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74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9:0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的回去可以升职。 [ . ”

“拷问和尚的初体验经验……你们这是没东西可问,胡乱问吗?”我无从想像自己的表情,但多半是整张脸扭曲在一起,鬼魅夕倒是答得很干脆,“本来就只是没事找事,你也说了,重要情报问这些杂鱼也问不出,人抓到手又不好什么都不做,就通通拷打一遍了,拷问的基本内容是那个人订下,你有什么不满,可以找他去商量,我们不满很久了……”

我和阿里巴巴不约而同地道:“有够变态。”话一出口,又对看一眼,我觉得黑龙王被这家伙说变态,实在挺无辜的,但从这狂人的眼神,他多半对我也有同样的想法。

虽然说,如果继续呆在这里偷听,可以听见大和尚们的隐私秘辛,但我对这些东西没有半点兴趣,与其要听这些,还不如回去找个地方睡鬼妹。真正让我心中不安的,是李华梅不在此地,究竟跑哪里去了可得搞清楚,否则要是突然出现在我们背后,那姑且不论狼虎之间谁胜谁负,我这条被殃及的池鱼第一个倒霉。

鬼魅夕的窃听能力远比我高得多,同样是蹲在这里,她蹲上一会儿,就已经听出消息来,告诉我们李华梅外出搜索敌人,尚未归来,至于她所搜索的敌人,除了方青书还有谁?

“只要能生擒方青书,或是把他的首级悬挂在阵前,对金雀花联邦、慈航静殿的军队都有很大影响,十八罗汉加起来都抵不过他一人的价值,黑龙会不会放过能擒他的机会。”

鬼魅夕才说完,阿里巴巴就指着我,补上一句,“那个方青书对黑龙会很重要?和这小子比呢?”

“这个……”

鬼魅夕认真想了想,似乎很为难一样,这种犹豫的表情让我脸色变得阴沉,阿里巴巴更是不顾我们尚在潜伏,哈哈大笑起来。

我恼怒道:“行了,别扯这些,眼前两个选择,要嘛就是下去救和尚老兄,要嘛就是去救方仔……算了,加上第三选择,或是我们直接回去睡觉,把别的事情都当不存在好了。”

“可惜,你的这个建议晚说了点。”阿里巴巴指向黑龙会的营地,在大和尚的拷问架之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身着妖艳薄纱,丰乳肥臀的美女,看来都是三十出头的轻熟女,打扮与动作很像舞娘,因为她们一到大和尚的面前,就以撩人的动作跳起舞来。

三十出头的美妇,无疑比十几二十岁的少女更懂风情,她们宽衣解带,摇臀甩乳的妖媚动作,即使是在这样的冰寒雪山上,都让人看得一阵心痒火热,我总算是看得多了,还能面无表情,行若无事,那些大和尚……我不晓得他们能否抵受得住,虽说慈航禅功能增强定力,但重伤之余,恐怕不是每个大和尚都有这份定力,尤其当那些性感妖妇扬起修长的美腿,薄纱飘开,露出不着一丝的雪股,脚趾巧妙地在和尚们的大腿上戳碰,我就看到……有几名年轻和尚起了明显的生理反应。

“能不能解释一下,你的这些前同事在干什么?询问隐私之后,就派艳女跳裸舞,黑龙会都用这种方法来招降的吗?”

“不是招降,是黑龙会擒获慈航静殿高僧的基本流程,该问的问完了,不肯投降的,在杀人之前,先要榨干他们的剩余价值,连一丝功力都不留下。”鬼魅夕道:“采阳补阴,来来去去也就是这一套,你懂的啊!”

采补之术,我确实很懂,这其实没有愚夫愚妇口中传颂得那样神奇,采补也好,传功也好,都有着一个很大的问题:耗损率。普通的采补、传功之术,在这方面做得非常之差,能量在传递过程中耗损过半,到手的根本就没多少,除非是此道高手,或是有特殊奇术,才能在这上头有所改进,而黑龙会的这些妖妇……我并不认为她们是此道佼佼者,否则黑龙会早就有一支艳妇兵团了。

鬼魅夕说凡是擒到慈航静殿的和尚都会这么搞,那与其说是为了榨取力量,我更宁愿相信是为了羞辱僧侣。不过,这倒让我想起当年在东海,黑巫天女命羽霓去榨干老和尚的功力,果然是肥水不落外人田,有好东西都第一个给女儿。

阿里巴巴忽然道:“对慈航静殿的俘虏都来这一套?那李华梅要是擒下了方青书,是不是也要这么搞?”

我眉头一皱,不愿去想这可能性,却意外察觉到阿里巴巴话语中的敌意,他不晓得是被李华梅打伤,或者以往有过节,我发现他对李华梅总带着一股针对敌意,这虽然让我不快,可是……对于推这人出去当枪使,却是很有帮助的,我正为此进行思索,却听见鬼魅夕的说话。

“不,那个人不会这样搞的,他……”鬼魅夕说到一半,察觉到我的视线,就一下子住了口。

我觉得鬼魅夕的话里有些蹊跷,想要询问,阿里巴巴若有所思地点头,道:“不用多说,等会儿我们一起杀下去,分头行事,你救你的朋友,我去干……我去干掉那些不知羞耻的淫妇。”

这个假澄清毫无说服力,但至少让我知道阿里巴巴是为什么决定出手,我拍了拍他肩膀,点头道:“知道了,兄弟,那些妖女我会留下几个给你干……干掉的。”

“且慢!”阿里巴巴好像临时发现什么很重要的事,考虑几秒认真道:“和尚也留下几个给我。”

一瞬间,我险些以为自己弄错了他的意思,直到我看见阿里巴巴边说边用舌头舔了舔嘴唇,那种像是想把猎物一口吞下的感觉,我发现自己猜得没错。

老实说,要不是顾忌被他一脚踢飞到世界的尽头,我还真想把这个胃口极大的双插头给踢出去,不过,我确实也犯不着为了这些大和尚与他起冲突。

一切商量既定,我们准备冲出去,却没想到底下一阵骚乱,居然有人闯杀进去了。

“呃?怎么回事?”我最初还以为是鬼魅夕先杀下去了,但转头看看,鬼魅夕和阿里巴巴都在,是有另一路人马捷足先登了,“啧,典型的小说式错误,话太多!”

话虽如此,这些和尚又不是什么珍宝,他们被人抢先救了,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索性躲起来作壁上观,看看来的是哪路人马,实力如何。

攻入黑龙会阵营的人马,实力不弱,虽然只有寥寥十数人,却是装备精良,身手高明,几个火焰魔法一轰,清除障碍,队伍中的武者快剑如风,切菜切瓜似的砍倒黑龙会战士,转眼间便来到那些拷问架的正前方。

那些穿着性感薄纱的艳女,看到武装队伍杀来,居然不慌不忙,转身迎敌,她们近乎赤裸的雪白胴体,在转身刹那,奶子抛甩、屁股猛摇的模样,确实让人垂涎,不过也只有短短一瞬,紧接着,她们就狂吼一声,发出一种不属于人类的野兽嘶吼,开始变身。

只是一眨眼,几个千娇百媚的美妇,就变成了半人半兽的东西,不但头部看不出人形,赤面獠牙,身体也覆盖满毛茸茸的兽毛,有两个还变出了鳞甲来,看上去战力惊人,而且……非常恶心。

仅仅在不久之前,我居然还对这些东西有性欲,差点冲下去主动让她们采阴补阳,这实在令我痛恨自己不受控制的兽性本能。至于旁边的那位先生,我不想知道他此刻脑中在想什么,一点都不想……第四话颠倒天地妖乱空间千娇百媚的一群妖女,居然是黑龙会营地当中,战力最为强悍的一群人,这实在让我们有点意外,而从短暂的战斗过程,我们也都认了出来,那支队伍是慈航静殿的人马,想来是慈航静殿得知方青书等人兵败,一路逃窜,便立刻派出救援队伍,追踪过来,虽然晚了几步,终于还是抵达了。

能够被交付这样的任务,在兵败被追杀的绝境下救人,这支队伍的成员当然不会是杂碎,只不过,慈航静殿连续经历多场内乱外患,元气大伤,如今主力都放在慈航总部内,要说这支小队有多厉害,那我也不信。

妖女们变身之后,战力大增,慈航静殿的战士一轮硬攻没能拿下,反倒还被伤了一人,此地可非久战之所,拖延时间过久,天晓得会有什么意外变化?若是让李华梅杀了回来,这整支小队还不够她两三剑砍的。

(现在该怎么办?继续旁观?偷偷开溜?还是跳下去帮手?)三个选择,令我有些犹豫不决,但忽然之间,一股莫名的感应,让我惊愕难当,不敢置信地看着下头新发生的变化。

一道强风飙卷而至,风力强劲,吹得人站立不稳,风中还带着十余支魔力箭矢,力能穿石,那些妖女被这一阵风中箭矢攻得手忙脚乱,最前头的一个当场就成了刺猬。

这手功夫相当漂亮,风系魔法不算弱,更由于与其他五大魔法系统不冲突,所以很多魔法师都会兼修,作为辅系,可是要发挥得如此强悍,这就非常考验魔法师本身的能耐了,魔力的控制要绝对精准,差上一点都做不到这效果。

先声夺人的一击,轻易把整队人攻取不下的硬骨头咬开,足见实力,这人应该是整支队伍的主力高手或领袖,但令我惊奇的是,光之神宫的高手怎会用风系魔法?照理说,光系魔法中应该有更适用的招数,总不会是请了什么雇佣兵过来吧?

与跟着发生的一个冲击事实相比,之前的震惊实在算不了什么。狂风突生异变,仿佛有墨水瓶在里头打翻了一样,吹卷的强风带来一股黑气,瞬间绕着妖女们打转,而这绝不是普通的黑风,因为,这股怒卷的黑旋风,在接触到生人血肉时,急速幻化变形,黑气之中隐约浮现无数似鱼、似兽的邪异大嘴,每张嘴巴都有锋锐利齿,望之怵目惊心。

黑暗中阶魔法,疯咬狂噬!

直接召唤魔界的高次元生物来到人间,不但难度很高,而且“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问题也让人头痛,所以有人开发出新技术。这些蕴含强大魔力的黑气,作为一种载体,将魔界凶兽的部分引导至人间,短暂停留、活动,以这一式“疯咬狂噬”来说,被接引过来的就是这些嗜血凶兽的大嘴巴,别说是对上血肉之躯,恐怕就连钢铁都被咬烂了。

连声惨嚎不绝于耳,当黑气散去,地上只剩下一大堆白骨,魔界凶兽的进食习惯不错,骨头上没有一丝血肉残留,啃得干干净净。前一刻还是美女,下一刻变成野兽,再来就成了白骨,佛家所谓的美人如骷髅,果然一点也不错,问题是光之神宫派来的高手,使用风系魔法就已经不寻常,怎么连如此凶猛的黑魔法都用了出来?

总不会,光之神宫其实暗中培育黑魔法人才,积蓄实力?又或者,光之神宫已经和伊斯塔联手,由伊斯塔派出高手相助?两个可能性里头,似乎后者的希望还大一点,毕竟黑龙会当前兵锋之盛,大地上没有任何国家能挡,伊斯塔唇亡齿寒,抢先与慈航静殿协议联手,这也不足为奇。

正当我反复计算着这种可能,答案却意外揭晓,从那一堆僧侣、魔剑士的精悍队伍中,一道身影缓缓地走了出来。整个人笼罩在一袭黑斗篷里头,看不见面目,虽然如此,从那夸张的身材曲线,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并且为之强烈震惊。

“天河雪琼?”

一瞬间,我心头大乱特乱,完全处于极度震惊的错乱状态。慈航静殿居然把天河雪琼派出来执行任务,由此可以想象他们人力调度的捉襟见肘,然而,对我来说,在这里看到天河雪琼,令我惊怒交集,第一个在脑中冒出的念头,就是:“天杀的,怎么能派她来这里执行任务?难道不晓得这里很危险的吗?”

跟着,脑中思绪习惯性地让自己回复冷静,我这才发现,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面对天河雪琼,即使不刻意回想,上次见面她说的那些话,仍让我想起来就打着寒颤。

既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下意识地就想要逃,不过我还没有动作,阿里巴巴就抢先一步,把手一挥张开了某种魔法力场,瞬息间把力场内的所有波动遮蔽,别说声音传不出去,就连所有的生机、光波,都被巧妙隐匿,保证下头的人无法察觉。

如此贴心的举动,还真是令人感激,不过我转头一看,就发现阿里巴巴这动作不是为了我,他自己好像比我更有顾忌,一见天河雪琼现身,马上趴伏下去,小心翼翼,避免露了行踪。

这实在有点古怪,天河雪琼的成长情况特殊,见过她的都没多少人,更别说与她有什么恩怨,而即使阿里巴巴与她有点什么,天河雪琼甚至还没脱下斗篷的套头,能像我一样单从身体曲线便将她认出,肯定是与她非常熟悉的人才行。

我看了阿里巴巴一眼,他反瞪过来,眼神相当凶狠,好像我如果要追究,他就要当场杀人灭口一样。只不过,为了避免被人发现,我们双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