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0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0:3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为之一愣,我见状随即笑道:“顶峰之上,岂能容人,这么多年来,你和黑龙王互称为友,虽然你心里可能压根没当他是回事,但你别告诉我,你一次都没有想过背后捅他一下?今天,你有一个最好的借口,由我来代你完成这想法,你不是唯利是图的海商王吗?显显你的本色给我看吧。 [ . ”

这些话基本上是边说边想,但越说到后头,越觉得顺理成章,连我自己都不觉得是歪理胡扯,白拉登在我对面,侧头思索,表情也变了几变,最后,哈哈大笑,“有趣,这个教唆确实有点意思,听了都觉得不干一次对不起自己,哈哈,那就卯起来干他一次!”

白拉登这一阵大笑,引得周围众人的目光全看过来,天河雪琼、鬼魅夕虽然没有往这靠近,目光却全都投向这边,尤其是天河雪琼,她眼中满是担忧之色,似乎怕我和白拉登又签下什么后果严重的魔鬼交易。

“不过……哪怕是我让自己任性一次,但任性也该有个限度,没理由让你占尽便宜。”白拉登沉吟道:“我会组一个小队交给你,你就带这个小队去潜入黑龙会总部,能打出什么成绩全靠你自己,要是就这么全灭了,那就是你活该,怨不得别人。”

“一言为定。”

我一听就明白,这是我所能争取到的最好条件了,白拉登再怎么没脑子,也不可能出动大军,倾全力攻打黑龙会,这种事情不叫疯狂,叫低能。即使是组成小队,白拉登也不太可能派出精英战力给我,不然,我别的也不要,就要那个被坑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乡下拳王,他那一身霸气非比寻常,光他一个就能匹敌千军万马了。

照估计,白拉登会组一支实力不错的小队,一半是当弃子使用,任务成功失败的机率五五波,毕竟这家伙喜欢游戏,成功机率太高的游戏欠缺娱乐性,总喜欢推别人去死的他,没理由这么干的。

“唔,这个小队的成员我有些基本想法了,刚好有些旧货要销毁……反倒是领队的人选有些麻烦……”

“呃,会很麻烦吗?我不就是现成的领队?”

“当领队的,要嘛是技艺高超,整支队伍无人能及,要嘛就是熟识小队的成员,知道他们每个人的能力、个性、弱点,能够成为整支队伍的中心点与缓冲地带,你确定你有这种能力或亲和力?”

“没有。”

如果给我充足的时间要作到这些我有信心,怎么说我也经历许多大风大浪,有足够的统驭力,要领导一支精锐小队不算困难,但假若明天,甚至今晚就要行动,那我除了找来人物资料档案狂背,哪还能做什么?仓促间的囫囵吞枣,效果还不如白拉登指派一个适任的专才。

“啧,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样的人确实不好找……算了,将就一下吧,喂!灯光师,把设备放下,过来!”

白拉登举起扩音器,对着正离开现场的人群大叫,这一声很快得到回应,我看到有个人把灯光器材交给同伴,朝这边快步跑来。

“喂……恐怖分子,我这支小队是要求精英战力的,你别随便扔个人搪塞我啊!”

我倒不是对白拉登随便找个灯光师给我有意见,这世上奇人异士很多,卧虎藏龙,就算只是一个灯光师也不可小看,但从那人跑步过来的姿态,我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个武艺低微,甚至不知道能不能算会武功的人,白拉登总不会告诉我,这人虽然不会武功,但统驭力和魅力值高到破表,有这人在,队伍士气与斗志增加十倍,千军可破吧?

“嗦什么?我亲自挑选的人,有可能会出什么问题吗?”

“就是因为你亲自挑选,我才害怕你整别人的时候顺便拖累到我啊!”

在我与白拉登对话的时候,那个灯光师已经来到我们面前,我微微一怔,虽然是男装打扮,但她明显是个女人,面貌清秀,哪怕穿着一身粗重的工作服,看来还是有种清新脱俗的感觉,尤其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慧黠灵动,给予人非常深刻的印象。

美女我见得多,也干得太多了,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的。比她奶子大、屁股圆、样子正点的,实在不难找,一抓一大把,但说要找一双美丽的眼睛,比她更具有灵气的……这个,印象中确实没有。

“你……你是……”

“你好……你是约翰・法雷尔提督吧?大名久仰了,很荣幸有这个机会认识你。”

这位大眼睛美女对着我笑了笑,还主动伸出手来握,如此盛情,委实让我受宠若惊,握手时的感觉,则是觉得这只手好柔、好软,差点就连口水都滴上去。

“呵呵,谬赞了,据我所知,别人都说我是大地上第一淫魔,一个女人说很荣幸认识我,通常都只有一个意思。”

我边说边用色眯眯的眼神,上下打量这位大眼美女,她笑吟吟地回望,一点都没有窘迫的样子,根据我的经验,这种女人如果不是见惯了大场面,就是对我有意思。刚才我狂干着天河雪琼和鬼魅夕的时候,她就在那里从头看到尾,就算说是春心大发,也不是没有可能。

“讨厌,人家可是人妻唷,婚后不能乱来的。”

“呵呵,这么说你婚前很乱来?不要紧,之所谓人善变人妻,人妻被人骑,其实人妻是人类之中的高等族群,黑丝袜人妻、吊带袜人妻,更是人妻之中的上品,比普通处女还要身价百倍。”

越看越发现,这个大眼姑娘的长相虽非国色天香,但配上表情,一颦一笑却说不出地动人,连我这么惯看美女的人,都生出色授魂予的感觉,仿佛以前对着月樱一样。

若不是因为她给我的感觉典雅慧黠,不带一丝猥亵意味,我一定以为她在对我施展媚术,饶是如此,我也忍不住握着她的手,狞笑道:“夫人,不知道你有几个孩子了?该不会都不是你老公的种吧?”

“哦呵呵呵,你这人说话真是有意思,人家都不知道该怎么答了。”

大眼美女举手唇边,轻声浅笑的模样,很特别,有种难得的高贵感觉,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一位女王,心头一震。

“咳咳咳!”

白拉登的轻咳声,打断了我们的交谈,也让大眼美人把手抽了回去,真是可惜,不过……白拉登的脸色有点怪异,一时间就说不上是为什么了。

“我让你们两个碰面,是为了商讨作战事宜,不是来相亲的,你们给我节制点!”

能让白拉登说出这么正常的话,这可实在难得,大眼美女也收起嘻笑表情,向我行了一个军礼,道:“你好,我叫白三,海外人士,对自己的魔法有信心。

因为谐音,我的绰号是白干,不过我是绝对不能白干的。”

“哦,不能白干,意思就是价钱合适就可以干了?”

“呵呵,要这么理解也可以啊,不过……我收取的价钱,很高的喔。”

和美女调情的暧昧感觉真是乐事一件,但旁边的白拉登不知道是否喉咙有问题,在那边不停地咳嗽,而且旁边天河雪琼、鬼魅夕的质疑目光,也到了不能忽视的地步,我只得放弃这项乐趣。

白拉登对白三说了几句,交代了一些筹组队员的事,白三对于这个突来任务似乎很兴奋,小跑步着离去。

我喜欢看女人作比较有女人味的打扮,对穿男装的女人没好感,不过,这只是基本原则,真的碰到美女,眼睛自然会找能看的地方看,好比此刻,即使那套工作服样式笨拙,我站在后头看,仍是可以为着那个圆翘的臀部淫想出神,就不晓得站在我旁边的白拉登是否也有类似想法。

“白老板,你找来的这位人妻,魔法造诣不错?”

“嗯,是不错,水平挺高,还精通几种非常少见的特殊魔法,特别在瞬间移动这点上,有独门技巧,不过我奉劝你,最好别让她有机会用到瞬间移动,否则代价很大,我这辈子只让她用过一次,就不敢再有第二次了。”

能让白拉登亲口说出不敢两字,这份量可非同一般,我朝白拉登看了两眼,道:“瞬间移动?偷情搞不伦的无上秘技,突然就出现在床上,干完了就跑,老公再厉害也抓不到,这样你也会失手?别用这种表情看我,这个美女眼睛大大,奶子翘翘,你别告诉我,你一次都没有想过从背后干她一次?”

“坦白说……还真的不曾有过。”

“哦。”

多少有点意外,刚才的挑拨招数这么快就失效,而且白拉登回答我这话时,表情很怪,那种扬眉看人的表情……不知为何,我觉得白拉登好像很想杀人。

谜底很快就揭晓,本来走远的白三,好像想起了什么,转头朝这边挥手,大声道:“爹,我的行程要延后几天,你记得替我发个通知回去。”

白拉登挥了挥手,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这一下看得我头皮发麻,半天回不过神来。

“那、那一个眼睛大大,奶子翘翘的美女,是你……你的……是令千金?”

“唔,怎么样?想强奸她还是轮奸她吗?”

“怎么会呢?你当我是什么人?这么龌龊的念头,你敢说我还不敢想呢,我哪会有这种邪念?”

这是实在话,特别是当我看到白拉登狞笑着握起拳头,拳上不断发出骨体摩擦声响,我就觉得自己胸中一片光明坦荡,什么邪念也没有了。

第四话青出于蓝叮当家族我一生中有不少为了女人冒险犯难的例子,从我自己的经验来看,历史是因为女人而被推动,这句话可真是一点也不错。

为了要得到某个女人……说穿了就是为了能够天天干某个女人,英雄们出生入死,流血流汗,这种事情在历史上反复重演,例子真是数也数不清了,至于值不值得,这个很不好说,尽管男人是一种下体发硬,上半身就失去理智的可悲生物,但下体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硬着,要不然……这世上哪来那么多想离婚的怨偶?

性,可以推动历史,却不是能解决一切的万灵药。基于这个理由,我放弃对大眼美女白三小姐的攻略,可惜是多少有一点,但并没有遗憾到会让我满地打滚的程度。

白拉登的女儿,未必就吓得住我,如果不是因为顾忌天河雪琼、鬼魅夕,还有羽霓的安全,光是冲着白拉登一直以来对我作的鸟事,我就想去把他女儿弄上手,干个一次也够过瘾了。

真正让我为之却步的理由,不是因为白拉登……白三是白拉登的女儿,所以,她就是白起的妹妹了。跟着白起特训的时候,偶尔会听他提起自己的家人,像母亲很慈祥美丽,心地善良;弟弟风流滥交,还是国际大毒枭……就连父亲都会偶尔被提上几次,但只有妹妹……我除了知道他有个妹妹,其他的相关资料一概不知,因为他绝口不提。

一天不提,两天不提……那么漫长的时间里,一点情报都不泄漏,这需要非凡的意志力。我不断缠着白起问,对他这个有可能是美女的妹妹充满好奇,但他除了对我诡异地邪笑,什么都不肯说。

我又不是那种看到美女就要割下乳房、砍掉双腿,抱回去收藏的变态狂魔,白起一字不肯透露,为的当然是怕将来哪天我染指他妹妹了。这家伙把亲人看得极重,我欠他那么大的人情,生前没能替他作什么,总不好他死后我还与他对着干,真的跑去干了他妹妹,让他死不瞑目吧?另外,既然是白起的妹妹,这个不能白干的小白干,肯定是麻烦人物,聪明人就该懂得收手,省得吃不到还惹一身腥。

(对了,一直忽略掉重点,她说自己是人妻,那她老公是谁啊?要偷吃人妻最重要是得弄清楚人家老公的来头,不然真会要命的……)奇袭黑龙会的计划,大致已经定下,白拉登与白三负责组团,我们则是暂且休息等候通知。刚刚与美丽人妻调情时,说话说得太爽,忘乎所以,现在冷静下来,看到鬼魅夕、天河雪琼,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一个男人怎么风流都无所谓,但总没必要特别在自己女人面前表演风流,这不只是下流,根本就是挑衅了。

“我们无所谓的,都已经决定跟你了,你也不用在我们面前扮圣人,我们都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天河雪琼代表发言,她的话让我感觉好复杂,不晓得该不该把这当成夸奖来听。

“你要是真能搞上人家白家小姐,这也是你的本事,不管你是强奸也好,迷奸也罢,就算你兽性大发,拿起一根狼牙棒去捅人家,我们都不会怪你,不会为这个吃你的醋,我们只是担心……”

“担心什么?怕我搞大人家肚子?还是怕人家老公不肯善罢罢休?”

“这些都是,但我主要是担心,白家小姐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