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6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2:0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完全不收拾,累死了来善后的慈航僧众,不过,高僧们把灾难之地以超大结界封住,里头应该是没有人的,黑龙会的部队也没有再进去,那黑龙王和我约在里头,又是什么意思?

“他该不会是想让我们杀进去,在里头杀个筋疲力尽,他才慢慢踩着我们开出的血路进去,顺手把我们都解决吧?”我皱眉道:“这种招数不但狠毒,还很贱,那家伙不会贱成这样吧?”

“就算他是,你又能如何?还不是得乖乖杀进去?或者你干脆想一想,如果人家不只是要你杀进去,是直接要你自残或自尽,那你预备怎么办?别忘了,人家当初开给你的条件,可不是要你去那边赴约,是要你去自杀的,到时候你是死还是不死啊?”

凤凰天女耸耸肩,说道:“与其要这么搞,还不如听我的,我有一个上上之策,比你的方略成功率高多了。 [ . ”

“什么上上之策?”

“等敌人露面,趁着他们没防备,我直接用斩龙刃偷袭,干掉李华梅,她一死,敌人既少了帮手,又没了人质,我们再齐心合力宰了黑龙王,胜算比你那些烂计画高多了。”

“就算李华梅被干掉了,还有暗黑召唤兽呢,你一个人怎么打?”

“这个就更容易了,你连李华梅都有决心干掉,暗黑召唤兽还不就是小菜一碟?现在你立刻和那个什么律子的联络,要她把石像都砸了,砸得越碎越好,再组个千人僧团来超渡念经,保证暗黑召唤兽烟消云散,再不构成威胁。”

“真不愧是羽族之主,了解暗黑召唤兽的底细,出的办法又狠又辣,命中重心,我承认你说的这些方法有效,但如果都做到这种地步了,那我们还去赴个鬼约?直接打道回府,找一群美女回家开后宫吧。”

“所以早说,我的办法你不会用的。”

凤凰天女耸耸肩,一副无奈的表情,我刚要说话,忽然觉得周围气息陡变,紧跟着,飞空艇剧烈震荡起来,似乎正承受着什么剧烈冲击。

“怎么搞的?”

莫名的意外状况,绝不是什么好事,这时飞空艇外响起了连串枪炮声,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碰到敌袭。

这艘飞空艇上的乘客,都是操作机械的白痴,所以打从一开始,飞空艇的运作就是打开自动驾骏,不足之处由律子小姐进行远端操控,就这么航行了几天,律子小姐说过,这艘飞空艇是有武装的,一碰上敌袭,就会自行发动反击,如今外头枪炮声大作,肯定是有敌人来袭。

船上众人俱是当世顶尖武者,就算不去窗口张望,光是凭灵觉感应,都能打开一张立体扫描网,感知周围的状况,只不过范围有大有小,随着修为而不同,短短数秒,我们都感测出来,外头不知何时布满大量飞行生物,数量成千上万,将我们团团包围住。

这些飞行生物身上都有魔力反应,不是普通飞鸟,魔力却又不在六系之属,不是我们所熟知的魔物,如此怪异的现象,我们很快便意会过来。

“是灾难之地的异物?”

天河雪琼首先这么叫出来,这个结论应该不会有错,但我们距离灾难之地还有一天的路程,连慈航静殿的僧兵团都没看到,怎么会一下子碰着这些异物的?

除此之外,如此大量的异界魔物逼近,我们居然丝毫没察觉,这也非常不合理。

凤凰天女道:“刚才好像有时空震的现象,是什么人发动瞬间转移了?”

和进攻慈航本部的方式相同,直接将灾难之地的魔物,大批瞬间移动到预定地点,这种技术并不容易,而会干这种事的人,用脚趾都想得出来是谁了。

飞空艇上所装载的武器极为厉害,特别是那些阳电子炮,每秒都能击发一百多次,要对付最强者级数的高手是不足,拿来扫荡这些异界魔物却是绰绰有余,一时间,飞空艇外爆炸声不绝于耳,不晓得有多少魔兽给击落或化为灰烬。

坚固的飞空艇,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防护火网,让异界魔物难越雷池一步,船首、船中央、船尾、船两侧的阳电子炮,密集开火,每次扫出去都是一大堆,从窗口往外看,外头魔兽黑鸦鸦一片,遮天盖地,但每次炮击扫过,都是百余只化为火球,或是惨嚎着坠落,或是直接烧成灰烬。

飞空艇的武器并不只是这样,除了炮击扫射,它还有一种细靡遗的攻击方式,大概是在每次炮击的间隙,飞空艇会发出一股强烈的冲击电流,以椭圆球状朝四周火速扩散出去,比之炮击,这是真正无死角的全面攻击,而威力也是强得惊人,只要被这股冲击电流沾到,魔物无分大小,都被极成飞灰。

正因为有着如此强焊的防御手段,哪怕我们置身在成千上万的魔兽袭击下,一时间仍能稳如崇山,这艘飞空艇比什么铜墙铁壁都要可靠,让我们大有余裕去思考应变手段。

“那些怪物一时间攻不进来,但飞空艇的武装反击,需要消耗能量,以现在这样的消耗率,不可能撑太久,还是要想想别的办法。”

我不自觉地望向凤凰天女,眼前这种情况与上次遭遇阴风怒号的场面相仿,上次都能摆平,这次依样画葫芦应该不难,然而,凤凰天女一看到我的目光,马上抢着道:“别想!用斩龙刃使降龙天临霹,这是高度危险的行为,稍微手滑一下,自己就被剁成绞肉了,上次是热血过头,没细想后果就跳出去干了,这次绝对不干了。”

“唷,你还知道危险啊,我还以为你真喜欢玩命咧,这么危险的动作都干,当初是故意想在女儿面前耍帅,替感人的母女相认做准备吧?”

我的质疑,凤凰天女没有回答,冷哼了一声,把头转开,无形之中已经是答案了,而她虽然没开口,一个笑声却在此时传来。

“哈哈哈……各位,一路辛苦了,荒淫无耻的性爱之旅,大家干得爽吗?”

让人无比恼火的声音,不是透过飞空艇的播音系统,而是由外部直接以魔力传声,响遍整个飞空艇内,那熟悉的声音,除了黑龙王更有何人?

“约定的时间是明天,本来我也可以悠悠闲闲等各位大驾光临,不过如果你们的旅程一路平顺,那我身为最后大魔王的立场就没有了,虽然这样又会被人批评说是拖戏,说什么拼命塞打戏和床戏来凑数,但……魔王该有魔王的排场,总不能任由你们大摇大摆杀过来,这样我没面子的……总之,干你娘亲的,我当大魔王容易吗我?虽然你们未必懂我说什么,不过反正就是这么干了,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这就是勇者打大魔王的传统,劳烦几位辛苦一下,体谅一下了。”

黑龙王的传声,让我暗叫不妙,此人算无遗策,说不定就有什么厉害手段对付我们。

这个猜测不幸命中,飞空艇外部的炮声隆隆,仍在持续,却忽然间多了一种怪异的声响,声音不大,可是越来越逼近,仿佛贴在外部装甲板上,那种奇怪的声音,让人想起无数虫蚁啃噬树木时的情形,我瞬间脸色一变。

“还有魔虫?”

虫子应该说是最讨人厌的东西,体积小,速度快,无孔不入,特别是对女性还有惊吓效果,别看天河雪琼勇敢无畏,生生死死吓不到她,但碰上一群虫子,照样是脸色发白。

而外头魔虫也不是好应付的,虽然我还看不见外形特征,不过从耳里听到的声音来推测,这玩意儿肯定有强烈腐蚀的手段,可能是利用体液,或是什么其他手段,把合金装甲壁给腐蚀,然后突破进来,这是最合理的进攻手段。

“贤侄啊,你是不是在猜这些虫子具有高腐蚀性呢?其实你还真是没猜错,它们的体液是强性酸液,喷在钢铁上,都能在几秒内蚀出一个大洞来,鬼才知道它们是怎么存活的,这个世界很奇妙啊,像你父亲那么让人难以理解的生物,还是有的……不过,你猜得也不是全对啊,这些虫子是非常有趣的生物,我将之命名为黄金甲虫,你们想必会问了,为何要叫黄金呢?”

话声未完,飞空艇外侧传来的奇异声响中又夹杂着一种怪异的摩擦声,紧跟着,鬼魅夕闪电掠出,刀光破空飞斩,把墙壁上的什么东西给斩掉,速度太快,我一时没能看清楚,但这也代表一个事实,就是有异物侵入到飞空艇内部了。

我一个箭步窜上去看,发现地上有异物滚动不休,长圆形的身体,是某种虫类,生命力很强,即使被削成好几截,犹自蠕动,但最奇特的一点,就是这些虫体在蠕动中,渐渐拉长,变得扁平,最后竟然薄如纸,到了几乎透明的程度。

“这……什么鬼东西?”

讶异之余,鬼魅夕更告诉我,这种怪虫不但生命力强,身体延展性佳,还异常柔韧,她最初的一刀,使力不足,没法把怪虫一刀分割,是后头发了二重劲,真气布于刃上,倍添锋锐,切金断玉,这才把怪虫给割开。

“这么棘手?那要是不只一只……”我话还没说完,多处壁板与壁板的接缝都冒出了这种怪虫来,羽霓、鬼魅夕、我分头阻截,三人手上都有利器,使上内劲,快速将各处的怪虫斩开、分尸,只不过怪虫被斩成十几截后,掉在地上,犹自蠕动,不晓得会不会聚合重生,魔法世界就这点讨厌……一切皆有可能。

天河雪琼也没有只在那边站着看戏,她分别发出小股的火焰、雷电、冰霜,打击在魔虫的残躯上,效果不大,火焰所带来高温,甚至还让虫躯生命力增强,在地上乱弹乱跳,吓得羽霓往后跑。

不过,毕竟是我们之中魔力最强的大法师,天河雪琼没有因为这样就难住,单纯的火、冰、电不成,是因为这生物并不遵循我们世界的物理法则,但当天河雪琼使用她的独门咒法,光暗两极归一之力,这些生物终究是承受不住,被打中后便化为乌有。

天河雪琼使用两极归一之力时,我有点犹豫,想说是不是该把这股力量保留隐藏,成为秘密武器,但转念一想,上次在进攻尸龙要塞的时候,这项力量已经露底,搞不好还给人拍摄下来了,哪可能当秘密武器?

才刚这样想,那些怪虫的残躯便释放出一股恶臭,有没有毒姑且不知,却有如粪便般臭,中人欲呕,凤凰天女怒道:“怎么这么臭的?那家伙说这是什么黄金虫,就因为这样?他玩阴谋诡计也就算了,居然玩起大便来,太可耻了。”

“呃……大家误会了,取名黄金,是因为延展性极佳的意思,我这人是不玩便便的,为了表示歉意,我先给个预告,这边除了黄金虫之外,还有一种稀有的次元生物,索泰利斗士,这种虫类能够制造阴影,然后借由自己的影子,进行次元穿梭,从其他有影子的地方出现,距离不是很长,大概五百米左右……”

黑龙王的话还没说完,我们立刻就有了反应,虽然这类会影遁的生物无迹可寻,难以防御,但千百年来,慈航静殿对于影子类的魔法进行无数研究,早就有了破解之法,天河雪琼一抖手,几团光球飘浮上来,大放光明,将室内所有的影子都弄消失。

瞬间,我们都看到异象,有些怪虫正从阴影中钻出,因为影子被消除,钻出的躯体给顺势截断,痛苦地乱颤,要不是天河雪琼反应迅速,这一下我们就要吃亏,但阴影穿梭显然不只发生在我们这里,因为飞空艇上有好多处都传来虫鸣,它们已经侵入进来了。

“哇哇哇哇,小阿雪果然不是只有奶大,本事也同样见长啊,这一下干得漂亮,可是你们能挡得下多少呢?索泰利斗士已经入侵,黄金虫也钻破板壁,让你们这艘破船越来越透风,等一下你们就会凉职飕了,可别以为那些枪炮能帮到你们什么啊,哈哈哈……古人说得对,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船坚炮利,解决不了问题!”

黑龙王的大笑声,回响在整艘船内,我对这个交手过多次的老敌人已经很熟了,对他表现愤怒、大骂,只会让他更为兴奋,所以最好的态度就是冷处理,当他不存在,反正他已经摆明车马,就是来找事的,哪怕我们和他废话再多,他也不可能把约定时间延后,或是弄走外头这批虫兽大军……“嘿,贤侄,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你该不是以为对我冷处理,就能得到清静吧?这么做很看不起人啊,不过,看你们正忙,大概也没时间理我,我就先闪人了,记得准时明天见啊,别迟到了,迟到撕票的,哈哈哈……”

这样算是体面退场吧?一个大魔王可以邪恶,但如果烦人就太糟糕了,黑龙王很识时务地跑了,如果单单只是这样,那当然是很好,偏偏他还多说了一句。

“对了,女儿,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乖乖刷牙洗脸啊?你们有没有想念老爸?我时常念着你们呢,好好照顾自己吧,女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