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6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2: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听来很亲热的一句话,出自黑龙王的口中,那就阴森森了,别人可能还感觉不深,我却明显感到一股杀气,同时,一股几难察觉的精神波从外头传了过来,我来不及有反应,但早已戒备的凤凰天女,却反向发动精神波阻截。 [ .

两股精神波对撞,入侵的那一方完全被消灭,不过还是迟了一步,那股精神波虽不强,不足以进行攻击,却是用来引发什么东西的信号,在整个溃灭之前,已经成功启动了目标,刹时间,我听见两声痛哼分别响起。

持刀切斩黄金虫的鬼魅夕,痛哼一声,跌蹲在地上,额头冒出冷汗,像是受了什么重伤,不过,她还能蹲着,我想伤势再严重也应该有限,真正让我胆颤心惊的是另一边。

心梦的化身虚影本来一直与我们同在,讨论事宜,但黑龙王的攻击一发动,她就像是感到什么未知危机,消失躲了起来,刚才两声痛哼,其中一声就从她那边发出,更迟迟未能再现身,我心中满是恐惧,不由自主地大叫一声。

“心梦!”

第六十二集第一话冰芒夜空直破苍穹在出发前往灾难之地时,有几个问题让我非常担心,其中之一,就是心梦与鬼魅夕身上可能存在的隐患。

说是可能存在,那是因为这纯属我们的猜想无法证实,更说不上真凭实据,但心梦与鬼魅夕可以说是黑龙王一手养大,长达二十几年的时间里,他肯定早把她们摸透,外至肌肤上每一丝毛发,内至每一滴血液,黑龙王都了若指掌,而以他的变态程度,若说没有趁机作下手脚,恐怕谁也不信。

既然知道有这可能,岂可不防?要是我们不做点防范,那就真是蠢爆了,然而,如果黑龙王是这么好防的,那他就真是蠢爆了!

早在把心梦从尸龙要塞中接出时,我就仔细检查过她的身心状况,凭着霸者之证的异能,加上她全面对我开放身心,我把她肉体的每一处,甚至是深层心理都扫瞄过一次,却什么异状都没有发现,而这也和她多年来自我检测的结论相符合。

与凤凰天女重逢之后,这个女魔头可是心灵医疗的大行家,她虽然没说,但我很清楚,她也做了和我们一样的事,私底下替女儿详细检查过状况,还利用毛手毛脚的机会,替鬼魅夕检查过了,只是所得结论与我们一样:身心状态都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才怪咧!

谁都知道,黑龙王不可能不留下后手,但魔法之道浩瀚如海,里头有太多我们仍然未知的技术与秘密,哪怕我们自认了得,专业实力世上数一数二;哪怕我们自认这些检查已经很全面,细靡遗,可是在心里,我们都很清楚,当对手是黑龙王,我们所做的这些努力……也就只是尽尽人事罢了。

这个不幸的预测,果然实现,我们还没飞进灾难之地,就碰上黑龙王的半道阻截,一道精神波透发过来,鬼魅夕、心梦一起出事,前者的状况还好,闷哼一声后,蹲跌在地上,表情扭曲,冷汗直冒,一看就知道是吃了大亏,不过既然还能撑着身体没倒下,伤害再重应该也是有限。

但心梦在一声痛哼后,就再也没了声息,这伤看来着实不轻,她体质虚弱,和鬼魅夕远远不能相比,大家尽一切努力,也想护她周全,怎料战局一开,她竟是第一个倒下的,这一下可打乱了所有人的心防,我更是方寸大乱,一时间整个愣在当场,动也动不了一下,如同泥塑木雕,四肢有若铅重,几秒过去,就是无法移动,不敢去看看竹篮里发生了什么。

飞空艇内的诸女,基本上以我马首是瞻,我一下失魂落魄,她们也跟着慌张起来,眼看情况就要继续恶化,一声怒喝,止住了情势的不可收拾。

“干你娘的,一群没用废柴,哭屁啊!”

一声雄沉怒喝,夹带女皇无上威严,震得在场众人耳里嗡嗡作响,精神更因此大定,瞬间清醒过来。

“小畜生,愣在那里当木头吗?还不快过来帮手!”

凤凰天女的一喝让我回复正常,跟着她一起奔窜到竹篮旁。未及细看竹篮,我发现凤凰天女伸手在鼻端上一抹,似乎擦去血迹,我心中一动,刚刚黑龙王以精神波发动攻击,凤凰天女见机最快,同样以精神波拦阻防御,算来是与黑龙王硬拼了一记,鼻血是因为颅内震荡,受了点小伤。

“你……还好吧?”

到底是血肉至亲,凤凰天女受伤,我不可能无动于衷,而面对我的询问,这位南蛮女帝的表现无比豪迈,把手一挥,道:“别在意这些许小事,小伤小痛就要变脸色,如何阵上杀敌?刚才那一下,被我挡了大半,影响也小得多,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你别大惊小怪,这边还需要你的帮忙。”

凤凰天女这样一说,我心中大定,可是在以思感扫描竹篮内的情况时,一颗心又悬在半空。

黑龙王刚才的那一击,确实是引发了心梦体内的某种东西,造成伤害,但伤害的目标却非肉体,而是魂魄、精神,哪怕给凤凰天女挡了一下,造成的伤害仍是极重,几乎就让心梦的魂魄四分五裂,如果不是我与心梦之前做了不少预防措施,如果不是凤凰天女出手挡了一下,心梦肯定是当场毙命了。

“下手这么狠……那家伙,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

我义愤填膺,凤凰天女在旁哂道:“这么大个人了,说那什么可笑的话,你上阵交锋,不靠自己实力,却指望敌人有人性,这才真是出去搞笑的。”

这个道理我也认同,只不过刚才气昏了一时没想到而已,当下我不再多话,只是收慑心神,和凤凰天女一起,汇聚我们双方的力量,试图将心梦的伤势先稳定下来。

把濒临破碎的灵魂,重新聚合、稳定,这种事情听起来玄之又玄,说穿了,也不过就是大量耗损魔力去填,为心梦急救的时间虽不长,耗损的魔力却不小,我和凤凰天女都额头见汗,心跳加速,脑中只有一个共同的意识,就是要救回心梦,还有……如果要救的人不是心梦,这么大的魔力耗损,我们一定放手扔她去死。

在我和凤凰天女联手救人的时候,其他人一点也没闲着,鬼魅夕的伤势看来仅限于肉体,精神方面没什么影响,一番调息后,很快便能站起来,拖着伤势挥刀杀虫,这多少让我松了口气,若她也和心梦一样,我和凤凰天女势必搞得精疲力尽,难以兼顾,届时也就不免遗憾发生了。

天河雪琼的存在帮了大忙,黑龙王搞出的这些异虫,非常古怪,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生命体,生命形态也大异于我们所熟知的生物,水火不侵、刀剑难伤,一时间,我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消灭,要不是有天河雪琼两极归一的最终毁灭之力,还真不晓得该如何干掉那些奇异生命体。

相较之下,羽霓、鬼魅夕虽然堪称善战,但战果有限,并不怎么样,两女联手所杀灭的异虫,还没有天河雪琼一人为多。三个女人齐心合力,总算护住我与凤凰天女,让我们能成功救治心梦。

当心梦的伤势稳定下来,我松了一口气,但发现情况不对,天河雪琼她们虽然全力支持,保住了我与凤凰天女,不过,她们所能护住的地方,也就是以我、凤凰天女为中心的一小块地方,在此之外的地方,那就护不住了。

如果说我们是在平地上,那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哪怕外头有魔虫千千万,只要我们张开结界,全力护守,以天河雪琼、凤凰天女之能,撑上三天三夜也没什么问题。然而,此刻的我们位于高空,脚下所立,就是这一艘飞空艇,虽说这艘飞空艇满载武装,一切全凭系统自动操作,在千军万马中能够主动攻防,固若金汤,却终究有其极限,这一轮乒乒乓乓打到现在,外头已听不见炮火之声,想来是全部被摧毁了。

第三新东京的科技兵器着实利害,什么重炮、快炮,什么能量护罩,这些东西当然是顶尖的厉害技术,不过,单枪匹马杀入万千敌阵,孤掌难鸣之下,也就只能撑撑时间而已,此刻艇外武装尽毁,无数魔虫攀附壁上,攻击外壁,更别说还有那种能延伸肢体侵入进来的黄金虫,如此看来,别说魔虫入侵是瞬息间事,就连飞空艇坠毁都是迟早。

鬼魅夕和天河雪琼都望向我,想知道我有什么办法,其实办法倒有很多,毕竟我们这伙人的实力,全是当世顶尖,若说这么容易就会从空中摔死,那真是笑掉人们大牙,光是两名羽族女战士,就能张开翅膀飞走了,区区高空何足道哉?

然而,再善泳的泳将,也没法跳进一条满是食人鱼的河里,眼下外头万千魔虫袭击,我们全仗着飞空艇为壁垒,才能守至如今,如果飞空艇被破,我们就这么直直摔下去,还没等坠地摔死,就要全灭于魔虫口中了,该如何做才能解危,一时间我也没什么好办法。

“小畜生!护好你妹妹,其他的人全给我闪开!”

凤凰天女是个超级行动派,在我还没想出策略之前,她便率先行动,把竹篮扔给我,自己大步向前冲,我吃了一惊,生怕这女魔头脑袋发热,无视情况,直接冲出去与万千魔虫单挑,她刚刚才大耗元气,纵有斩龙刃在手,跑出去和魔虫群混战,那也是非常危险的事,若有闪失……“喂!你理智点,要冲动也别挑现在啊!”

“嗦!照着我的交代作,别阻手阻脚的。”

凤凰天女将我斥责赶开,自己直冲向驾驶舱,这动作大出我意外,一路上,飞空艇都是自动驾驶,没有驾驶人员,那个驾驶舱形同虚设,她大步直闯向驾驶舱,难道是里头藏了什么重要对象,能够帮得上忙?

结果只能说大出意外,我们在后头阻截异虫,凤凰天女一马当先,冲进驾驶舱,抖手扔出两团光球,大放光明,照得驾驶舱内无一处阴暗,几支正透过暗影穿越进来的索泰利魔虫,立刻寸寸碎断,而后,她冲到驾驶座前,一脚将座椅踹得转了个圈,顺势就坐在椅子上。

我一下看得傻眼,不知道她坐上驾驶座意欲何为,照理说,凤凰天女对于机械什么的,应该都很不熟,她抢着坐上去,该不会当那东西是弹射坐椅,以为可以趁机逃脱吧?

“呃……你……”

我才这么说了一句,就看凤凰天女冷哼一声,摘下上方耳机,熟练地戴上,双手在前方如蚁巢般复杂的仪表板上飞快地操作起来,将自动驾驶模式切换为手动,关闭,并废弃已破损得无可救药的部分,把飞空艇的能量集中,预备有所行动,这一连串的动作,让我们目瞪口呆,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物。

“你……你这脑子里只装肌肉和色情的变态狂,为什么会……”

“谁是肌肉色情狂?你们几个瘪三杂碎,只懂得在那边乱交干炮,有好好想过怎么交战吗?坐着一艘身不由主的破船,要去哪里全凭别人操控,连船毁时的应变策略都没想,这种事我可作不出来!”

凤凰天女十指如飞,熟悉而流畅的动作仿佛拨弦弄曲,弹奏着动听的乐音,事实上,她敲击键盘的声响,快捷而不乱,真是非常好听,只不过这一幕画面出现在她身上,非常不协调就是了。

“你们在那边拼命干炮推炮的时候,别以为我只是在房里调教女奴,这艘飞空艇的操作方法,我早摸熟了!现在通通给我闭嘴,废柴们,顾好后门,如果要是让那些魔虫摸进来,你们就一个个全都自杀吧!”

一个驾驶舱,何来后门?女色魔所指的,当然就是驾驶舱与后头船舱连结的门户,听她的意思,似是打算完全放弃后方船舱,将防御力量集中守护这间主控室。

这委实是一条妙计,而我事先不曾想到,她居然在这几天里头,把飞空艇的驾驶方法全学会了,真是让人不能不写个服字,问题是,她平常从不是那么讲究事前准备的智者,谁晓得她今次会突然发愤图强起来,偷偷伏了这记后手?现在挨了她一顿臭骂,想不认栽都不行。

“阿雪,你跟着我走!鬼妹、羽霓,你们留在这里,各自护好负责的目标,不许有失。”

撇除凤凰天女,天河雪琼该是我们之中的第一战力,至于鬼魅夕,化纳心剑舍利子之后,功力大进,乍看之下是比我强了,但境界不够稳固,与天河雪琼的配合也没有我好,身上又有伤,实力打了折扣,因此我决定把她们两人留下,一方面也是让她们养精蓄锐,随时预备接替。

分配位置完毕,我和天河雪琼正要冲出去,后头就听见凤凰天女喝了一声,“臭小子,好好干,现在开始一切都要靠你了!”

词语不客气,这是凤凰天女的习惯,也没啥好说的,但能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