,尽管目前我的恨意仍然坚定,不过……这才短短十年而已,要是百年、千年、万年过去,我不晓得自己的心志能否继续维持,如果失去了努力的目标那我的修炼还有何意义?

“别想那些没意义的事,你不是为了谁而修炼,是为了你自己,在苦练的过程中,你自然会找到意义的。”

白起这么说着,我尽管不是很相信,但也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就这么继续闷着头修炼下去。

年复一年,修炼的过程极其单调乏味,我原本以为,白起会传授我什么绝世武功,至少也是什么上乘武学,哪知道他就是反复替我进行基础修炼,偶尔来一下实战测试,却从来没传授过什么实招。

当然,对具有一定程度的高手来说,与白起的实战测试,比修炼什么上乘武学都更有用,获益之处可能还多过苦练十年,但我不是具有一定程度的高手,而且白起与我对战,真的是对战,不是教导,他居然毫不留情地瞬杀我,每次战斗都在一秒内结束,这种实战打法,我会学到什么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