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72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8: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泛滥的和平年代,要对付残虐者,通常要出动军队,携带特殊装备,才有可能驱赶成功,所以黑龙会派出一条残虐者来追杀敌人,份量上确实是很足够,盛意拳拳。 [ .

但……即使是变种的畸形生物,这家伙也未免太出格了些,尾巴部分没有任何龙族的特征,却是四条凤尾;中央躯干部份,被一个坚固的大龟壳所覆盖;挥动的指爪也非龙爪,而是虎爪,乍看之下,是条涵盖多个种族特性于一身的变种怪物。

“龙、凤、虎、龟,四灵的特性都集全了,这玩意儿算是什么?四灵兽吗?

但我横看竖看,还是觉得这种长相应该叫做……”

“四不像。”

“对!你说对了,就该叫做四不像,呃……”我错愕地转头,对着旁边的鬼魅夕道:“你和它认识?这位仁兄是你的好朋友?”

“四不像,封灵岛上开发出来的组合生物,兼具四大灵兽的特性,在分类上是A级的危险生物……本意是这样,后来因为存在着缺陷,控制不易,因此就没有进行实质量产。”

搞了半天,原来不是自然生成的畸形变种,而是黑龙会玩弄改造技术,制造出来的变态东西,难怪长得怪模怪样,啥都不像。

“什么样的缺陷?应该不是造价昂贵?或是生产不易吧?”

虽然嘴上这样猜,但我心里其实很希望就是这两个缺点,因为……“都不是,是因为生物本身太过凶暴,驾驭不易,实用价值打了折扣,所以在黑巫天女任内被宣告放弃。”

天杀的,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黑巫天女的思考,是伊斯塔流的正常模式,一个武器威力再大,如果难以驾驭,实用价值就不高,当年巨神兵刚被制造出来,一夜间几乎摧毁伊斯塔王都,就是血淋淋的教训。然而,茅延安的思考模式就不是这样,他一向是大破坏后大建设,甚至破坏得太爽不想建设,对他而言,难以驾驭的东西很好处理,扔出去让敌人伤脑筋就是了。

“打死敌人除外患,打死自己人除内乱”,如果能搞到同归于尽,那就最是理想不过,所以到了茅延安手里,那些本来没有实用价值的东西,又再一次找到存在意义,被他扔出来使用,暗黑召唤兽是如此,这个四不像怪物也是如此。

“啧,不太好处理的样子,黑龙会就擅长搞这些变态怪物,让我们这些普通人去打怪,太吃力了。”

“也不见得。”鬼魅夕看了我一眼,无比清纯的少女脸蛋上,只有着冰雪般清冷的神情,“封灵岛当初做过实战模拟,包括四不像在内,所有A级的改造生物,都不是第三新东京都市天鹰战士的十合之敌,一刻钟之内,全给打得稀烂,啥也不剩下。”

“哦,有这么厉害啊……”

“就是因为这个模拟结果,本来黑巫天女和心灯居士要向大地用兵,便无期限延后了,要不然……”

鬼魅夕的话,让我有了一些想法,当初天鹰战士摧毁巨神兵的一战,爆发得甚为蹊跷,以变态老爸的城府与实力,大有别的办法处理掉巨神兵,不需要在那时候暴露出手上实力,令举世皆惊,徒增困扰,他一向不是爱出风头的人,犯不着在不必要的情形下露出爪子。

这样看来,变态老爸应该是很早便注意到东海之上的状况,察觉到黑龙会的野心,甚至还掌握着黑龙会的详细野心进程,在关键的时刻有所动作,展露手上实力,不战而退敌之兵。沙漠中的那一仗,天鹰战士打的是巨神兵,真正目标却可能是万里之外的黑龙会,一仗就把黑龙会的侵略魔爪砸回去。

(变态老爸那时候就掌握黑龙会的动向,那黑龙王的真面目、心灯居士的情形,还有后来反抗军的覆灭,他也都事先知道了?假如他晓得,为什么没向我透露半点风声?只要我能知道一点,后头也不会……)为什么不向我透露风声?这点似乎是不用花时间去想了,本来他干什么就不会通知我,若是他做什么会先向我打招呼,那他也就不是源堂・法雷尔了,当年为了月樱的事,我特别去向他求援,却被招待洗脑套餐,现在当然也不可能特别为我着想,只不过……他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啊?

事情很明显,尽管白起帮助我提升力量,帮助不小,但凭我这只小虾米的能耐,想要斗垮黑龙会这条大鲸鱼基本上是没戏的,至于去请变态老爸出手相助,这种事情更加没有可能,与虎谋皮至少还有商量余地,可是和一个无法沟通的变态,却连谈都没有得谈。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设法挑起黑龙会、第三新东京都市这两大集团的冲突,在他们之间寻找机会,尽管困难,但在黑龙会横扫大地、所向无敌的此刻,似乎是最可行的办法了。

“喂,你在发什么呆?那条怪龙要杀来了。”

鬼魅夕的提醒,让我注意到自己还在战场上,分神实在不应该,不过我也不会太紧张,无论这条四不像的畸形有多残虐,我们连末日战龙都干倒了,总不会被这种货色给吓跑吧?

只是,对上这种体积庞然,破坏力又肯定很惊人的怪物,要怎么对付实在伤脑筋,我一时间也没有什么主意,正想请方青书帮忙,看看他能不能派些人出去当牺牲打,让我看看这条双头龙的战法,谋定而后动,哪知道我身后“哗啦”一声,劲风吹动,赫然是羽霓展开双翼,一下子飞上天去了。

“啊?你冲上去干什么啊?我没有叫你上去呀!这可不是游戏,打怪是不会掉宝,也没有经验值的啊!就算有,你想一个人独吞好处,现在也还不是补尾刀的时候,你别那么冲动啊!”

无视我紧张的叫唤,羽霓的身影如箭离弦,转眼间就拔升得好高,看这架势是要冲上去单挑双头龙,我心叫不妙,想要给予支持,问题是……我没有翅膀,也不是弓箭能手,更没有什么远距离、地对空的特殊武技,除了在地上干瞪眼,什么办法也没有。

还好,我们这边也不是没有能人,一票大和尚虽然不会飞天,我这边却还有一个鬼魅夕,她立即发足,就追着羽霓的身影而去。鬼魅夕当然也不会飞,可是忍法中有神行之术,跑起来疾逾猎豹,不会比飞得慢,而她手上是否持有地对空武器,这点更是不好说,只是她冲出去之前,在我耳边留下了一句叮嘱。

“我可以把残虐者引开,你趁机把该带走的人带走,别想全部的人都一起撤退,时间上来不及,没有可能的……我感应得到,有危险的东西正在快速逼近,感觉上很可能就是你的老情人。”

鬼魅夕说完这句话,就不见人影了,我却是心头一震,最担忧恐惧的事情发生了。鬼魅夕是当世第一忍者,感应灵觉在我之上,丝毫不足为奇,而所谓的老情人……不是暗黑召唤兽就是李华梅,无论是哪一个,都非我现在想要对上的。

“所有人采取行动,别傻呼呼的站在这里,等死啊?”

我催促着在场的所有人,鬼魅夕的话已经说得明白,要求我有所取舍,如果要带着这么一支毫无士气可言的残兵逃跑,那百分百是别想跑得掉,只会让我与他们一起陪葬。

时间紧迫,无暇鬼扯,我抢过指挥权,发号施令,把这支有素质没斗志的败军切割成十几支小部队,各自分配不同方向,让他们自行逃生。虽说力分则弱,他们若碰上敌人的部队,必死无疑,可是以当前的情势来看,若他们继续待在这里,只会死得更快。

我下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方青书,毕竟他才是这支残军的真正领袖,而方青书面对他们质疑的眼神,则是用力点了一下头,确认我下令的正当性。

有了方青书点头,我的命令也得到贯彻,残兵败将很快就收拾妥当,沿着先前分配好的方向迅速撤退,转眼之间,这边就只剩下方青书和十余名大和尚,我斜睨着他们,问道:“不相干的都走光了,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

几个比较年轻的和尚,听我口气不善,怒从心起,正要发作,一名较为年长的中年和尚拦住了他们,抢先表示,他们有责任保护方青书的安全,职责所在,无论方青书到了哪里,他们都有义务要跟上。

“哼,很坚决嘛!看来我不管说什么,你们都是听不进去了,那就别废话,现在把人扛起来跟我走吧。”

我道:“慈航静殿十八罗汉名气是不小,不过别以为练过十几年上乘武功,有个五六级的修为,就可以长命百岁了,我告诉你们,超过十人的江湖小团体,都是杂鱼命,和探险故事中扛行李的土人差不多,遇到危险都是死第一个的,你们这些死杂鱼如果想命长点,那我叫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许废话!省得还拖累主角。”

十八罗汉也算是慈航静殿中的成名人物,但我连面对心禅大师都没大没小,自然更不会把他的徒子徒孙放在眼里,劈头就先把这些大和尚训了一顿,本以为他们会恼羞成怒,结果居然没有一个生气,还看着我偷偷发笑,笑得我心里毛毛的,也不晓得他们究竟在笑什么。

“开工了,奴隶们,抬起方仔给我走吧!”

要是没有这十八罗汉,我可能就要亲自做苦工,背着方青书跑路,虽然也说不上什么苦力活,但是背着男人逃命,实在不是什么好回忆,能够有人代劳,我自然是却之不恭。

方青书伤势极重,任何摇晃过大的运送都会令伤势恶化,幸亏这十八罗汉的轻功练得不错,奔走跑跳之际,步履轻盈,又跑得极稳,方青书躺着的担架没有多少摇晃,总算是能平平安安地进行撤退。

“想不到,这一次……我的面子还真是大……”

跑没几步我听见方青书的微笑声,当我问起他鬼笑个什么劲,他笑着表示,以我平时的个性,能够让我冒着如此大的风险,亲自护送,这面子实在有够大,真是三生有幸了。

“去!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老子讨厌伪君子,但更怕和你这种真君子混在一起,分分秒秒都觉得眼前刺痛,现在护着你撤退,可别以为这是为了你,老子说穿了只是利用方仔你,如今你成了敌人的主要目标,拖着你走,就可以把敌人引来,慢慢引去我想去的地方,可别以为老子是想救你。”

这番话半真半假,但方青书不愧是聪明人,一听到我这么说,眼前一亮,说道:“如此说来,你真的打算去第三新东京都市?”

聪明人就是聪明人,寥寥数语,方青书已经晓得我有什么打算,看透我想主动出击,把局势弄得越混乱越好,在混水之中大肆摸鱼。

慈航静殿吃了这场败仗,短期内只能集中力量,固守于金雀花联邦,准备决战,再没有能力参与境外的战争了,而大地上有能力抵抗黑龙会的,也就只剩下第三新东京都市的这支人马,各方势力其实早就希望能让变态老爸出头,偏偏谁也拿他没办法,逼也逼不出,引诱也引诱不动,如今,我主动要去第三新东京都市,正合方青书的心意,他自然没有理由反对。

理论上,只要敌人没有新的兵力增援,我们是可以安全开溜的,不过,想到半空中还有那头残虐者在乱飞,这就让人不敢掉以轻心。

鬼魅夕的武功,在大地上怎么算都是高手;羽霓屡逢异遇,武功大进,又得到“翼我同在”的变态异能,这两个女人联起手来大部分的战斗都可以轻松打,刚才黑龙忍军的惨败,就是最好证明,不过,碰到龙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龙族在大地上是罕见动物,它们的力量对人类而言,有若神明,虽然我们这边有奇遇、有神兵、有上乘武功,但这么多条件加起来,也不过让她们取得了与龙正面对战的资格而已,听起来有点夸张,可是仔细想想,以人类血肉之躯的力量,能凭藉修练,把自身强化到与龙族正面对战,这本身就已经是莫大成就了。

当年天河雪琼拥有第七级修为,才有能力一战屠龙,鬼魅夕、羽霓都是第六级的上段修为,算起来也不过刚刚好,再考虑到这条四不像的残虐者,是基因改造的强化生命,她们两个人实在是没多大胜算,能够全身而退就不错了。

在我们撤退的过程中,不停地听见半空中震耳欲聋的龙啸,那头残虐者正愤怒地吼啸着,由于头有两个,就如同喇叭有两座,吼起来的音量也是双倍。除此之外,后方的天空一下子火光大盛,一下子狂风席卷,显示那边的激战过程,我们虽然隔得稍远,但仍是被高温、强风所波及,拖慢了前进速度。

威力强大的龙炎虽没有直接烧到我们身上,可是高温袭来,草木承受不住,起火自焚,大和尚们纷纷皱眉摇头,口颂“我佛慈悲”,还有个别人士称赞我够定力,面对如此惊人的景象,居然面不改色,无动于衷,非有大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