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2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1:1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只要让她有得搓奶、揩油,手中的奶子还必须够大、够挺、够美形,她就能够平和下来,正正经经地说话谈事……虽说这画面看起来一点也不正经。 [ .

可以想象,当年在凤凰岛上,这个女色魔是用何种姿态,君临南蛮各兽族,各大兽族的代表上凤凰岛谒见女王陛下时,恐怕是心中恐惧,胯下很硬吧……“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状况一直不稳定,必须要借助满月的月华,才能回复清醒与力量,力量也弱得可以,根本不够格和敌人较量,只好像乌龟一样躲着,潜心修练……”

凤凰天女的话里头透露着许多讯息。满月的月光,在魔法之中有特殊意义,许多厉害的诅咒或黑魔法,在满月月光下,会短暂解咒,凤凰天女这么说,就表示之前她受制于某种诅咒,不能随意行动,只有等待满月,这才能回复过来,之后再慢慢设法,延长自己的活动时间。

仔细想想,她最初的几次出手,好像都是在满月之夜,后来主要都是用水月梦蛊,直接在我梦中出现,这大概是因为诅咒渐渐失效,她虽然回复清醒的时间变长,却还未能回复力量,只能在梦境中出现,不敢或不能直接现身,怕遭到敌人的打击。

至于所谓的敌人……除了黑龙王,更有何人?黑龙王之所以疯得那么彻底,就是因为当年在凤凰岛上受的打击,他对心梦尚且下此毒手,如果知道凤凰天女尚在人世,那还不疯了一样冲来宰人?

凤凰天女力量未复,哪会是黑龙王的对手?这女人比狐狸还要精,当然不会在自己最虚弱的时候,把自己暴露在敌人目光底下,肯定是找个好地方躲起来,等自己状态十足,才出来清算旧帐。

第四话睥睨百兽强中之强“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在索蓝西亚闭关潜修,想在最短时间内回复力量,过了一段与世隔绝的日子,哪知道,这小畜生如此没用,我闭关闭到一半,血缘的感应让我知道外头出事,我被迫中断修行,到外头一看,才发现整个世界都变天了。”

凤凰天女怒瞪了我一眼道:“我出关的时候,小畜生正给人关到监狱里去,那几个美女也都变成石头啦,可惜我都还没干过咧……呃,不对,是还没有机会好好认识、通沟……呃,又不对,是沟通,绝不是通彼此的沟,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哈哈哈哈……”

实在颇为庆幸,这女人是南蛮兽族之主,若她在大地上其他人类国家成王称霸,绝对是一场浩劫,她会成为比黑龙王更糟糕的暴君。

我之所以这么说,倒不是因为她男女通吃,标准双插头,而是因为她在出关后,发现情形不妙,儿子精神失常,被关进监狱,黑龙会与李华梅联合,开始席卷整个世界后,她急欲回复力量,所使用的方法。

“那时本来是想说,我又不会治精神病,已经被关进监牢的疯子,也不用急着去救,多拖点时间也不会死,搁着就搁着了,先把力量回复过来,再去监狱里头拉人,哪想到……小畜生就是小畜生,你在不该进去的时候进去,不该出来的时候又出来了!”

凤凰天女骂道:“你坐牢不打紧,害得我要中断修行,提前出关;你出狱也不打紧,偏偏闹出那么大动静,害得我又提前出关,你这小畜生摆明就是来整我的!这次没办法,只好一路跟着你们,暂不露面,偷偷在后头修行。”

“娘,做儿子的没什么可说,但你的修行方式……挺特别的啊!”

“比起伊斯塔与传统的南蛮部落,这算得了什么?连千人祭的规模都不到,一点效率也没有,不然需要连续屠掉几个村镇吗?”

凤凰天女复出之初,辣手屠村灭镇,还不单单只是杀人,是用采阳补阴的技术,将那些村镇的男人榨干,无分老幼,精血枯竭而死,甚至连女人也不放过,把那些女人都用搜阴手之类的技巧,让她们情欲亢奋,脱阴毙命,至于泄出的真阴,要嘛是自己服用吸收,藉以平复体内急速暴增的真阳,要嘛就是随手化成春药,给那些男人服用,令他们兴奋持久……然后被榨得更干。

有些年纪太小的幼童与婴儿,实在不能干的,据说都给她直接斩首,施行黑暗活祭,增长本身修为。这些婴童的魂魄与精血,在黑暗魔法中可是抢手货,透过活人祭,对个人修为帮助极大,比吃灵芝人参更有效,只不过若论道德层面,那就……以凤凰天女的第八级修为,这种规模的婴童血祭,对她的帮助恐怕没多大,她这么干,也就是本着一滴一毫都不浪费的心理,要嘛不做,要嘛做绝,在她的心里,不但没把人命当命,只怕也不把自己当人,所以才能干得那么彻底,要是让她成为黑龙会之主,死的人肯定比现在多很多。

至于她与那么多的男人干过……这已经不是我该在乎的问题,反正,羽族传统如此,她不是第一个干过那么多男人的凤凰天女,也绝不是最淫乱的一个……“再后头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有什么好交代的?”

“唔,我也不想多问,但有一件事情,我有必要搞清楚。”我皱眉道:“你到我梦里来,要我找回心梦,为什么不警示我黑龙王就潜伏在身边?如果你先提醒我,说不定就能……”

“能怎样?凭你这鸟样,屎就有你吃,豪气话是轮不到你的,就算你早就知道,除了自杀,又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凤凰天女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好像很懊恼一样,摇了摇头,“再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你要我怎么提醒你?”

“什么?”我闻言都跳了起来,指着凤凰天女道:“你不知道他是黑龙王?

我没有听错吧?”

“见鬼了,我是天才,不是包打听,我哪知道你是否短小早泄?他是黑龙王还是东海龙王?”凤凰天女理直气壮道:“他当年上凤凰岛,只说自己是流浪画师,因为嗜好所以和朋友组乐团,名片上又没写自己是黑龙王,我怎么会知道黑龙王就长这副鸟样?”

“可……可是……”我脑里一片混乱,想不到会是这回答,“卡翠娜曾警告我,要当心那个男人,连卡翠娜都看出来了,我以为你……”

“神经!卡翠娜要你小心那个男人,她有要你小心黑龙王吗?她让你小心,是因为那男人被我甩了,可我一年不知甩掉多少男人,超过九成都发誓要报复,这还不包括被我直接从床上一脚踹下凤凰岛的,我有可能一一去在意他们吗?”

凤凰天女道:“黑龙会进攻凤凰岛的时候,我也想不通,是哪路人马来犯凤凰岛?后来才知道是黑龙会,但……我哪知道这是因为黑龙王求爱不遂,被我甩了?”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大盲点,我之前都没有想到。那个男人掩饰得太好,一直到现在,只怕世上仍没几个人知道他就是黑龙王,就算是与他交情深厚的心禅大师,也未必晓得,甚至未必肯相信,那个素来只懂画画写文章的风雅画师,就是一手操控黑龙会的幕后王者。

交代到这里,该说的话应该都已经说了,我想讨论一下今后去向,不过,看天河雪琼满脸通红,仿佛醉酒,看来不只是难为情,恐怕还被挑起了情欲,肉体生出反应,如果再这么下去,估计马上就要湿了底裤,开始出丑了。

虽然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没什么好怕丢脸的,但天河雪琼素来矜持,还是给她留点余地为妥,便道:“母亲大人,别的事情,我是没什么意见啦,反正你武功高,功高一阶压死人嘛,但你的手……能不能先放过她一下,她的奶子被你这样揉,别说揉红揉肿,就连奶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好歹体谅人家一下吧。”

凤凰天女眉头一皱,正色道:“体谅什么?她不是你的女人吗?你这小畜生是我儿子,你的女人就是我私房菜,让我没事摸摸奶子屁股,就是对母亲尽孝,她敢说个不字?不够大不够挺的奶子我还不摸咧,摸她是给她面子,少给脸不要脸了。”

“呃,姑且不论私房菜的部分,我和阿雪……还没有拜堂或行礼,算不上夫妻,现在就要她尽孝,说不太过去吧?”

“有什么说不过去的?什么礼数全是虚的,她屁眼是你干的,前头处是你开的,难道还能给别人吗?不信脱下她裤子看看,谁敢说她不是你的女人?她自己若敢说个不字,我现在就斩了她的漂亮人头当球踢。”

凤凰天女一掌搓奶,一手插腰,大马金刀的坐姿、粗鲁的言词,看起来与其说是女王,倒更像是女山大王。我无言以对,望向天河雪琼,恰好迎上她求助的目光,迟疑片刻,终于还是开口。

“母亲,摸奶也就算了,你觉得这是尽孝,那就摸吧,不过……我辛辛苦苦抢来骗来的女人,你手一伸就成了你的私房菜,天底下没这道理吧?你这么搞,我以后哪还泡得到妞?共产主义这种邪恶的制度,注定是不长久的啊!”

“唔,小畜生倒也言之成理,自古英雄本好色,好色是无所谓的,但是被当成是只想占人便宜的共产份子,就像整天只想伸手要白书的杂碎一样,那就很衰了……”凤凰天女眼神一亮,抓奶道:“有了,小子,等将来我回到南蛮重开后宫,后宫的女性成员,你都有使用权,只要不玩死,其他玩残或玩大肚子,都随你的便,如何?”

我自命淫贱下流,都不曾有过开后宫的念头,这个女淫魔坐在这里,摸我女人的奶,居然已经想着将来回南蛮重建后宫?这是什么世道?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从理智上来说,我并不喜欢这个提案,甚至有些反感,无奈我的肉体反应迅速,听见这提议,想也不想就抢先道:“你后宫里的佳丽有多少?该不会只有几个或十几个吧?区区一些庸脂俗粉就想换我家的大奶狐狸,天下岂有这等美事?

就算你是我老母,我也誓死不从。”

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掷地有声,正被魔掌淫辱的天河雪琼,眼中闪烁着感动的水光,仿佛看到了获救的希望;凤凰天女却是一副不屑的表情,竖起食指晃了晃。

“几个?十几个?小畜生真是狗眼看人低,你当这是小孩子玩家家吗?羽族法典明文规定,羽族所有女性自出生起全都是凤凰天女的后宫玩物,违令者死。

所以全羽族的女人,都算我的后宫,即使不算这些,我另外豢养的异族佳丽与母畜,最少的时候也超过一百二十个……怎么样,现在你还抵死不从吗?”

“一口价!成交!”

实在太过激动,我连装装样子都忘了,脱口而出就喊成交,天河雪琼听完,就像受惊的兔子,弹跳起来便想往外跑,却给凤凰天女一把拉回来,探头就埋到天河雪琼的胸口。

“哎呀!真是想念这气味啊!又香又甜的,真正的奶牛可没这么好味,我说丫头你也别抗拒了,你的肉穴和屁眼都已经给了那小畜生,顺理成章要孝顺母亲的,我要求也不多,就像以前那样,常常主动挤一碗给我,就算有孝心啦,哇哈哈哈……”

声声淫笑,勾起了我的困惑,从阿里巴巴时期起,这女淫魔就对天河雪琼的奶水表现出高度兴趣,活像是个缺乏母爱的恋奶水狂,这一直让我感到不解,因为即使是我这么缺乏母爱的案例,也从不曾对奶水迷恋到这种程度,此刻听见她最后那句话,一个念头如闪电般在脑海闪过。

“且慢!”

我一喝出声,凤凰天女登时惊觉自己失言,起身就想往外冲,但有过上次的经验,此次我已有备,喊了出声,“拦下她!别让她跑了。”

鬼魅夕、心梦在这件事上,都站我这边,闻声立即配合我封锁,将凤凰天女的去路堵截,凤凰天女对上鬼魅夕,还可以施杀手突围,但碰上女儿,就算明知是幻影,也不好出重手,就这么给截停下来。

我脑中多个念头此来彼去,慢慢归纳出线索,“阿雪主动挤一碗奶给人喝,这种待遇,除了我之外,就不曾让别人享受过……”

“呃,是为娘的理亏,你可以当我没说过这句话吗?”

素来蛮横霸道的凤凰天女,在这个问题之前,居然退缩道歉,这很不寻常,代表她想掩饰真正的秘密。

“除了我之外,没人用碗喝过阿雪的奶,阿雪更不会主动挤奶给人喝,但这里头有一个盲点,那就是……”我边想边说,想到最后的这个答案时,自己的眼睛不禁瞪大,喃喃自语,“紫罗兰?”

要比起喝奶的次数,紫罗兰还远远在我之上,毕竟找一个色狼来喝奶,还要付上屁眼作代价,被干得腿软屁股酸,阿雪当然也想偷懒,主动挤挤奶,让紫罗兰喝了就算,反正那头豹子超爱这味道,一个愿挤,一个爱喝,正是绝配。

紫罗兰自从进入索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