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70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8: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伸手探进胸衣,握住了少女的左乳,浑圆雪乳仿沸一个温热滑软的小皮球,稍稍用力,手指就嵌入了她白嫩的乳肉,指肚和手掌中同时传来那绵绵酥酥,滑腻迭溢的肉感,而手稍稍放松,那绷弹紧致的乳球又会“啵”一下弹回原样,乳廓恢复成结贸的完美浑圆,仿佛是小皮球般弹回掌心,让人爽到了心里。 [ .

不过,有一点是非常奇怪的,我伸手探进碧安卡衣内,预备毛手毛脚时,她眉头紧皱,像是知道自己要被仇人奸辱,非常痛苦,可是当我一手抓住她圆滚滚的雪乳开始揉捏,她的表情居然一下子改变,仿佛春花盛开,满是愉悦、舒服,差点把我吓到。

同时,碧安卡的脑波也出现奇怪现象,好像我这一下搓奶,打开了什么精神开关,透过霸者之证的接触,我察觉到她原本紧绷的脑波,瞬间舒缓,与熟睡时的脑波极为相似,十分古怪。

呆了一下,我随即省悟,马德列为了便于精神操作,在碧安卡的精神里留下了隐藏指令只要被触动,马上进入这状态。虽然用摸奶子来当指令,未免有些太过儿戏,不过反正是我占便宜,也就没什么好说了,只是有些好奇,马德列这变态家伙会下什么指令?看这模样,应该不是只熟睡而已。

“唔!哥……讨厌……你要干什么?不要嘛……啊唔……”

身下的碧安卡,露出了我从未见过的娇柔表情,又是害羞又是惊慌,略带薄怒地娇唤着,雪白的藕臂用力推着我,可是被我强力压在身下,被我忽轻忽重地捏着雪嫩奶子,她就红着俏脸,半闭着眼,口里叫着“哥哥”,一副羞窘交加的诱人模样。

(古怪,一口一个个哥哥,她把我当成是谁?这么春情荡漾的,总不会是约伯那死鬼,难道……是伦斐尔?还是雷曼?马德列这家伙,居然也好这一口?)想到自身的状况,我觉得有些讽刺,但此刻已不容多想,我和碧安卡肌肤相亲,感受着她肌夫仿佛婴儿般的细腻、像要滴出水一般的娇嫩,而她娇软的挣扎更是诱人欺凌,我索性将她的胸衣撕裂、扯下,一手环着她半裸的娇躯,一手轻揉她的雪乳,拂过她平滑的小腹,最后就扯裂短裤,伸入了她紧闭的雪白腿根,按在了少女的耻丘上。

我伸出两只手指,缓缓撩拨柔嫩的两片花瓣,无限的娇柔细嫩中,感觉到一股湿滑黏蜜的水润,不用说,在“哥哥”的挑逗下,银发少女已经开始春心荡漾了。

“恩,乖乖妹妹,把腿分开,让哥哥搞你……哦,叫两声哥哥的名字,哥想听听。”

我试探性地说着,看碧安卡娇喘越发紧密,俏脸越发晕红的迷人墨阳,轻轻吻上了她的唇,一手享受着他那队酥软娇嫩的浑圆乳球,另一边已然把中指伸入了她湿热紧窄的花谷,又轻又紧的不住抠挖。

“啊……哥哥……就是哥哥了……不要再这里欺负人家嘛……啊啊……会被看到的啊……人家要羞死了……啊……”

碧安卡娇喘连连地呻吟着,虽然她在我怀中仍旧不住挣扎,可是胸前雪乳传来的刺激,似乎已让她渐渐力不从心,藕臂无可奈何地推着我的肩膀,一身本就破烂的衣衫,在我们的摩擦撕扯中,完全烂光了,露出了晶莹剔透的少女胴体。

(马德列这老东西,还挺懂得玩的,套不出名字,霸者之证就没法变化形象来配合……等等,该不会哥哥只是一个虚幻的形象,不是具体的人物?碧安卡说会被人看到,马德列对她的调教是玩这套?英雄所见略同啊!)调教的花样,来来去去就是那几大系统,尽管玩不成强奸少女的游戏,让我有些扫兴,可是能够尝尝马德列的调教成果,也是乐事一件,当下心念一动,霸者之证得异能发动,在碧安卡的眼中,我变成一个脸部漆黑、面孔难辨的形象,体强力壮,将她压在身下,周围景物也起了大变化,从木塔陋室变为精灵王宫的大殿上。

碧安卡与皇家关系极深,这个庄严的场所对她意义非凡,尤其是看到十尺外一堆灰蒙蒙的模糊人影晃着,仿佛精灵的皇亲贵族都在看着,别说是碧安卡一下子张到冒冷汗,连我都兴奋起来。

看看左右,这确实是刺激,就在庄严的王宫大殿上,碧安卡近乎一丝不挂,赤裸地躺在正中心的大红地毯上,被我紧紧压在了身下。

想到这些,我又是兴奋,又是好笑,连肉茎都被这刺激弄得涨大了一圈,当下也不再浪费时间,解开了自己的裤带,脱下裤子,用力分开了碧安卡的双腿,趁她还没反过来,一下把火热的肉菇顶在她雪嫩花谷口,在那粉嫩湿滑的一抹粉晕肉缝上磨蹭。

我喘着粗气,边吻着碧安卡,边在她耳边喃喃着,“妹子,哥哥就在这地方搞你了,这里大伙都在,请亲戚朋友做个见证……”

说到这里不免有些好笑,亲戚朋友都来见证了,接下来不摆两桌酒请客,那可真说不过去了,但想到这里,过去和冷翎兰在一起的亲热画面,闪过心头,顿时一痛,连忙先把这念头压下,专心处理眼前的问题。

“哥,你……这里……这里不……”

看见周围朦胧的人影,我的肉茎又顶上了她花谷口,碧安卡紧张地叫着,双手用力顶着我的胸膛。

“哦?这里做不行,这样做就可以?既然你也同意,哥哥就干你。”

已是箭在弦上,看着碧安卡那副又是惊恐,又是羞怯的模样,我更是欲罢不能,当下不顾碧安卡的反抗,强行压制,一手钳住她的双腕,一手抓握着她的柳腰粉臀,急促地喘气说话。

“妹,哥哥进来了!”

我感受着肉棒顶开那娇嫩小肉唇的快感,腰杆一顶,“哧”的一声,肉菇就伴着少女花谷溢出的晶莹汁水,慢慢顶入了她湿热濡滑的膣道。

紧小的肉穴,仿佛只能勉强容纳一指的大小,我的肉茎一寸寸挤入,花谷内那娇柔湿热的肉壁,立刻紧紧地裹住了肉茎,无数细幼的小肉芽挤压着肉茎,湿湿软软,热热麻麻,舒爽得让我魂飞天外。

这种异常紧窄的感觉,再加上肉菇顶端碰触到那层柔韧的薄膜,我确认碧安卡果然是处女,一如之前所料,只是有点想不通,以马德列那妖人的狠辣,就算他真不好色,对女人没兴趣,也没理由保着碧安卡的处女之身不破坏,他可不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个性。

(难道……大妖人是气态生命的时候,躯体部分以黑气型态存在,别人奸淫女性是用性器官,这家伙是气体生命,身体也是空气,怎么进进出出女人肉体,都不会造成伤害,当然处女膜完好。呃!这样一来,我到底是在给她开处?还是执二摊、穿旧鞋啊?)碧安卡仍在我身下挣扎,虽然不晓得那些朦胧人影在她眼中,到底是谁的形象,不过,被亲戚朋友围着看洞房的滋味,大概真是很紧张,碧安卡双手用力推着我胸膛,下身也夹得死紧,几乎就要把我挤退出来。

“哥,放开我,我……”

“你什么?哥都插在你里头了,现在你愿意是干,不愿意哥也要干。”

一手按着碧安卡圆润的雪乳,一手固定着她的鲜腰,我用力朝前一顶,碧安卡痛叫一身,眼角流下泪来,处女之身已被我占有,他雪白的圆臀扭动着,似乎在逃避着痛苦,双腿不自觉的地缠上上了我的腰。

“为……哥,为什么……这次那么那么痛啊……以前……”

精灵少女的脸上一片惨白,因为疼痛的关系,精致的五官微微有些扭曲,眼角通红,小琼鼻上满是汗水,红润的嘴唇紧紧咬在一起,神色暗淡的同时,似乎还有几分如释重负。

看碧安卡流泪的痛楚模样,我多少有些感慨,从当年在萨拉相识,那个英姿飒爽的精灵女将军,到她此刻终于在我身下苞开泪流,真是经过了好长的时间,不过,若是当时就干得到,满足感应该会比现在强很多吧。

我分开碧安卡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看着肉茎被她那开苞的处女美穴夹在里面,滑腻腻的,粘稠稠的,滋味之美,膣道之紧密,着实让我滋味深刻,处女花谷离得挤压力道直透脑门和脊背,舒爽到令我再也无法忍耐,然看到上面沾满了红红的处女贞血。鲜血从花径中流了出来,一滴一滴点缀在浅绿色的残衣上,远远看去,如同一朵朵盛开的小花,十分的美丽。

由于痛楚,碧安卡陷入短暂的失神,晶莹泪珠滑落,银发垂散在地上,我趁机架住精灵少女的双腿,扶着她的纤腰,肉茎一下进根透入,迫不急待地在碧安卡的花谷里弄起来,看着自己肉茎不断没入她那粉嫩肉缝。

初次破身的交合,碧安卡的膣道是那么紧窄动人,里面一圈圈娇柔的嫩肉,就仿佛箍在肉茎上一样,我看着身下半昏迷的碧安卡,挺着腰,把肉茎用力向她蜜肉中顶去。

“嗯……舒服……妹子,你里面太紧了……嗯……”

处女膣道的紧窄感,还有这一声声的“妹子”,唤醒了我的记忆,恍惚中,碧安卡的带泪容颜,与冷翎兰濒近高潮时的表情重叠,我心中一下痛如刀绞,可是一股莫名恨意,又驱使我加快动作,抱着翘臀连续凶猛地抽插。

“啊……哥,别那么大力……疼啊……”

在庄严而神圣的王宫大殿上,碧安卡白白嫩嫩的娇躯就完全赤裸地暴露着,两腿大张,承受着众多熟人的目光,甚至隐隐约约连声音的幻听都出先,这种精神极度紧绷的感受,刺激着我们两个,我禁不住双手挪到了她雪白的大腿上,紧紧把她抱入怀中,朝她湿濡紧窄的膣道深处顶去,大肆抽插。

碧安卡仰着梨花带雨的秀面,全身赤裸的白皙肌肤上,满是湿黏的汗迹,混着狼籍的淫液,她摇摆着青春动人的娇躯,如同发情的小母狗一般,在我身下忘情地摇动着光润的雪臀,扭着她不堪一握的柳腰,甩动着她白嫩傲人的乳肉,全身本是晶莹白皙的肌肤,先在却泛起一片桃花般的绯红,绮丽而淫靡。

“哥……哥啊……要……要尿啦……妹快尿啦……”断断续续的畅美娇吟,碧安卡的样子有些不妥,随着快感的逐渐来临,她肌肤的温度狂降,不时也浮现一层黑色,违反常情。

“咦?这是……”

我见情形不对,判断情势,决定加快将她送上极乐颠峰,看看反应,于是时而抚弄她光洁修长的大腿,时而抓揉她浑圆翘挺的粉臀,时而又探着身子揉搓她胸前傲人挺立的豪乳,时而又伸入她雪白的腿间,伴随着抽插,一下一下让她的呻吟越来越大。

“动……哥……你动啊……啊啊啊啊……妹妹尿啦!”

碧安卡放浪的婉转娇啼着,红润的小口边咬着几丝银发,平日那英气勃勃的动人秀Y,现在已经变得说不出的淫靡娇艳。

在攀上极乐巅峰的一刻,我一下抱着碧安卡坐直起身,让她改以女上位坐在我身上,她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似的,雪白赤裸的玉体竭力上下起伏着,一下下用她酥软圆翘的粉臀,紧紧骑在我肉茎上,把又挺又硬的肉茎整支吞入,最后,她仰着头,发出一声甜美与痛楚兼具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

第六话香艳勾魂一指定神高潮的同时,浓烈的黑气自碧安卡五官、七窍中溢出,像是打翻了墨水瓶一样,黑气朝我发延过来。

――我每次想到马德列时的第一印象,就是气态生命体,毕竟这种气体生命实在罕见,惊世骇俗,不过若仔细想想,马德列本来并不是气体生命,是被茅延安暗算,魂体分离后,魂魄才以这样的形式生存。

不管如何,马德列的躯体能以气体存在,这是肯定的事,当碧安卡的五官、七窍一下子溢出黑气时,我大吃一惊,以为是马德列诈死,保留部分躯体在被控制的人体内,伺机反扑。

要是真的变成这样,那可不妙,我再怎么狂妄,也不敢和马德列在灵魂、心灵方面的魔力比高低,要是这些黑雾笼罩在我身上,要侵占我的身体,我抵抗的了吗?更别说,这些黑雾在马德列的运用之下变化无穷,如果发挥强烈腐蚀性,我现在就要烂光光,惨死在这里。

当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逃跑,实力升到第六级之后,别的好处没有,至少逃命的速度比从前提高得多,然而,一个碧安卡正跨骑在我身上摇屁股,有她压在我上头,就算我想将她扔开逃跑,仓促间也根本来不及。

幸好,这些黑雾一溢出碧安卡体内,马上就随风而散,转眼间就什么都没剩下,不像我想的那样具有威胁性。

(也对,茅延安是何等人,怎么可能没想到他老子玩借尸还魂把戏的可能,以他算无遗策的能耐,要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