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5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1: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心梦在星玫的额上轻轻一点,星玫的笑容还僵在脸上,整个人却立刻倒地晕去。 [ .

我知道这是精神控制的技巧,由心梦手里使出来,万无一失,却仍不免些许担心,问道:“她没事吧?”

“当然没事啊,能有什么事?别那么不信任我嘛。”

搞定了星玫,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办事的地方,幸好在第三新东京都市,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谁,再加上变态老爸之前的那番话,在场的高阶将领们尽管表情尴尬,却还是替我安排了房间。

抱女人进房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但我却感到少许烦闷,原因无他,女人中毒,而我要靠性交来帮她解毒,这种无趣的交媾,就像做苦工,哪怕是再漂亮的女人,也不能让我兴奋起来,不过,似乎也不适合另外搞什么花样,这还真是令我异常苦闷。

“既然哥哥你这么想,那等一下我试着帮你制造点惊喜吧,你到时候可别反悔,临时说受不了喔。”

“受不了?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别以为挺着一对大奶在那边晃,就可以小看人,料理完星玫之后,就是要处理你了。”

这样简单的威胁,自然唬不住心梦,她笑着看了我一眼,虽没说话,却挺起了她高耸的胸部,随着走路一抖一抖,仿佛在向我示威,说来有点好笑,但我确实觉得,这一瞬间的心梦,颇有乃母之风,如果当年她继续在南蛮生长,最后接了母亲的位置,现在很有可能就是另一个放荡女王,以美艳风姿、强势作风,君临南蛮世界……“对了,心梦,对于老爸那个变态……不,是对于那个变态老爸你有什么想法呢?我是说,你该不会也像这个小妹妹一样天真吧?这么傻头傻脑的二愣子,有星玫一个就够了。”

“这个,以前还有想过一些,但后来哥你说要我别太在意他的逻辑和作法,我就不太去想了,多想多烦恼。”心梦挽着我的手臂,笑道:“而且,刚刚你进去谈判的时候,我也想通啦,哥哥得到父亲的全部关注,我也有母亲疼,背后都各自有疼我们的人,和一般家庭一样,这不是很好吗?”

“呃……你要这么说也没错啦,只要你觉得好,那就好吧。”

站在个人立场,我认为我们一家人与普通家庭完全没有可比性,但一件事情端看从什么角度切入,要是这么想能让心梦好过,那多一事确实不如少一事。

第二话粉雕玉琢禁忌通话心梦委托我做的事在其他地方可能有点难度,在第三新东京就易如反掌,我找人作完委托,几个地方之间一联络,马上就开始办起来,律子小姐向我保证,会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绝不会耽误我的事,要我稍等,那边马上会给我回应。

我谢谢她的帮忙,也不嗦,抱着星玫,和心梦一起去到律子小姐替我们安排好的住所。

听律子小姐说,我那变态的老爸、老妈还在那边大打出手,而且好像已经打出真火,就在不久之前,两人所运用的力量双双从第七级推升至第八级,除了摧毁那间司令室,还连带毁掉走廊,跟着就一起冲到外头,疯狂搞破坏,一时三刻之内看来是不会平静了。

律子小姐道:“以前没有深切感觉,现在才真的觉得,有这种父母,你很不容易啊。”

“说笑了,哪有你的不容易啊,这对狗男女虽然是我父母,但我其实没多少时间与他们相处,哪及得上你整日对着一个变态狂,日日夜夜,你才真得是不易啊!”

我向律子小姐拱了拱手,有种识英雄,重英雄的感觉,接着,我们就各干各的,至于那对还在大肆破坏周边事务的狗男女……就让他们去死吧。

律子小姐为我安排的住处,是一间很高档的酒店豪华套房,谢天谢地她做出了这样的安排,不然哪怕这里是军事要塞,我也不想住军人宿舍。在宿舍里搞女人太闷了,如果是几个男人齐搞一女子,士兵宿舍或许还是个别具风味的所在,但一个男的搞几个女子,这味道就不对了,所以,我非常庆幸能被安排住一流酒店,而非宿舍。

这间豪华套房,一看就知道是平常专门用来接待达官显贵的,房内的各种高等家具、样式精美的地毯,每一件都价值不菲,特别是卧室里那张超过两米的大床,丝缎枕被,一应具全,上头还洒满玫瑰花,旁边桌案上摆着一瓶红葡萄酒,整体的布置看上去就让人喜欢。

“啧,睡得真熟,真有那么好睡吗?”

我低声说着,把星玫放到那张过两米的大床上,仔细打量起这具青春躯体。

就算衣服还没脱也能看得清楚,星玫的身材很匀称,全身的皮肤白晰细腻,摸起来滑滑的,像缎子般舒服,唯一的缺点就是奶子太小,虽然已经发育了,但别说和天河雪琼、鬼魅夕相比,就算与她亲姊姊冷翎兰比,都有所不如。

以前我们刚开始干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暗暗质疑这丫头营养不良,照说公主千金之躯,没理由吃得不好,怎么会弄成这样?总不会是因为那时候,她整天爱缠起胸部扮男装的关系吧?不过,有失必有得,星玫那巴掌大的小屁股,却弥补了胸部不大的遗憾,过去偷情的时候,我总是把她的两瓣臀肉当奶子捏,不仅手感超好,而且弹性十足。

“看什么?她身上每个地方你都看过了吧?”心梦娇嗔着说话,我不知道该不该把这看成是吃醋,当下只是回一句,“这当然,你身上每个地方我也看啦,你们生下来就是要让我看的。”

与心梦说了两句,抱了抱她,我就把目标换成星玫,淫笑着掀起她的裙摆,露出白皙柔嫩的小腿,开始用舌头在上面漫游,并且用牙齿轻轻噬咬下短袜,星玫的卫生习惯很好,脚上没有任何异味,就像刚刚才清洗过一样,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星玫的体质近似月樱,都是那样敏感,在我的舔弄下,很快就不自然地扭动起来,渐渐苏醒过来。当我的舌头和牙齿,落在星玫大腿上的时候,少女扭动的幅度明显加大了,而且还不时有懒洋洋的呻吟传来。

听到那诱人的声音,我几乎都把持不住了,不过我还是克制着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星玫的大腿根部,那里淡淡的骚味,令我神往。

我预备要有进一步的行动,但有两个贴心妹妹在跟前的好处,就是当其中一个躺在那边,两腿微分,发着美妙呻吟的时候,另一个会抢先我一步,主动凑上去,替我完成那些准备工作。

心梦的小嘴,贴上了星玫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那里早已经泛滥成灾了,星玫在我之后不可能有过其他男人,敏感的体质再加上久旱逢甘,出水量大是很正常的事,而心梦也是此道好手,她那灵巧的小香舌,在星玫花谷外,隔着内裤布料舔吮挑逗的动作,就连我也心中佩服。

时而啜吸下花蕊,时而拨开内裤,伸进根手指插几下膣道,时而把整个蜜唇都含进嘴巴里噬咬着,甚至还把舌头贴着星玫的小嫩肛菊,轻轻顶了几下,这种出乎意料的禁忌刺激,星玫过去几时尝过?在如此奇异的调情手法下,星玫终于清醒,睁开了眼睛,一双灿然星眸中,燃烧着织热的情火。

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我,星玫并没有太吃惊,我想她早已有所准备,知道自己终究还是会与我结合,所以,睁眼看到我,她非但不惊慌,还面露喜色,对我绽放喜悦的微笑,为了能够与我再次结合,满心欢喜,这个反应让我心中稍安,看来星玫确实已经解除心结,要不然,我肯定会很头痛,生怕这可爱的小丫头被我搞着搞着,就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不过,星玫很快就发现不对,毕竟我双手捧着她的脸在亲,这种姿势,怎么都不可能还有办法舔她的小嫩肛,她当然晓得还有别人,一下眼现惊惶,想要把我给推开。

这种情形,以前不是没遇过,我都要下功夫去压下女方的反抗,但这次的助手性技比我还要厉害,心梦的动作是在舔花谷,实际上却是直接侵入大脑,刺激精神,快感比正常情形下还要强烈数倍,换作庸手来做,轻重拿捏得不好,很容易就烧坏脑子,但心梦是此道圣手,由她来操作,星玫这一下真是爽死了。

“啊啊啊啊啊……”

小小丫头片子,真是不经操,干都还没干进去,尖叫声就那么响亮了,真要干起来,还不晓得会满床乱滚成什么样。不过,也不知是她运气太好,或是运气太不好,心梦的技巧连我都甘拜下风,在这世上有机会体验心梦舔穴的女人,实在少之又少,星玫沾了我的光,能够享此人间至福,别的不说,只怕心剑神尼就会很羡慕她。

我不知道心梦是怎么舔的,但星玫的畅美呻吟,犹如海潮,一波接着一波,完全没有打住,连稍稍暂停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她激烈的反应像是吃了春药,下半身激烈抖动,主动与我拥吻。

四唇相贴,两个人再次激烈的拥吻在一起,两根舌头像麻绳般的纠缠着,分不清谁的唾液多一点了,两个人都疯狂吮吸着对方的津液,仿佛只有这样,心里的饥渴才能获得满足。

和星玫这样的清纯小公主热吻,是非常爽快的一件乐事,不过就在我几乎吻到忘情的时候,下体忽然有奇怪感觉,低头一看,心梦正对着我笑,笑得好甜,似在鼓励我勇敢进行,而她的纤纤小手,握住了我的肉茎。

在心梦的引导下,肉茎顶在了一片软肉上面,我腰部一耸,肉茎微微陷了进去,这样的引导真是合我心意,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这么做的人是月樱,由她亲自握着我的肉茎,引导着去操自己的小妹,这种感觉光是想象,就让我无比刺激。

“所以,哥你要加油,早点让她们复原过来,才能够实现你的这个理想啊,到时候,说不定是冷月樱、冷翎兰两姊妹,分左右帮你握着送进去,或许还替你舔着呢。”心梦朝我眨眨眼,笑道:“这没什么不好啊,本来哥你就是拿这当动力的,如果这能激励你早日奋起,打倒黑龙王,我相信她们三姊妹是很愿意这样为你打气的。”

我的宝贝好妹妹,确实很懂得鼓励人,听她这么一说,我胸中豪气顿生,略微调整位置,下体向后微缩收,让肉菇顺着花瓣,滑到花瓣下方的花谷口,心梦也调整角度,肉茎来到花谷口的相对角度。

“星玫,哥又要来了喔?”我忍不住笑道:“哈哈,真过瘾,终于有机会在你面前说这个又字。”

笑语中,我稍微一挺下体,让肉茎直顶进去,瞬间,肉菇被温暖紧缩的嫩肉给包裹住,一股酥爽的感觉从肉菇上传来,稍微停顿了一下后,我接着用力一压下体,将整根肉茎完全捅进了肉洞里。

“哈!”

星玫像是给人砍了一刀,闷哼一声,但还是伸出手,猛搂住我,白嫩的小屁股朝我挺来,深入膣道中的肉菇立刻就被一圈膣肉紧紧箍住,爽得我连连吸气,下体再猛一挺,膣道内滑腻紧凑,暖烘烘的,让人好不痛快。

在肉茎完全插入的刹那间,肉茎与膣道内的肉壁摩擦,又被肉壁紧紧包裹,那种湿滑、紧缩、温暖的感觉纠合在一起,转化为一股更强烈的酥爽快感,我整颗心都为之颠抖。

肉茎深入星玫的膣道后,酥爽无比之余,还没来得及继续挺动抽插,就感觉到星玫的身体在僵硬一下后,便有力地扭动了起来,也不知道她是想挣扎,还是想要追求更多的快感。

不管是哪一种,我都只专注我该做的事,心梦这时离开到一旁,看着我们偷笑,而我一下抱紧了星玫的双腿,马上挺动下体,加大力度,开始抽插。

“轻……轻点!”星玫微皱了下眉头,低低的呻吟道。

“嗯,我会轻轻的!”

我在星玫的额头亲了一下,然后缓缓拖动起来。久久未经男人开拓的花径,一下子被我插入,那感觉就好像穿了双黏脚的雨靴,在泥泞的小路上行走,踩下去,就被吸住了一般,要花大力气才拔得出来,特别是顶到深处时,感觉就更明显了。

回顾过往,我也算干过不少好穴,不过,像冷翎兰两姊妹这样的实在少见,冷翎兰的膣道超级紧窄,每次插进去,都像要把我每滴汁液都挤榨出来,这可能和修练的功法有关,而星玫……我不记得以前与她交媾,她的膣道有这种妙处,说不定也是最近练了什么怪东西,令这花谷湿黏吸缠,像处女般的紧窄,而且还很短,都已经插到底了,肉茎居然还有四分之一没进去。

“可……可以……用力点了!”星玫在我的耳边呻吟。

耐着性子轻抽慢捅了上百下后,终于听到了大赦的指令。可是我却不敢有稍微的大意,因为在星玫小嫩穴不断的绞榨下,我隐隐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