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5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1:5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理医生了……“哥,你休息好了吗?”

一度离开的心梦,再次回到房里,出现在我与星玫的面前,这次我与星玫交合,心梦虽然没有全程参与,却帮了不少忙,别的不说,单是她出的这个主意,就让我非常爽快,有种报了一箭之仇的快慰感。 [ .

心梦仍是使用天河雪琼的肉体,当她趴在床沿,两手托着下巴,笑吟吟地看着我与星攻,她那混圆的臀部高高挺起,臀部是那么的完美,胸前的两团圆润乳肉,非常有存在感地压在床上,这种成熟肉体所散发的韵味,完全不是星玫所能比拟的。

“你怎么跑来跑去的?本来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玩的吗?结果你一下跑进、一下跑出,最后都没干到你,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借身体给你玩的人啊?”

“对不起嘛,想说你们久别重搞,多给你们一点相处时间,这也是一种体贴啊。”

心梦语笑嫣然,看上去说不出的漂亮,但她一面说话,一面却用心电感应,对我传来私语。

“哥,有点事,你刚刚和冷弃基说的话,在外头全部被转成广播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我当然不会以为是心梦在开玩笑,肯定是我未来的小妈设了局,趁着我玩得开心的时候,摆了我一道,真不愧是变态老爸的身边人,手狠心黑,只不过这一下究竟是设计我?还是设计冷弃基?这我就猜不透了。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我是得要问个明白,刚刚和冷弃基那样说话,说得那么肆无忌惮,无比狂妄,主要还是由于我以为,这仅是我和冷弃基的秘密对话,哪想到居然被弄成了实况转播,恐怕整个第三新东京的人都听见了,到底律子小姐为啥要这么做,我总得问清楚。

“有很多理由,其中一个,是为了和平用途,如果不用这个办法,我们也找不到什么其他策略,可以吸引战斗中的两个人,令他们罢手。”

律子小姐面带微笑,缓缓道:“事实上,你与国王陛下的通话一进行,你母亲就立刻停了手,证明这方法有效,若非如此,他们再打下去,也许对他们彼此没什么伤害,但对这座城市、市民,伤害就大了。”

“反正这个国王在你们眼中也没什么分量,有需要就随便拿来用用,对吧?

好,我理解,那还有其他理由吗?”

“有,这是在你来到本地之前,司令就交代好的计画,只不过本来打算用其他方法实现,恰好你提了要求,适逢其会,我觉得改用这办法也不错,就趁机实施了。”

律子小姐道:“司令说,掩饰一个丑闻的最佳方法,就是制造出一个更大,或者为数众多的丑闻,用大森林来掩饰树木。”

“啥意思?”

“你知不知道现在外头有多少人正指责你离经叛道,与自己的亲姊妹乱伦?

你是名符其实的千夫所指,纵然第二新东京都市有通天本事,也无法堵住天下悠悠众口。”律子小姐道:“不过,现在这样,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真相很难被覆盖,焦点却很容易给转移,只要弄出一个更大的丑闻,吸引人们的注意,你这边的压力就可以减轻,然后……”

“然后国王陛下就可以顺便去死了,对吧?我了解了,你们还真是压根没把他当人看,也难怪啦,他的所作所为,确实也不值得被当人看待。那之后你们打算怎么办?弄死了他,谋朝篡位?还是另外推个什么人上去?”

嘴里这么说,但我其实并不这么认为,因为如果源堂有改朝换代的心,他早就付诸实施了,阿里布达之内,根本没有人能够阻拦他,而既然他没有这样的兴趣,我相信他手下的其他人也不会这么做,没人会这么无聊。

“大少你想多了。”律子小姐道:“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已经说过,这位国王陛下的命运,全权由你决定,我们听你的命令行事,既然你刚刚已经与他讲定条件,我们会遵照你的意思来办理,待眼前诸事告一段落后,为他复国,让他坐回王位。”

“哼!那他倒还应该谢谢你们了。”

说来也满可笑的,皇权、帝位,这些在一般人眼中非常了不起的东西,在律子小姐的口中,就和上市场买白菜一般,没什么分别,毕竟,哪怕冷弃基重新坐回王位……呃,其实他现在仍坐在王位上,仍是名义上的国王陛下,我们并非有意忽视这个事实,只是一时没留意,彼此都忘了……无论如何,他这个国王的命令,也下不到第三新东京,之前是这样,之后也不会有改变。

权力游戏的规则很简单,一切在于实力,有那分实力,不管在什么位置上,说出的话没有人敢不听,相反的,若是没有足以I卫权力的实力,哪怕是坐在王位上,早晚也是给人轰下来的分。

我无意多做追究,再怎么说,我也不可能替冷弃基争取权益,很多东西可以靠别人给,唯独尊严不行,我可以替他争取到王位,但王者的尊严,这点他自己如果争不来,谁也帮不了他,事实上,我认为他现在唯一可以保住尊严的办法,就是立刻自杀……“有劳你们,这段时间盯紧国王,他如果就这么上吊或跳楼了,那我就泡不到妞了,在我把那些妞都搞定之前,烦请你们让他健健康康地活着。”

“大少风流倜傥,却似乎也为风流所累啊。”律子小姐笑道:“女人太多,顾此失彼,是不是很麻烦的?”

“不不不,麻不麻烦是看人,与数目无绝对关系,我那变态的老爸甚至是不搞女人,但还不是让人麻烦得要死?”

我一面这么说着,一面盘算为求安全起见,近日内还是别让星玫与冷弃基碰面,省得节外生枝,脑里几件事还没想完,就听到有人报告……简单来说,第三新东京都市内最危险的两大生物、最糟糕的狗男女,结束战斗,刚刚已经回来。

记得律子小姐说过,我的淫荡广播时间才刚开始,他们两个就停止战斗,而战斗结束至今,已过了那么长的时间,他们直到现在才回来,这之间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事,律子小姐没说,我也完全不想知道,无奈有人得意洋洋,我就算想要装聋作哑,也不可得。

“小畜生!你干得好!”

凤凰天女推开会议室的厚重大铜门,一马当先,无比豪迈地走了进来,模样仍是那么雍容华贵,仪态万千,不过身上衣衫不整,除了有多处破损,还有些地方给撕开,如果说这些还不足以证明什么,那么,凤凰天女眼中的冲天淫气,无疑就是她适才所作所为的直接证据。

“我自负了得,但还没尝试过像你这样,一边操人女儿,一边和她老爸讲话谈条件的,我在旁边听着都刺激,你亲身体验,一定爽到说不出话吧,太妙了!

将来我重开后宫定要找机会尝试看看,你能想出如此妙法,倒是不可小觑你了,不错,真是不错……”

凤凰天女哈哈大笑,似对我的行为非常满意,就像一个听见儿子考试考高分的母亲,十足令我哭笑不得。

“这个……其实办法不是我想的,是心梦出的主意,你如果真要嘉奖,就去奖励她吧。”

我耸耸肩,这么交代了一句,凤凰天女闻言更喜,素来重女轻男的她,自是更乐于听见女儿的杰出表现,虽说她的杰出认定与众不同,但……跟在凤凰天女之后进来的,自然就是源堂,他面色如常,衣着如常,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我见到他进来,正要开口说话,却被凤凰天女给抢了先。

“对了,小子,别浪费时间,你应该没忘记自己是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吧?趁早把问题解决了再干吧!”

确实没有忘记,如此大事,分分秒秒都挂在心头,那些被搬移带来的石像,怎样都该要处理了……第四话烟火花车普天同庆之所以到第三新东京来,不是为了投亲攀关系,而是为了月樱、冷翎兰、织芝、羽虹的四尊石像,若不是担心这四尊石像的安全,哪怕是请我,我都不会到这灾难之地来,哪想到,变态老爸的“招待”如此周详,我来到这里之后,连一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就已经先和星玫干了一回,想想实在令人汗颜。

不过,关心石像这件事是对的,但这话出自凤凰天女口中,就让我觉得很奇怪了,于情于理,她都没可能这么在意那些石像,甚至还主动催我去,这实在很怪异。

看出了我的困惑,凤凰天女这才大刺剌地表示,她已经知道,我想从这些石像中取出创世圣器的事,技术上是完全可能的,这正是凤凰天女一脉代代相传的独门技艺,但如果只靠心梦一个人来做,成功率仅有五成,若由她们母女联手,成功希望就在九成以上。

“所以呢?你想和我讲条件?”我稍微想了想,皱眉道:“你别告诉我说等将来石像解封后,我要负责说服她们,最起码跟你搞一次?你来来去去,除了干人与被干,脑子里就不能有点别的事吗?”

“笑话!别的事情关我屁事,有什么事情比找美女来干更重要的?天下兴亡吗?我操!”

很荒唐的一句话,偏偏听了实在让人羡慕,如果可以,这种话我也很想每天说上几次,还可以说得那么理直气壮,旁若无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这种话自己说很爽,但对于听众而言着实困扰,偏偏我又没有足够实力把她轰出去,这下便大为头痛,不久前冷弃基尝到的苦果,现在我也感同身受,只能说,弱肉强食,恶人自有恶人磨。

幸好,这世上除了黑吃黑这道理之外,还有别的道理存在,一物降一物就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天地法则。在第三新东京,凤凰天女绝非最强,但源堂肯定不会出手制服她,所以摆平她的最好克星,就是她的亲生女儿。

“母亲,你就别再给哥添乱了,他心情已经很糟糕,你就体谅儿子一下。”

“有什么好糟糕的?他刚才在那边干爽爽,爽到腿都软了,别人羡慕都还来不及,为什么要体谅?”

“是没错,但你刚刚也一样爽到腿软啦,就不必去找哥的麻烦,总爱去闹他了。”

心梦毫无征兆地现身,这次已是本来面目,附身合体极损元气,心梦也不能长时间占据天河雪琼的身体,哪怕是天河雪琼愿意也不行,主要大事一干完,立刻结束合体,回归原形。

一现身,心梦拉着凤凰天女就往外走,凤凰天女嘴里虽然不满,但碰着这个女儿,却是什么办法也没有,完全任着她。

心梦走没有几步,前头就碰到了源堂的拦路,以源堂的本事,在脑子不打结发昏的正常状态下,当然认得出心梦是谁,他对着心梦招了招手,心梦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拉着母亲,一起随源堂离开。

源堂带走心梦,我会放心才有鬼,当下便想跟上,但心梦朝我摇了摇手,示意我别跟。我与心梦的相处原则,就是我说什么,她听什么,可是一且她主动表示什么,我就照她的意思来,绝无冲突,因此看到心梦希望我别跟去,我也唯有停住脚步。

(变态老爸带心梦去哪里?谈补偿吗?他能补偿心梦什么东西?唔……应该没事吧?再怎么说,女色魔也跟着一起去了,就算变态老爸又发疯,要对心梦不利,有那女色魔在,也不会让他轻易得手的……)和变态老爸有关的事,我多少有些不安,但此时多想也是无益,我趁着这当口,让律子小姐带我去存放石像的地方,先去看看石像的状态,再图后议。

心梦不在,天河雪琼正在回复元气,能陪在我身边的就只有鬼魅夕,我带着她一起去看石像的状况。那四尊石像,存放在第三新东京的魔法秘窟,位于地下数千米,有层层结界保护,堪称是世上最周全的保安布置,这是第三新东京都市内的公认说法,但我并不这样想。

不管这秘窟有多深入地层,层层结界的防御如何周密,假若敌人并非来自地上,而是直接潜入地层,由地下直攻过来,那再多的防护也是无用,反而还成为敌人可利用的盲点。

只是,根据律子小姐的说法,一切又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她说,在第三新东京都市的地下,埋了一件特别要紧的事物,当初也是因为这件东西,变态老爸才选定这里盖要塞,而在未来的某一天,将会有一股力量、一件事物,从天而降,总之当这不知是什么鬼的东西,与地底异物接触的一瞬间,整个世界都会为之毁灭。

这个传说我曾听过,本以为是骗小孩子的神话,可是看律子小姐的表情,似乎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她甚至还主动问我,想不想知道地下那件异物是什么?一副要带我去参观的样子,却被我一口拒绝。

“算了吧,如果是十几年前,我肯定有兴趣,但我现在已经不是毛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