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79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0:2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唔……”我的身体一阵阵紧缩,精浆从肉菇缝口中一股股地喷入天河雪琼的最深处。 [ .

天河雪琼在我滚烫精液的冲击下,整个身体完全软掉,因为背后有鬼魅夕抵着,变向前瘫软在我的怀中。

高潮过后,我们环抱着相拥在一起,肉茎在天河雪琼的花谷中慢慢变软,却又因为她过于紧迫的膣压,没法像在别人体内一样自然滑出。

“呜!”

已瘫软的天河雪琼,突来一声惊叫,像触电了一样,与此同时,在她膣道内的肉茎给用力一榨,连管中的几滴残精都给吸喷出来,接着,天河雪琼的大白屁股,像是用掉了最后一分力,松弛瘫坐在我大腿上,肉茎也得以解放,慢慢滑了出来。

我让天河雪琼在大石上躺平,自己也趁机喘口气,鬼魅夕笑嘻嘻地看着我们两个,纯洁的表情好像是一个孩子在看自己父母进洞房,但她犹自晃动的手指,让我清楚刚刚肯定是她在天河雪琼臀内作手脚,这才让肉茎得以解放。

(这个死丫头,之前干她的时候,还以为把她的真本事都榨出来了,原来仍藏着这么多?忍术上了床,潜力无穷,后头怎样都得多开发,把她的潜力都给逼出来,看看能到什么程度?)我一面寻思,一面安置天河雪琼,失神无力的她,比早先的鬼魅夕更不如,半个身体泡在温泉池里,大口大口地喘气,胸前豪乳在水中荡漾涟漪。

温泉池水尚算清澈,从我这角度看去,天河雪琼的大腿无力地垂着,花谷被我狠狠挞伐后,从中缓缓流出了一股股浓稠的精浆,顺着她肉臀、大腿,融入池水之中,很快就消失不见。

这对温泉池的环境卫生当然不太好,只是谁也不会特别在乎这个,白拉登用这温泉招待我们,就是可以随我们使用,别说这一点小事,就是把池子炸了都可以,这样已经算很客气了。

天河雪琼躺着休息,疲惫的表情,看来娇柔可怜,别是一种动人风情,旁边的鬼魅夕始终是武者出身,与属于魔法师的天河雪琼,有着本质性的不同,明明不久前也高潮失神,一副整个人都被榨干的模样,只休息了一下,转眼间便精神奕奕,活蹦乱跳,哪里还有半点疲累的模样?

鬼魅夕对着我吐舌头,瞧那俏皮模样,就算她要我再干一次,我都不会觉得奇怪,以我的状况,真的要再来干也不是不行,只不过就得要张开淫欲结界来助兴了,如果不张开淫欲结界直接干……以前没把握,现在……就凭着罗汉顶天功硬撑了,据说练到极处,什么钢板、土墙都一捅而破,区区鬼魅夕,何足挂齿?

比起鬼魅夕,天河雪琼始终更得到我的注意,我朝她看了一眼,恰巧她也正朝我看来,两边目光一碰,我看见她口唇微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只是因为身体乏力,话说不出来。

尽管如此,我还是晓得她要说些什么,当下微微点头,道:“你不用担心,答应过你的事,我一定会为你办到,绝不会辜负你的。”

语罢,我不自觉地苦笑,天底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

在我们入池欢好之前,天河雪琼曾要我答应她,要我尽力去打倒黑龙王,尽管这要求与我志同道合,不用她说我也必须这么干,但听在耳里,感觉还是挺不舒服的。

这个要求的言下之意,就是只要我打倒黑龙王,她就任由我为所欲为,甚至当我的终生性奴隶,也甘之如饴,问题是……这句话也存在着另一个含意。

打倒黑龙王,她就是我的人,那如果打不倒呢?她就去跟别人?

黑龙王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但这个倒还不是问题的重点,主要问题在于,我不喜欢把一切搞得这么像交易,这感觉实在差劲,如果我要玩交易这一套,早就可以这么作了,更糟糕的是……我发现自己很讨厌天河雪琼拿自己来交易的这种行为,她把自己当成是什么了?

尽管不满,我倒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天河雪琼提的,不是什么不合理的要求,她是慈航静殿的圣女,要委身于我,就必须对慈航静殿有个交代,更重要是凭此对自己有个交代,所以提这要求,可以说是自尊上的一个下台阶,于情于理我也没有理由反对。

因此,我苦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必将全力作到,绝对不辜负美人的期望。

“你……误会了。”

“哦?”

天河雪琼的一句话,令我好奇,但她稍后说出的,却着实让我一身冷汗。

“之前我从旁观察,稍微有点感觉,你与黑龙王的羁绊很深,我担心真正到了紧要关头,背负深仇大恨的你,有可能会心软,下不了手。”

天河雪琼担忧地凝视着我,“他对你断情绝义,你如果对他心软,势必功亏一篑,我很害怕这种情形出现,所以请你答应我,一定要打倒黑龙王,不管你到时候有多不愿动手。”

这还真是……让我很意外的答案,天河雪琼不善社交,不会故意说好听话,所以这些话全都出自真心,光是想到她如此替我操心,担忧着我的安危,这就令我感动了。

“我很高兴,你这么替我着想,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该下狠手的时候,一定不会手软,可是……不管怎么看……”

我苦笑了一下,我们在这里讨论将来对黑龙王是否手下留情,好像黑龙王不堪一击,可以任由我们宰割一样,但眼前的现实状况,却是我们几个加起来,还不够黑龙王一击杀的,我们有什么资格对他手下留情?求他别对我们下狠手,这个还实际一点。

“好啦,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现在想点实际问题吧,我们眼下毕竟在人家地头上,姓白的一家都不是善男信女,不会放着我们在这悠悠度假,如果不快点起来的话,等一下就给他们看光了。”

别看天河雪琼在我面前,又是主动挑逗,又是纵情享受,一听见会有别人过来看,马上就变了脸色,匆匆忙忙起身更衣。人类外表时候的她,更衣是比较麻烦的,现在回复成半兽状态,即使没穿衣服,手脚上也有大片狐毛,只要用手遮胸,脚阖闭得紧一些,模样端庄是说不上,但至少没有露点的问题。

天河雪琼紧急更衣,这自然是害怕给人看见她羞耻的模样,不过,还在池子里头的鬼魅夕,就像完全没听见我的话,自顾自地在池里游着,发现我的目光直盯着她,停止了游动,“哗啦”一声,从水里站了起来,骄傲地向我展示她的青春胴体。

少女的裸体,真是没有话可说,更别说那一对哈密瓜似的大奶,绝对有傲人的本钱,这几乎就是一对凶器了,我看着这对大奶颤动晃荡,脑里的第一直觉,就是这丫头在向我挑战。

也真亏得鬼魅夕的特殊出身,体力、耐力不但比普通女人要好,甚至就连寻常的武者也比她不过,毕竟忍者所受的训练远比武者要多,也更为刻苦。天河雪琼被我这么干完,半天也回复不过来,脸色苍白,气喘吁吁,鬼魅夕却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还能在这里活蹦乱跳地向我挑衅……无奈,我不是忍者,体能也说不上好,对于这挑衅已没能力接下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身材好,不怕给人家看,是我怕你给人家看到,可以吧?还愣在那里作什么?赶快穿上衣服,或是随便拿个什么东西,把你那对大奶子给遮起来!”

被我这样催促,鬼魅夕俏皮地一笑,起身更衣。女人果然就是麻烦的生物,就连穿个衣服,都可以闹闹玩玩拖上半天,鬼魅夕似乎很喜欢缠着天河雪琼,那种亲昵的模样,每次看到都觉得像是女儿缠着母亲玩,天河雪琼绝不是那种平易近人、容易和人打成一片的个性,如果不是有阿雪与未来的因缘,她们只怕一碰上就要打个你死我活,哪可能亲得像母女、姊妹一样。

不过,最近看惯了鬼魅夕天然呆的样子,我都有点麻痹了,觉得她好像就是这么笑嘻嘻的,看见谁都会亲热地凑上去抱着就不放,活像什么可爱的小动物,但事实上真是这样吗?稍微用理智一想,也知道不可能,这只小动物有利爪,有毒牙,甚至偶尔发起狂来,一口还能把大象给吞进肚里。

因为在这里的是我与天河雪琼,鬼魅夕刻意取悦我们,才让自己看起来一副天真无害的样子,让我们能安心,换作是别人……鬼魅夕不可能还是这种无害的面孔。

看她们两个快手快脚地把衣服穿好,我稍觉安心,却也感到有点奇怪,照理说,白拉登等人早该出现,没理由放着我们在这里半天没事干,难道他们那边出了什么意外?还是黑龙会那边有变?

(以我们现时的状况,高手如云,就算是黑龙王带大军杀来,也未必占得到便宜,白拉登手底下的奇人异士层出不穷,各个都是绝顶高手,实力深不见底,白拉登本人更是厉害,仅凭黑龙会,不足以威胁到他……但他要是直接把我们交出去,那就……)这种可能性不高,但未必就没有,在我心里反复盘算的当口,忽然听见一声大喊。

“咔!”

这一声喊得好响,而大喊之后,四面八方都有人从掩蔽处站起,其中大部分的人还扛着机械,看样子似乎在拍摄什么东西,而从他们的位置看起来,这些龟儿子拍摄的东西,当然就是我们。

整个温泉区都是临时开凿的特殊工事,由于白拉登的包藏祸心,这里除了挖温泉池,还挖了一堆隐蔽掩体,设计巧妙,光从外表看很难发现,而白拉登这个该死的家伙,干坏事不惜血本,居然还使上了军用等级的结界,一层套一层,难怪我们全无所觉。

那么多人都一下子冒出来,其中当然也包括白拉登,这个变装狂又换了一套衣服,现在戴着黑墨镜,顶上是一个导演帽,身上穿着夹克,手里拿着扩音筒,摆足了导演的派头,一面喊咔,还一面对在场的灯光师、收音师作指示,交代了几句后,这才朝我们走过来。

“三位干得……哦,是操得好,辛苦一场,可以下去休息了,晚一点我们再补拍第三场第四幕,你们去睡一下,养养精神,别忘记衣服要连戏啊,对了,那个男主角,你别休息,去找你的大当家,学几手黄金神指再回来拍,你的功夫太烂了,画面拍起来一点魄力也没有,这怎么可以呢?顾客会骂的。”

“你说够了没有?还真以为自己是国际大导演啊?清醒点吧。”

不用多问,光看白拉登这架势,我心里也明白,刚刚他美其名曰,让我和天河雪琼、鬼魅夕甜蜜共处,他不在旁边碍眼打扰,早早就走开,其实根本就是潜伏在附近,率众偷拍,完成他伟大的成人影视事业。

(干,早点说的话,就不用催促她们两个穿衣服了,反正不管穿与不穿,全都给人看光光与拍光光了,唔……幸好刚才的表现不错,就算给人拍下来都不丢脸。)回头一看,鬼魅夕笑笑无所谓,一点都不因为自己成了A片女主角而羞赧,她平常脱衣服、裸体都不当回事,这点小事自然也不放在心上,但天河雪琼就没有这么好心境了,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想发作却又不知道能怎么作,打是打不过人家的,至于请人家不要作这种无耻行为……这还是下辈子再来作梦吧。

“你别费这个心了,要挡人财路,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不过,要点小报酬还有可能。”我贴在天河雪琼耳边,低声道:“听说前几批慈航静殿的使者,都因为与姓白的恐怖分子言语冲突全部被杀,从尸骨到灵魂都被拿来炼制特殊法器,你晚点可以向这家伙讨个人情,让他把那些大和尚入土为安,这种事还比较有可能性。”

天河雪琼听了我的话,眼睛瞪得老大,不知师门出了如此惨祸,差一点就要大声叫出来,我在她肩膀上拍了拍,让她能够镇定下来,然后暂且把她放一边,无视我面前的白拉登,迳自往前走去,去找在那边代替白拉登,指挥现场工作人员的那个人。

“大当家的!”

“约翰吗?有什么事?刚才你的表现非常好,说得上高大威猛,可惜灯光师不好把光打到你脸上……你神色有异,怎么了?”

“有一个问题,其实我早就该问,也早就想问,只是……一直提不起勇气来问而已……”

我说得迟疑,加藤鹰实非泛泛,一听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明白,你是要问邪莲的事吧?”

第三话勇谋虎皮白干人妻暗黑召唤兽,这是一个我今生难以忘记,也不该忘记的恐怖东西,这套技巧最初的起源,是淫术魔法书中的地狱淫神,但身为淫术魔法传人的我,很清楚这玩意儿与地狱淫神其实关系不大,倒是和黑暗魔法的活人祭礼一脉相承,整体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