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0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0:4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塞如此了解的,就只有白三小姐,但她刚才明明仍在酣睡,口水乱流,怎么一下子又清醒过来,对我说话了?

再一转头,我更吓了一跳,声音来自我右边,可是白三小姐仍在我左手边,打呼兼流口水,明明整艘船摇晃剧烈,她双脚却像生了根一样牢牢钉在甲板上,身体晃都不晃一下,不愧是擅长站着睡的奇人。 [ .

但最奇怪的一点,是我右边居然又出现了一个白三小姐,和左边的相比,这个白三小姐的身影很淡,几乎就是半透明,看得不是很清楚,脸孔与左边那个一模一样,不过长发直垂过臀,身上衣服则是一套连身长裙,上头刺绣繁复华美,非常典雅大气,只不过她穿着这套几乎是礼服的华贵长裙,脚不着地,凌空左飘右飘,看起来有些滑稽。

凌空左飘右飘?

“呜哇!鬼呀!”

“吵什么?这里是魔法世界,看到鬼也需要大呼小叫的吗?”

给这女人一骂我登时醒悟,这不是鬼魂,只是单纯的幽体脱离、元神出窍,但在这节骨眼上,她灵魂出窍作什么?

再多看一眼,我大概明白了,她发动幽体脱离,留着肉体进行元素共鸣,因为没有意识干扰,所以,元素共鸣的效率高到吓人,那真的是返本归元,全凭最原始的本能直接反应,与其说是肉体,不如说,是一个专门进行元素共鸣的“机械”,而脱离出来的元神,则可以继续发挥其智能,冷静地思索战局……虽然目前为止,这女人除了话多,我看不出她有什么军事智能……一人二分,这种作法非常有意思,却绝不是普通人作得到的。幽体脱离、灵魂出窍,修为在一定水准以上的术者都能作到,大概也就是第六级的水准。灵魂出窍这种东西,看似厉害,没有肉体束缚的灵魂,对魔力的感应与操控倍增,能够轻而易举使出很多平时使不出的魔法,大概比平常提升了五成实力。

然而,尽管有着这样的好处,灵魂出窍这种东西,大多数时候都是华而不实的技巧,除了向人显示自己法力高强,就没啥实际用处,因为灵魂与肉体的关系密切,相互间更有千丝万缕的影响,普通术者灵魂出窍后,要千方百计保护肉体安全,光是找个绝对安全的所在放置肉体,就要大费工夫,如果魂魄离体时,肉身给人碰着,一下弄不好就魂飞魄散,彻底毁灭。

古往今来,不晓得有多少大魔王爱玩元神出窍这一套,就是被人潜入其肉体存放地点,摧毁肉体,搞到不可一世的嚣张魔王惨叫着消失……咦?马德烈的死法好像就与这有点像。

可是白三小姐这边……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形,她肉体没有特别保护,在这艘高速行驶、颠簸剧烈的船上,普通武者甚至有些站不稳,她却站得犹如两脚生根,操控着传说等级的元素共鸣,离体的魂魄也一派自在,半点不适的样子都没有,我不理解这是怎么作到的。

“没什么特别的,也不用大惊小怪,一切只是因为我练习有素,如此而已。

总之,大姊姊是有练过的,小朋友可千万不要学啊!”

白三小姐的态度从容不迫,但事实上,如今我们所面对的情形,已是危如累卵。

海面上阴气凝聚,化出无数的妖孽,大批死灵在空中飘荡、哀嚎,弄得几十里内天愁地惨,阴风怒号,而我们这艘破船就成了它们主要目标,一时间,不晓得多少怨灵狂啸而来。

这些怨灵没有实体,水之障壁拦不住它们,普通兵器也砍不着,可若被它们透体穿过,不但精气会被吸走,连续几次后,因为精气过度耗损而衰弱的肉体,便会出现伤害,或是遭到怨魂附体,或是直接衰弱倒毙,比炮弹更具威胁性。

那些战士们的手上,有几个人持有魔法兵器,能够对怨灵造成伤害,但面对如此多的怨魂,估计是效果有限,砍没几个便会给潮水般涌来的怨魂给放倒,所以要处理这种场面,还是得靠魔法师上阵。

“暗之矢!”

天河雪琼经过我的调教,擅长使用小而精巧的魔法,但第七级终段的大魔导士施法,就算只是小技巧,也一样能玩出大花样,自她手中射出的十三只黑色光箭,脱手后迅速分裂,一化十、十成百,而后为千……转眼间就是上千只箭矢,密密麻麻,射向四面八方,将那些怨魂都给射下,一时间得保不失。

只是,海面上血色烟雾滚滚,有更多的妖物凝化成形,还没完全现形就已散发强大魔力波动,可以想见极不好斗,天河雪琼也不能再用这样的小技巧退敌,魔力消耗一旦转为迅速,能支撑多久就让人存疑了?更何况我还在她身上发现另一个问题。

天河雪琼运使暗之矢,明显有点分裂过度,导致威力减弱的问题,或许这是她存心留手,不想暗之矢威力太强,导致怨灵魂飞魄散,永不轮回,但暗系魔法的宗旨本就是损人利己,换作其他与她修为相若的魔法师,不但会举手射杀这些怨魂,还会在射杀同时,吸收他们的怨气补充己身魔力,以战养战,永不枯竭,天河雪琼的做法,代表她仍在光、暗之间摇摆不定,碰上这种紧要战局,这种迟疑是很致命的。

除此之外,我们也还面临着别的危机……尸龙要塞被赤尸粉搞到当机瘫痪后,有数分钟的短暂停顿,在那段时间里,除了手动发射炮弹,什么防御功能都停摆,是我们最好的抢攻机会,如果趁几分钟果断抢攻,全速飙行,以刚才那种惊人航速,我们不是没有希望抢滩成功,这点也许别人不知道,设计尸龙要塞、操控水元素的白三小姐是再清楚也不过了。

“臭三八,要不是你刚才在那边玩什么倒数,我们现在已经登岸啦!”

“哦,好大的口气,要不是我操船,能有这种速度?凭你们这些人想抢滩,拉倒吧,早就给乱炮轰沉,下海喂鱼去了。”

“你明知道停机之后再启动,会直接搞出最高规格来对付我们?为什么不尽快抢滩?”

“这……你哪能体会一个作母亲的心情?身为母亲,当然希望看自己的孩子头好壮壮,把最优秀的一面表现出来啊,每次母姊会,听老师说自己的孩子成绩很好,有哪个母亲不感动?不开心的?你这什么表情?为什么我这么说,你还是不理解呢?”

“呃……我应该要理解吗?我没母亲的。”

被这些话弄得晕头转向,我愣了半晌,才陡然明白过来,“你、你就为了看看这要塞的完全实力,就拿我们的命来赌?扯什么母亲的心情,你没人性啊!心肝脾肺肾,一样都没有!”

“又如何?我要是有人性,你们怎么能成才啊?看看你家的小狐狸精,现在不是干得挺好的吗?少在那边占了便宜又卖乖。”

白三小姐几句话一说,海上战局又生变,尸龙要塞无比强大的魔力推动下,天上月色透着血光,散发无穷邪力,海面上所有黑暗属性的生物、死灵、魔法,威力陡增五成,新一波出现的魔物,也不再是单纯的死灵怨魂,而是骑着白骨马的僵尸骑士、獠牙兽身的黑武士……出了名的凶悍魔物,这些魔物笼罩在血色月光之下,邪力大幅增加,怨气与杀意有若实质凶器,令周围海水如沸腾般涌动,它们更大步踏水而来,如履平地。

如果只有一两百个凶猛魔物抵挡起来还不是太难,毕竟这些魔物战力强大,却不占速度优势,白三小姐开船像开赛车,在水上飙船都差点飙出火花来,这种高速,那些魔物只有在后头喝海水的份,哪追得上?

无奈,魔物的数量太多,天上红色月亮高高挂,大批魔物从四面八方凝化成形,尽管距离尚远,但不知不觉,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并且随着它们的逐步逼近,慢慢缩小了圈子。

一波波受到操控的大浪打出去,若是敌人开船来袭,早就给大浪掀翻落海,可是这些魔物不知开起了什么屏障,踏水如平地,遇到大浪打来,挥动手中的残缺兵器,竟是硬生生破浪穿出,不受阻碍。

至此,用大浪阻挡敌人的手法,已经完全失去意义……地狱开启了!

第八话阴尽阳生无极混沌情势极度恶劣,我们已经给敌人包围,还逐渐缩小包围圈,若说在这种劣势中,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安慰自己的,那就是勇敢站在甲板最前方,几乎要变成船首像的天河雪琼。

天生红月,对暗属性的魔法与魔物大有帮助,对光属性则产生抑制作用,如果天河雪琼仅是慈航静殿圣女,现在大概就是所有人中最废的一个,然而,此刻的她是我们船上唯一的暗黑魔法师,在血色月光的照映下,她的魔力源源不尽,威力也不住提升,就连发射出去的暗之矢都产生巨变,快速分裂之余,威力丝毫不减,阵阵惨嚎声中,成千怨灵魂飞魄散,被彻底消灭。

这种程度的攻击,顶多打打最初级的怨灵,要打比较强力的魔兽就不够了,天河雪琼双手高举,一大团黑气在正上方迅速凝结,飞快转动,起初黑气所占的面积很大,在旋转中快速缩小,随着面积变小整体的灵压却是千百倍疯狂增加,当这黑气只剩下人头大小,天河雪琼白皙的手掌青筋突起,几乎要爆裂出血,再也支撑不住,将这团黑气果断地扔了出去。

暗系高阶魔法,雷霆疾风!

即使是天河雪琼这样的大魔法师,要使用高阶魔法也是相当吃力的,但在血色月光的辉映下,我怀疑她仅仅消耗了中阶魔法的魔力,甚至可能一开始只是施放中阶魔法,却直接被红月升等为高阶。

我记得这一式的中阶“雷霆暗影”,是把压缩的黑气掷出后,自动扩增为一大片乌云,乌云中闪动雷霆霹雳,强风还会形成风刃,同时以风刃切割、雷电怒轰来伤敌,但天河雪琼现在放出的高阶版本,急旋的黑气释放出去,迅速扯动周围的邪气,变大、变长,当其末端连海接天,立刻就变成了一道黑色的水龙卷。

水龙卷这种自然灾害,寻常人类碰着,就是十死不生,要拿来对付魔物却还嫌不足,问题这也不是普通的水上龙卷风,狂卷的疾风中,雷光闪闪,却不是金芒而是黑光,妖雷魔电,把这龙卷风的杀伤力激增十倍,更别说里头狂旋着的千万风刃,将这水龙卷化成了一个摧毁万物的绞肉机。

高阶魔法,本就是专门收割人命的杀伤机械,哪怕是对付魔物也是一样,管他是什么黑武士,还是什么骷髅妖,在这道水龙卷之下,都全无抵抗之力,嚎叫着被卷入风中,转眼间就给磨成了一堆碎屑,随风散落无踪,起码消灭了过百妖兽。

一击奏效,天河雪琼面露喜色,之前我都是训练她运使小型魔法,藉此驾驭本身的强大魔力,这还是她这黑暗大法师首次学以致用,成功发动威力强大的黑暗魔法,却不遭反噬,这时见到攻击有效,连忙旧技重施,转眼间就连续凝聚四团黑气,朝四方掷去,很快变成四道水龙卷,疯狂破坏合围过来的魔兽群。

一时间,天河雪琼大占上风,以一人之力挡住四面八方不晓得多少魔兽的进攻,凛凛神威,就算比之最强者级数的高手也不逊色,但这幕光景我看在眼里,却总觉得有些不妥……“你家的小狐狸精干得很漂亮啊,占了主场的优势,所有施放的魔法威力提升,以一敌众,横扫全场,高阶魔法师的典范也就是这样了……阵亡的典范。”

白三小姐悠然道:“作为魔法师,她判断形势的眼光不够,这些黑武士、骷髅妖,尽管是实体,却不是普通的召唤生物,而是尸龙凭着强大的魔力,推动法咒,由妖气凝化成形,即使被打散形体,只要法咒仍运作,妖气还存在,就会持续出现,这样的攻击方法全然无用,如果耗光了魔力……等一下就会被人干得很漂亮了。”

我心下一惊,白三小姐的话我完全理解,对付这种状况,黑魔法中也有相应的处理方法,一就是以破坏同时吸收能量的方法,直接吸光魔力源;一就是破坏法咒的运行,但这是术者之间决斗所用的知识,如今我们是人对要塞,天河雪琼要吸干尸龙要塞的所有魔力……这么变态的事情哪有可能?要以一人之力做到这种事,那除非是让马德列这个变态来干,不过……他似乎也不能算是人……至于要破坏那个正在发动的法咒……这个法咒应该是位于要塞核心位置的机要库或反应炉,要破坏它等若要打到要塞的最深处……如果这种事能做得到,我们还在这里打生打死干什么?

“而且,尸龙的魔力浩瀚无穷,现在是最强防御模式,更凶猛的魔兽很快会出现,不用等到魔力耗尽,她就会撑不下去了。”

我不知道该称赞白三小姐目光独具,还是超级乌鸦嘴,她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