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71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8:1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输入霸者之证,直入碧安卡的意识裂缝,要把黑气驱出。 [ .

精神剌穿这一类的心灵魔法,本来我是不会的,但透过霸者之证来练习,时间一长,已足以让我略窥门径,现在这一下全力施为,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前所未有地专注凝聚,甚至被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

突然间,我觉得自己的意识一下子离开了身体漂移到体外,不住往外延伸,只是受限于结界封锁,无法感知木塔以外的事物,仅仅将这一层木塔笼罩在内,思感不注延伸,深入探索着这层木塔内的所有事物,甚至可以清晰感应到每一根木桩的内部结构。

这种现象,是进行心灵锻炼的魔法师,发生突破时会产生的效果,我虽然此前没有经历过,却也听说过,所以这现象发生时,我不会太过意外或吃惊,只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变化却让我大大吓了一跳。

在思感扫描的过程中,我忽然发现,在左侧的墙面,木墙与结界的缝隙中存在着某个奇特事物。这东西所在的位置非常奇怪,说得正确一点,并不是真实的存在,而是某种空间缝隙,尽管与我所在的空间有重叠,却属于不同次元,几乎不可能察觉,如果不是因为这番异遇,我怎么样都不会发现。

能察觉这奇异事物的存在,纯属意外,而且这感应只发生于短短一瞬,不知道是因为察赀我的发现,或是什么别的理由,那个奇异事物突然消失,前后甚至不足两秒,我几乎以为这只是错觉,那东西不是真实的存在……直到我从那两秒的遗留印象中,骤然惊觉,发现那股一直在注视着我的熟悉感觉真是由此而来。

(一直盯着我的c西就是这个?是什么法宝?还是人?对,肯定是人!)一确定是人,我的大脑飞快运作,很快就想到了几个重要线索。能够藏身于时空之问的次元缝隙,悄没声息地窥探外界,这种事情听来似乎匪夷所思,却不是没有可能,在我所知道的各种技术里,魔法很难做到,但……我曾听过,东方的忍术若练到极高境界,出入若神出鬼没,无可捉摸,就有类似的效果。

忍术……虽然黑龙王麾下高手如云,但忍术高手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生出来的,尤其是这种听说要经过非人锻炼,相当极端的高段忍术,绝不是可以随便量产出来,所以……一个有点意外,却又不是太奇怪的答案,就浮现眼前。

“原来如此,你没有死啊……也好,我们两个之间也还有帐要算呢。”

有了一点意外收获,是还满让我窃喜的,但此刻正在紧要关头,无暇分心,我专注于眼前工作,双手扶着碧安卡的娇躯,将她转了半圈,变为与我面对面,再捧着她的纤腰,猛地向下拉扯着,使出全身力气,把肉茎向上猛插,直到连根没入碧安卡雪白的下体,塞入她敏感的宫房深处猛撞,胀满她膣道的最深处。

这一下顶得太深,碧安卡几乎翻起白眼,我放开自己,囊里肉丸不停紧缩,又多又浓的火热液体顺着肉茎,在碧安卡娇躯的深处喷挤而出,把精灵少女的火热肉洞灌满了白浊精浆。

“啊啊……哥……烫死妹妹了……人家里面全灌满了……啊啊啊……妹妹就是装哥哥东西的尿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娇躯内滚热的精液猛地喷发而出,碧安卡淫媚艳冶地浪叫着,汗出如浆的白皙娇躯,一下透着如墨般的漆黑,一下泛着彤艳艳的玫瑰色潮红,阵阵抑制不住的痉挛,结实光洁的小腹紧绷,丰腴粉臀和圆润大腿上的肌肉阵阵抽搐,死死紧箍、吞噬着仍在她娇躯深处喷射的肉茎,把膣腔内混着泛滥淫水的精液从她肉洞边缘中挤压得汨汨溢出……爽成这样实在很不容易,而在高潮的巅峰,碧安卡发出一声尖啸,似是痛楚欲绝,这一声尖啸不但高亢入云,还极其尖锐,像是一把小刀在乱刺我的耳膜,假如不是有结界封锁,传到外头去,肯定会酿成灾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一时间,黑气翻动,自碧安卡的七窍、五官急速流出,而随着黑气流出,碧安卡的身体先是变得苍白,然后迅速回复血色,甚至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华,温润如玉,相当奇特,少女的青春胴体,笼罩在这层如玉的白光之中,仿佛一尊晶莹剔透的玉像,美得令人赞叹。

奇特的现象,是某种突破的征兆,看来在驱尽体内黑气的同时,碧安卡体内也发生了类似易筋洗髓之类的作用,说起来是复杂,但简单一点的解释,就是碧安护得了突破,这么生生死死地走了一遭,实力即将大有长进,得到了大大的便宜。

想到还真是让人生气,搞了半天,要死要活,虽说是无心插柳,却是为人作嫁,每次总都是这样,打生打死累半天,最后好处都是便宜别人,还总是便宜了仇人,老天也实在太不公平。

心头正自恼火,突然下身一紧,犹自插在碧安卡花谷内的肉茎,像是被一个钢箍给套住,紧掐到让人生疼的程度,我痛叫一声,还来不及反应,赤身裸体骑在我身上的碧安卡,眼中精芒闪烁,骤然出手成爪,朝我咽喉直探过来。

“去死!”

夹带着刚刚取得突破的威势,又是在这样近的距离,居高临下,占尽便宜,碧安卡这一爪委实非同小可,从那眼中闪烁的神光来看,这女人只怕回复清醒好一会儿了,不过是佯作仍未清醒,让我替她完全驱出残余的黑气。

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万兽尊者的话果然一点也不错,碧安卡这一击也算是够苦心孤诣、忍辱负重了,只可惜,这一爪来势虽狠,却还有所保留,这当然不是她不忍下杀手,而是她仍有着女人的小毛病,这爪是想要重创我,掐着我快断的喉咙,说上几句怨毒的咒骂,泄一泄胸中恶气,然后再干掉我。

如果一下子就杀掉我,碧安卡的诅咒我就听不见,复仇就不算完整,这个想法我非常理解,而自古以来,很多蠢女人也就是因为这类想法,报仇不成,还搞死了自己。

出手的决心不足,速度与力道就有破绽,除此之外碧安卡自己并没有发现,她虽然因为取得突破,力量大进,却还驾驭不了这分力量,这个破绽虽然不大,但对于饱经白起凌虐的我,却已经太够,因此,碧安卡这一爪所碰到的,就是我点戳过去的一根指头。

指头的速度不快,却是从碧安卡爪势的破绽中,逆势突入,她几乎是主动让自己的脑袋撞过来,结果,她的爪还没碰到我咽喉,我这一指已经抢先点中她额头。

一指之力,不算多厉害,但当我把精神魔力一同输送过去,连同霸者之证一起发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些天里,我们双方其实都在暗自努力,碧安卡刚刚取得了突破,我又何尝不是?只不过大家突破的方向不一样,她在力量上有长进,我则是在魔力与精神力量上头突破,正是专门练起来对付她这一击的。

“你……”

碧安卡眼中流露出刻骨的恨意,像匕首般直戳向我,不过却维持不了多久,很快就变得睡眼惺忪,软软地倒了下去,趴跌在我身上,最令我感到好笑的,则是直至此刻,我们的下体还紧密相连着。

“有趣,好像我与大多数女人的关系都是这样,一面在爽,一面很要命,真是烂人生……”

第七话玉蝎突击鬼魅重生当我结束了为期六天的闭关,从木塔中走出来的时候,闻讯赶来的伦斐尔,表情显得很不安,但看我对他比了一个已搞定的手势,他的表情也缓和下来。

“治、治好了吗?”

“差不多吧,杂七杂八随便治治,也就是那样了,反正会比从前要好,其他的部分……我又不是专业医师,难道你指望我顺便替她美容抽脂兼整型吗?”

强势回答,伦斐尔为之语塞,但听见碧安卡平安无事,他喜形于色,张口欲言,却又像想到了什么,没把问题提出口。

看这表情,我大概也猜到了一些,他应该是想问我怎么替碧安卡施救的,只是话到嘴边,意识到这问题不对,问了不如不问,这才把话吞回去的。

“聪明啊,有些话问了也没好处,反正你我心里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倒是有些别的事,我要问问你,碧安卡被你扔在这里,其余的人呢?”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听伦斐尔说,早在他醒来之前,天河雪琼就已经与四大圣僧一同返国,本来还想把冷翎兰的石像也搬走,但在试图搬移时,石像开始产生细微裂痕,经过研究判断,最后还是决定把石像留放在等待大监狱里,只是加上重重结界作守护。

天河雪琼与四大圣僧临去之前,反复叮咛,就连之后心大师亲临,也极为重视这些石像,是以雷曼也不得不认真看待,不敢掉以轻心。

伦斐尔道:“当初被大妖人掳去改造的几个女人,天河雪琼还有那名人类女子,都已经返回金雀花联邦。那个人类女子的状况不算太严重,而她运气不错,光之神宫的第一高手心剑神尼愿意替她医治,她回金雀花联邦后,想必……咦?

你的表情……”

夏绿蒂被带回金雀花联邦接受治疗,能否治得好,这点倒是难说,不过心剑神尼居然主动表示愿意替她医治,我可不认为这是大慈大悲的表现,多半是对马德列的改造、调教手法感兴趣,要把这个活范本弄回去,好好研究,夏绿蒂甫脱大妖人控制,却落入大人妖的魔掌中,以后的日子多半……唔,很难说,搞不好是爽到天天睡不着也未可知啊。

“那……羽霓呢?她没被带回金雀花联邦吗?”

这点倒是有些奇怪,就算心剑神尼对羽霓没兴趣,但她好歹也是心灯居士的女儿,念在这点故人香火情分上,心禅大师没理由袖手不管,不带她回去治疗,这里头应该也有点什么缘故。

“这个……羽霓师妹的状况不太妥当,也不适合带回慈航静殿,所以被留在我国,安置在特殊地方。”

伦斐尔这些话说得吞吞吐吐,而当我知道,所谓的特殊地点,是一处地下的石牢,不禁脸上变色。

“喂!这是什么差别待遇!你妹妹就专门盖个木塔来关,她就被扔进石牢,这待遇也差太多了吧?”

诂虽如此,我也知道事有蹊跷,心大师明明都来过此处,却把羽霓搁在这里,必有不寻常的地方,所谓石牢,恐怕也不是表面上听来那样单纯。

“详细情形到底是怎样?黑道王子,有话不要吞吞吐吐的,我……”

话只说到这里,一股莫名的警兆,让我觉得不妥,这种异样感觉……仿佛心头被一块重铅压着,如此沉重的压迫感,极不寻常,这警兆非但是危险,还不是普通的危机。

(怪了,什么东西来了?隐隐约约,有绝顶高手的气势,极不寻常,总不会是马德列死而不僵,又诈尸跑出来活动了吧?这家伙到底是龙还是蟑螂啊?)压迫感中带着强烈的黑暗气息,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我因为这些时日的特殊训练,能够提早察觉,旁边的伦斐尔就慢了一步,甚至还是看到我表情有异这才发现不妥。

“黑暗的气息在逼近,方位……方位无法判别……”

伦斐尔露出骇然之色,理论上再强大的力量,移动时都会有迹可循,甚至越强的力量就越明显,越难遮掩痕迹,可是这股黑暗气息的逼近,却极为怪异,我们只能察觉它的到来,却查不出东南西北,这实在古怪,总不成它是绕着圈子逼近,东南西北都一下子跑遍吧?即使是这样,我们也该发现它同时存于四方,而不是虚无标缈,无从认迹。

更令我不解的是……这股黑暗气息,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想到这点,刹那之间我已明白一切,更是心中慨叹,该来的东西果真一样都躲不了,似乎有某个人耐心欠佳,送来闹钟之后,又怕我赖床,重重补上一脚来了。

“黑道王子,麻烦你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又要战了?这边现在毫无战力可言,除了疏散群众之外,我什么东四也准备不了。”

伦斐尔不是庸碌之辈,但自己的家园经历连场恶战,别说回复元气,甚至连好好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转眼间又有敌人杀上门来,还直逼华尔森林,这也就难怪他口气奇差了。

我同情伦斐尔的压力,但整体情况却比他想象的更糟,“不,不用疏散了,时间太短,跑是跑不掉的,你可以通知你的臣民准备祈祷,这样说不定等一下可以直接上天堂……或者省事一点,闭着眼睛就下地狱了,也没差啦。”

“什么?”

伦斐尔这一惊非同小可,但我确实也没骗他,警告话语才刚刚说完,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