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3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1: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用力点头,“不错,我们也这样想,但当时我们几个师兄弟也异口同声那么叫了。 [ . ”

“这……这真是……好靠杯的感觉。”我摇了摇头,努力把注意力拉回事件本身,很显然,这些石像早已全部被掉包,留在密室中的石像都是假货,而且,在石像后头留字的绝不会是黑龙会一方。

道理也简单,虽说黑龙王喜欢夸张,总会搞出些让人目瞪口呆的刺激效果,但他若真要玩这种留字示威的把戏,大可以干得惊天动地,挑个更显眼的地方,用不着刺在这种八百年没人看的石像背后。

如果这么做是为了显本事,那他为啥现在又要来硬攻慈航取石像?早在刻完字的时候,就可以顺手把石像也带走,如今石像仍在,他为了要取石像,又二次来攻,这岂不是白痴行为?

问题是,总不可能是慈航静殿自己闲着好玩,或是有哪个僧人无聊,跑到石像背后刺字留念吧?

不是慈航静殿自己干的,也不是黑龙会,背后的阴谋者已是呼之欲出,有这种实力的,除了第三新东京都市,更还有何人?这很合乎变态老爸的作风,看起来他似乎对什么也不感兴趣,从不主动出手干预任何事,但事实上,他不光是早就出手,还出手出得无声无息,等到世人发现,才惊觉他一出手就把整个局势扭转过来。

在这方面,或许真该说他是秘密主义者,不过我晓得,他只是单纯不做多余的事,该做的事情就要做,事情做了就做了,没必要大声嚷嚷,弄到天下皆知,面子、尊严、荣誉之类的字眼,从不存在于他脑中,古往今来很多魔王型的人物就是欠了这份心理素质,最后才给人打倒的。

“方仔,你觉得……是谁把石像掉包的?这些石像如今又在哪里?”

这话纯粹是试探,看看方青书心里有没有底,结果一句话问出口,方青书的表情无比古怪,一副何必明知故问的样子,显然他也清楚,能干这种事的除了我家变态老爸就没别人了。

“既然如此,方仔,那些石像后来怎么了?”

“你应该也听到消息了吧?落到黑龙会手里了。我靠近过去,发现石像内部没有魔力波动,确认那都是假货,正想要率师兄弟出去,黑龙会的妖兽与高手杀进来,我们避免硬拼,且战且退,将石像留给他们,后来,魔兽群破土而出,飞上天去,就这么把四具石像都给带走了。”

方青书耸耸肩,道:“令尊大人真是厉害,要不是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石像弄走,今日可能就酿成大祸了,不过……他就不能先打声招呼吗?这次的事情是这样,上次星玫公主的事也是,不说一声就把人请走,我们还以为星玫公主失踪遇害,急到不得了,最后才由星玫公主传消息回来报平安,说是到了第三新东京都市。”

用词含蓄有礼,但说得明白一点,变态老爸这么做,根本就是绑架,估计当时变态老爸的手下,也没问星玫愿不愿意离开,直接把人捆了就上路,连一张条子也不留,这次或许是受过教训,才特别在假石像的背后留字,虽说留字留得不伦不类,但倒也一目了然,只要不是白痴,就晓得是谁干的。

“这种事是没办法的啦,在你们看来,那家伙好像很神机妙算,神出鬼没,但他其实是个非常随性的烂人,临时想到什么,就扔个命令给手下,让手下去执行,只看结果,不问手段,那些人为了完成任务,才不管什么正当不正当,不可能和你们打招呼啦。”

我摇了摇头,就要往里头走去,“事情我大概了解了,带我去看看心禅大师吧,我欠他不少人情,这次他重伤倒下,我也很关心……”

“呃!等一下,先等一下。”

当我提出要去探望心禅大师,方青书把我拦下,脸上表情比刚才更怪,说话更支支吾吾,“去面见我恩师之前,有件事情要先和你商量,拿个主意。”

方青书素来沉稳持重,会这么失态一定有理由,我皱皱眉头,觉得该不会是心禅大师有了什么万一,已经圆寂了?特别是,方青书一把我拦下,本来距离我们十米远的一众大和尚,纷纷咳嗽着转过头去,这种诡异的样子,要不是因为我熟知心禅大师的为人,我可能就要怀疑,会否心禅大师想鸡奸我,特派方青书来试探口风?

或许,我的表情实在太难看,方青书猜到了我脑中的龌龊念头,连忙说道:“你千万别误会,事情与我恩师无关,是关系到我师伯的。”

“神尼?她不是都阵亡了吗?还能与她有什么关系?你们总不会要我去给她陪葬吧?”

“不,当然不是这样,整件事……该从师伯的战斗说起。”

方青书与我来到僻静处,压低了声音说话,之前我就料到,以心剑神尼的为人,要她舍身护寺,英勇保卫阖寺僧众,那根本是妄想,光是请她帮忙报仇,还得看她有没有空、有没有心情,什么为了掩护全寺僧侣而阵亡,这绝对是鬼话中的鬼话。

果然,金刚圈一破,心剑神尼便知敌人有备而来,慈航静殿此役难守,纵然不至于灭寺,却肯定会吃上大亏,而站在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立场,她建议全寺僧侣撤退,留个空寺去给敌人打,甚至走人之后,还在寺内预留大量火药,管他什么黑龙王、红龙王,只要敢来,就炸他妈妈的,把所有敌人全都活埋了。

坦白说,这条计策非常实用,也非常有效,能把己方的人命伤亡降至最低,更还重重打击敌人,若我在场,必定支持这建议,而从方青书的表情来看,当时应该也有不少大和尚,心里暗叫妙计,知道这方法的好处。

不过,绝对没有人敢点头!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建筑物不过是死物,毁了再建就好,哪能与人命相比?

但碰到实际执行的时候肯定就会有人认为,本部是慈航静殿千年荣光所系,过往先人创下的绩业,岂能毁于我辈?一定要拿人命去守。这一点,哪怕是整天高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慈航静殿,也不会例外。

弃守慈航静殿的责任太大,哪怕是心禅大师也下不了这道命令,更别说当时还有大批前辈长老主张誓死护寺,会有人肯用心剑神尼的建议才有鬼,而以心剑神尼的个性,她建议扔了出来,不被采纳,她才不会蠢到和傻瓜搂着一起死。

“爱听不听你们家的事,贫尼没兴趣给贼秃陪葬,虽然你们死光了也死不到贫尼,但本可以不必打的仗贫尼不会硬要去打,你们就开开心心一起涅盘去吧,贫尼改天有空,会回来替你们报仇!掰啦!”

扔下这句话,慈航静殿第一高手就要开溜,心禅大师素来与人方便,不可能去拦她,事实上,也不可能有谁够本事拦住她,环顾当今世上,只要心剑神尼全力突围,还真没有什么人能把她截下……只是,就在心剑神尼要走人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外头传来僧众们的大叫声。

“黑龙王出来了!”

就是这句话,让心剑神尼改变主意,黑龙王现身之前,她就这么走掉,可以说是不屑与虾兵蟹将战斗;但黑龙王现身之后她跑掉,传了出去,将来她就很难做人,好像看到黑龙王便夹尾巴逃一样。

为此,心剑神尼二话不说,就往外头冲,估计是想和黑龙王对拆几招,情况顺利,就来个擒贼擒王,若踢到铁板,就虚晃两招走人,面子上也过得去,哪知道……一到外头,她就看到让她动不了的东西。

黑龙王是现身亲征了,但这个黑龙王,却是身着性感黄金甲,艳乳丰臀的李华梅,并不是那个隐藏在幕后,迟迟不现身的黑手。

慈航静殿的高层早有结论,黑龙王另有其人,李华梅只是个受操控的傀儡,但这结论仅限少数人知道,因为他们并无真凭实据去争取人们的相信。心剑神尼也是知道内情的人,所以她一见李华梅,就两眼放光,口中不屑道:“呸!区区傀儡,怎配与我交手?阿弥陀佛!”

话虽如此,李华梅的第八级颠峰战力,慈航静殿无人能敌,要是心剑神尼就这么跑了,哪怕心禅大师等人真想撤退,也会被立刻追上,杀个精光,正当她迟疑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天上的“黑龙王”抢先动手了。

李华梅的奇袭,相当的“奇”,她玉手一抬,却不是拔剑,也不是发出剑气攻敌,而是解开自己黄金胯甲的连结处,然后,那件黄金胯甲便脱落下来,由半空中直坠地面。

纵然没有那件胯甲,李华梅坦乳露臀的惹火姿态,也是性感到极点,但那件黄金胯甲一摘除,却是少了最重要的遮蔽物,黄金提督的裸臀、大腿间的山水妙处,整个暴露出来,娇艳的花谷,一览无遗。

由于身在高空,这一幕艳色光景,可不是没人看到,不晓得几百、几千双眼睛都盯着这一幕在看,还有人看到失神,为此丧命在战斗中,但也因为她身在高空,几乎没什么人能看清楚她的身影,更别说那凄艳的花谷,除了一个例外……心剑神尼!

身为当世最强高手之一,心剑神尼有足够的目力去看穿这一切,本来李华梅那一套淫虐风格强烈的黄金甲,就已经给心剑神尼强烈刺激,燎烧着她体内的淫欲之火,现在胯甲一脱,别说是那诱人的半裸姿态,心剑神尼几乎可以嗅到敌人胯间的甜美肉香,刹那间,心剑神尼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仿佛来到平时自己爱去的淫虐地牢,整个呼吸不受控制地粗重起来……如果只有这样,或许还好,但李华梅不知从哪取出了一根黄金龙皮鞭,在半空中挥出甩动,发出一下下响亮的拍击声。

“啪!”

“啪!”

“啪!”

皮鞭声响发到第三下,心剑神尼再也忍受不住,双目赤红,虎吼一声,飙冲上天,直直朝着李华梅射去。

然后,就回不来了。

第六十集第一话走火入魔巅峰突破在最强者级数的战斗中,像心剑神尼这么有福气的决斗者,实在少之又少,虽然在历史上,能练至最强者级数的高手中,不乏冶艳淫邪的人物,战斗时候衣不蔽体、拿性感媚惑当武器的例子,但一上来就脱裤子,这种猛事虽然说不上空前绝后,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看到的。

李华梅的艳色,名列当世四大天女之一,不晓得有多少人垂涎她,但这么久以来,她在战斗中都只显露英姿,从不曾以自己的艳色诱敌,有机会看到她表现出女性妩媚面目的人,实在少之又少。

她身为军队的领导人,平常特别在意自己的形象,纵然天生丽质,她也尽量不让部下意识到她是女性,别说性感,半点女性化的装扮都难得,普天下不晓得有多少男人,想看看她的胴体、看看她的艳姿,却始终不可得,一直到她沦陷在黑龙会,成了被洗脑操控的美肉玩偶,穿着那套邪艳暴露的黄金甲,摇臀晃奶地战斗,才算稍稍满足了人们的绮想。

不过,这些都比不上那一天,李华梅对上心剑神尼的一刻。关于这场两大最强者的决战,之前人们可能有很多想象,但谁也想不到会是以这样的形式发生,两个人一对上,彼此剑气、杀意激荡,没几分钟的功夫,半空中的李华梅就忽然伸手脱了胯甲。

无边艳色,足以看得人目瞪口呆,口水直流,底下几千名光头和尚,这辈子怕是从没看过这等养眼景色,一时间全都傻了眼,还好李华梅的位置太高,就算是练武之人,也没几个人能够实际看见,顶多就是看见自己脑里幻想的画面,除了一个心剑神尼,她武功太高,视线太好,该看到的东西一样也没落下。

要是李华梅的心智状态正常,发生了这样的丑事,她要嘛是自杀,要嘛只怕得杀掉很多人,但浑噩无识的她,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不知从哪取出了一条黄金龙皮鞭,对空虚挥,连打了三下。

“啪!”

“啪!”

“啪!”

连续三下鞭击破风声,啪啪作响,内中蕴含内力,更暗合某种天地至理,听在普通人的耳里这没有什么,但听在心剑神尼的耳中,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事了,这个神尼平生不爱念佛,专好杀人放火,而且不知道是否因为杀人放火搞太多,事后忏悔忏上瘾,居然迷恋起被虐的嗜好。

施虐与被虐,这种SM游戏在金雀花联邦这种已开发的先进国家,还有伊斯塔那种完全未开化的落后国家,都是没啥大不了的事,只有一些上不上、下不下的二流鸟国,才会把这当洪水猛兽看待,心剑神尼是个健康的成年人,有点虐恋爱好没啥大不了,虽说以她的重口味,不晓得她会玩到何等变态花样,但万变不离宗,一点基本的鞭笞总是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