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79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0: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底是什么意思,为何要打断我享乐?

“不给我一个解释?”

“解释……”天河雪琼把鬼魅夕抱到池畔放妥,免得她就这么沉了下去,接着,她踩着性感的步子,轻轻扭腰,来到我面前,“作人家老公的,怎么能在没有喂饱自己所有妻子之前就倒下了?”

老公?所有妻子?这个理由我还真是喜欢,说得太妙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

“既然是两夫妻,当然是做两夫妻会做的事啊。 [ . ”

天河雪琼微笑送上香吻,两边的嘴唇触碰,感觉对方的体温,她的柔荑来到我胸口,在最敏感的地方上下拨弄,一下就让我的欲火窜升起来。

“你……你怎么会这个?”

“我不知道,只是……总觉得我应该会。”

这话挺耐人寻味,事实上阿雪并不会这种调情手法,天河雪琼更没理由会,不过,或许人与动物都是会进化的吧。

天河雪琼的双手,慢慢攀上了我的头,任由我的舌头在她口中翻搅,甚至还不时地吸吮我深入她口腔的舌头。

我狂烈吻着天河雪琼,右手揉搓她高耸的奶瓜,挤出的奶水喷满我胸口;左手则拨开狐毛,在她散发着热气的花谷扣弄着,逗引得她的双腿扭来扭去,使劲夹着我的手,似乎不愿让我的手继续深入,然而,当我想把手抽出却又被夹住,好像也不想让我的手脱出,希望能停留在那里,给她更多的快感。

女人就是无比矛盾的生物,我笑了笑,看着天河雪琼双颊酡红,两腿不住扭动,淫蜜不断流出,沿着我的手指,滴到泉水之中,一股腥骚的气息,随着热气蒸腾,弥漫在温泉池四周。

见时间成熟,我拿起天河雪琼的右手,引导她握住了我的肉茎,在我的带领下,天河雪琼来回地爱抚,连左手慢慢也加入了进来,在下面揉搓着我的双丸。

天河雪琼刚才是裸身坐在池畔,身上早已无寸缕,就是雪白的狐毛,看来像是一袭皮衣,别具性感风情,我指上加劲,几下扣弄,天河雪琼轻哼着,不自觉地分张两腿。一瞬间,冒着热气的三角地带,耻毛掩映下,两瓣花唇鲜艳得像成熟的水蜜桃,介乎少女与少妇之间的胴体,白得犹如初雪一般的肌肤,映得我的眼睛几乎无法睁开。

微微睁开俏目,天河雪琼看到我盯着她流蜜的妙处,一阵晕红涌上了她的脸颊,又再次闭上了双眼,仿佛这样可以使她躲开眼前的窘态,只是,她喘着粗气的小嘴,上下起伏的雪白大奶子,不住颤抖的双腿和捏得我肉茎发痛的双手,都暴露了她此时内心的紧张与期待。

刚刚在鬼魅夕体内没有出来,我早已忍耐不住了,马上让天河雪琼躺靠在池畔平滑的大石上,两腿分张,羞人的妙处,完全曝露在我眼前。

天河雪琼双眼微睁,摸索握住我肿胀的肉茎对准她刚开苞未久的娇嫩花谷,朝里头拉去,嘴里还喃喃道,“快……快……插……插进来……给我……”

我挺立着肉茎,在她湿润的花谷口上下摩擦着,沿着她的蜜唇挑动,一股股热气和骚气,在我们结合的部位涌起。

“我记得,你几个时辰前还是处女,破身没有多久啊,怎么一下子骚成这样了?能不能给我一个合理解释?”

第二话两面海噱可怜拳王我的调笑与嘲弄,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天河雪琼瞥了我一眼又闭上眼睛,胸前的碗形巨乳,随着呼吸摇晃,波涛汹涌,脸上的表情却像在祈祷,只不过祈求的对象不是神明,而是站在她跟前的我。

“求……求求你……快给我……我……我……忍不住了……只要……你……快点……进来……”

虽说天河雪琼脱离处女不久,但阿雪的肉体早被我开发熟透,只不过开发的部位是后方菊穴,不是前头花谷,这样会有饥渴反应,是有点奇怪,不过仍可以理解。

“呵,要我干你也行,但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啊,你要我干,干完了如何感谢我呢?”

“感、感谢?”

“那当然,拜托人家难道不该有谢礼吗?”我半握住天河雪琼左边的奶瓜,微微使力,白稠的乳汁立即横流,我哪舍得浪费,立刻凑上去舔吮,故意发出那种很可耻的声音,把奶水舔尽。

“这样吧,你每天用自己的奶子,喂我吃到饱;我也用我的鸡巴让你下面吃饱饱,这样很公道吧?”边说边狞笑,我加紧了肉茎在她花唇上的挑逗,双手也不停在她圆硕的雪白乳肉上揉搓,挤压得她那硕大的乳房变化各种形状,奶水几乎流满了她大半胴体。

“快……快给我……快……吃我的奶……我的奶……都给你吃……只……只给你一个人吃……好……好不好……”

天河雪琼边说边扭动着身体,双腿高举盘上我的腰,双手紧握住我的肉茎,用力往她肉洞中塞入。

我顺着天河雪琼双手用力的方向,坚硬肉茎在淫蜜不住流出的润滑下,顺着她湿热的花谷,重重地插了进去。甫破瓜未久的娇嫩花谷,仍然紧窄异常,守宫圣咒的残余效果还存在,幸好我早已运起顶天功,肉茎硬挺,无视层层阻碍,一口气插到了底部。

“啊……啊啊……”

空虚的花谷一下子被填满,这股充足感,让天河雪琼有了大反应,特别是当她看到自己白皙的双乳被我揉捏着,赤裸的下体给我的肉茎强势闯入,身心两方面的强大刺激,天河雪琼发出一声畅美的呻吟,听起来近似哭音。

“呜……呜呜呜……”

初承雨露的身体,毕竟不堪挞伐,天河雪琼身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肩膀努力地往后缩,本能地想让屁股从我的肉茎上退出来,但她身下的大石平滑如镜,阻碍了她的动作。

察觉到天河雪琼的反应,我双手立刻从她的大奶子上脱开,向下死死地抱住了她的屁股,扫开狐狸尾巴,让她无法继续扭动逃脱。固定好她那在我怀中不断扭动着的丰满身体以后,我就开始一阵接着一阵,在她紧扣住我肉茎的温暖花谷中连续大力抽送起来!

天河雪琼那紧密柔嫩的花谷,膣压是那么地强,膣肉却又是那么饱满肥腴,紧紧地包裹住了肉茎,不断从花谷深处涌出的温热蜜汁,浇在我的肉菇上,刺激得我只打哆嗦。

如此紧迫的膣压,如此强烈的刺激,再加上她本身的激烈反应,丰满屁股一拱一抬,配合着我的抽插,更加深了我的快感,我紧压在天河雪琼丰腴的美丽肉体上,大腿根部竭力贴住她摇摆着的饱满臀部,奋力在她身上来回耸动着。

在我的身下,天河雪琼眼角满是春情,娇媚艳丽,犹如鲜花盛放,她躺在平滑的大石上,丰满光滑的肉体被插得左摇右摆,一对丰满硕大的乳房也在我抽插下,如同一双大白兔,在她胸前活泼的跳动着,不时有乳汁从两边乳蒂飞出,淫靡的场面令我血脉贲张。

虽然天河雪琼的肉体,令我享受人间极乐,但由于不久之前开处才干过,发射过一次,总算比较有持久的本钱,所以,此时的我特别威猛,丝毫没有发射的迹象,更加放心地冲刺着身下丰盈动人的肉体。

天河雪琼紧闭着双目,默默地承受着我的冲刺,在我的撞击下,嘴中不时发出嗯嗯的低沉喘息声。

“喂,别这么没用啊,一个姿势干到底,这样你就爽了,我会觉得对不起你的。”

话甫毕,我拔出肉茎,起身坐上池畔大石,拉起天河雪琼,扶着她,让她的花谷对准肉茎套坐下来。天河雪琼被干得迷迷糊糊,任由我拉着分开她丰满的双腿,坐到了我的肉茎上,我们又重新连成了一体。

调整好姿势后,我扶着天河雪琼的嫩腰,引导她上下来回挺蹲着她丰满的身体。随着她身体的起伏,她白嫩嫩的大奶子在胸前上下跳跃着,我也随着她身体的浮动,一挺一缩地对她的臀部发动着撞击。

“啪……啪……啪……”整个温泉池区,响彻着我们撞击的旋律。我一只手环抱着天河雪琼丰盈的屁股,另一只手则在她光滑的裸背来回抚摸。

在她自身的体重和我向上的撞击下,每一次我们的胯部都能最紧密地贴合在一起。花谷深处不断传来销魂的感觉,渐渐地,天河雪琼的呼吸逐渐加重,她半闭着妩媚的眼睛发出哀婉淫荡的呻吟,伸出双手环抱住我的脖子,把我的头按向她溢满奶水的胸部,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在我的身上蠕动。

如果就这样子一直干到高潮,似乎也是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存在遗憾,仿佛少了什么重要东西,让我们的欢好未能真正到达极乐巅峰。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时,一个身影突然就出现在旁边,刚刚昏瘫下去的鬼魅夕,已经在休息中回复体力,回到我们身旁,虽然她表情看起来,就像一个淘气的孩子,但考虑到天河雪琼刚才的阻挠,我猜想鬼魅夕是来“报答”她的。

这一下所料无差,鬼魅夕从旁伸手,捧握住天河雪琼的左乳,让那份量十足的白嫩乳肉,在她的小手掌上来回撞击,奶水更是流得满手,另一方面,鬼魅夕的另一只手,则摸上了天河雪琼的肥臀,拨开不住摇晃的狐狸尾巴,深入臀沟,找到了粉嫩的菊蕾。

我其实不太晓得鬼魅夕做了什么,天河雪琼与我是面对面而坐,我看不见她身后的景象,自然也无从知晓确切状况,然而,鬼魅夕对天河雪琼的肛菊奇袭,这点我略有所觉,更不得不佩服这一下妙着。

阿雪的肉体,经过多次的开发,最敏感的地方除了双乳,就是肛菊,她长年累月被我爆肛,屁眼早已被开发成性感带,从能用屁眼达到高潮,慢慢变成了屁眼没被刺激就没有高潮。能够把一个圣女冰清玉洁的身体,调教成这种德行,我的圣女污化大计可以说完全成功,足堪自豪,难怪连心剑神尼也对我甘拜下风,把珍藏多年的果实送我享用。

这样的调教成果,知道的人不太多,毕竟迄至目前为止,我没有机会逢人就散布消息,说天河雪琼是一个能用屁眼高潮的变态女……不过,鬼魅夕肯定是知道这个的,所以在这重要关头,她突施奇袭,刺激天河雪琼的嫩菊蕾,手指侵入进去。

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我清楚感觉到,一壁之隔的肠道中,鬼魅夕的手指一下伸了进来,动作相当粗暴,只是,我很快又觉得古怪,因为在隔壁肠道中搅动的东西,长短变化不定,一下长如筷箸,一下短若小指;忽而坚硬逾铁,忽而滑似海参,还偶尔会两根交缠一起,像旋转钻头一样高速运动,连在隔壁的我都同受震动。

由于是在天河雪琼背后操弄,我看不见鬼魅夕的动作,照说她身无寸缕,应该不可能拿出什么古怪道具才对,而且,忍术变化多端,就算鬼魅夕放进去的真是手指,照样也能变出无数花样,这都不足为奇。

只是,如此一来,就苦了被两面夹攻的天河雪琼。

天河雪琼体态丰满,跨坐在我的大腿上,上下扭着大白屁股,抖出一阵阵的肉浪,煞是好看,但给鬼魅夕这么一搞,本来就处于亢奋状态的肉体就像被点了一把火,特别是腰部以下,仿佛装了一具电动马达,肥白的肉臀高速前后摆动,膣道像是要把肉茎掐断一样,紧紧夹着肉茎,给我带来空前压力。

当然,天河雪琼一身美肉抖着大波浪的时候,胸前圆滚滚的两团乳肉,就更堪为视觉焦点,特别是我在如此近距离之下,不只是看,两团大奶子更实际拍在我脸上,每次拍击,奶水也顺势沾拍上来,弄得我好不狼狈,只是话虽如此,天河雪琼那一声声频率太高,若断若续的畅美尖叫,却又是我的无上荣耀,哪怕再狼狈都无所谓。

蓦地,鬼魅夕骤施异术,在天河雪琼肠道内翻搅的事物,温度一下子提升上去,转动的频率也大幅提高,那几乎不是血肉之躯能做到的,而在这样强烈的刺激下,天河雪琼的尖叫高亢入云,几乎失去意识,翻了白眼。

之前与我交媾开处时,天河雪琼也因为刺激过于强烈而翻白眼,这种普通女人一辈子也未必尝过的极乐滋味,她不到半天时间里就连尝两次,将来一定是沉迷肉欲的性感娃娃。

“啊……啊啊……”

随着天河雪琼一声一声高亢的呻吟,我感觉她膣道深处一股一股热流涌出,喷涌在我肿胀的肉菇上,天河雪琼的身体突然挺直,双手按住我头部,死命地搂抱着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而柔软圆硕的大奶子,压在我脸上,令我几乎窒息。

感受天河雪琼柔软温润的身体,给我造成的刺激,外加鬼魅夕的特别努力,我的肉茎终于到了发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