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6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2:1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这样被她寄予信赖,还是一件颇令人振奋的事。 [ .

“知道了!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之前一直在策画、构思的时候,感觉不深,但此刻兵凶战危,无可退避,我才意识到,自己是这艘飞空艇上唯一的男人,若我不在这时站出来扛责任,又要让谁来扛呢?

(真奇妙,我以前可从不认为男人就该多扛点什么,一切都是能者多劳,谁有能就多去扛点事,为什么现在会有这种想法,实在是奇怪得很啊,不过,呵呵呵,反正我也不讨厌就是了……)带着一份自己也说不清的感觉,我与天河雪琼奔出驾驶舱,到外头守着,门外连接船舱的那条长廊极窄,仅容一人通行,但那些虫子可不会老老实实从单一方向来,天河雪琼和我一站定,就在周遭放了多种防护法阵,又给自己加上敏捷术,这样才能以更高的反应速度御敌。

“又来了!”

黄金虫从壁板缝隙中伸展而进,同一时间竟有十多条,分自我们上下前后侵入,我没第一时间出手,心里默记这十几处位置后,气劲凝为掌刀,闪电出刀,瞬间十多条黄金虫全被砍中,无一遗漏。

这些黄金虫的肉体构造异常,刀剑难伤,刚才鬼魅夕几刀砍中,就没有第一时间造成伤害,险些闹得灰头土脸,我只是迫发刀气去砍,照理说,效果只会更糟,但这世界一向是精的人动脑,笨的人出力,鬼魅夕在那边拼命砍虫的时候,我冷眼旁观,已经掌握到一些端倪。

闪电出手,我每一发刀劲之中蕴含六成五刚劲,却还有三成五的森冷寒劲,比例容不得分毫差错,一经命中,黄金虫伤处迅速冻结,然后便整个碎裂开来,万劫不复。

“干得好,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

看到我的表现,天河雪琼眼放异彩,着实欣喜,比她自己出手立威还高兴,我笑道:“这个自然,难不成你还真以为我只会推炮干吗?”说着,我的手故意往她胸口蹭了一下,推动那双巨乳一阵波涛汹涌。

天河雪琼脸上一红,却在我面颊上飞快印下一吻,以示鼓励,瞬间的神采动人之至,我不再废话,专心与她联手抗敌,但飞空艇的艇身却在此时剧烈震荡,一下大力摇晃,我们两人险些脚下不稳。

“你母亲开始炸毁后方船舱了?”

“照理说,应该是这样,不过震动的幅度怪怪,应该不是只有放弃后方船舱而已。”

我才刚应了这么一句,脚下震荡加剧,这一次真的站立不稳,整个人跌撞进天河雪琼柔软而不失弹性的胸口,将她扑倒。

以我的武功,单单只有一下震荡,当然弄不倒我,问题是此刻并非单纯的震荡,整个飞空艇开始三百六十度的大旋转,还转了不只一圈,连着转了四五圈,事先全无预兆,仓促间我如何能防?当然是和天河雪琼撞成一团。

在三百六十度全面旋转之后,接着就是飞空艇六十度仰角的大倾斜,底部传来强震,正是强猛爆炸发生的征兆,我急呼一声“当心”,抱着天河雪琼往内滚去,避至安全地点。

“厉害,居然用这一招……”连着几下大震,我多多少少也想到了一些,凤凰天女还真不是外行人,如果是我驾驶飞空艇,满脑子想的应该都是如何安全降落,毕竟眼前情势,驾驶这个庞然大物赶往灾难之地,只有当靶子的份,还是先降落下去比较安全,另外再设法赶赴灾难之地。

不过,什么安全、什么稳妥,这类字眼压根就不存在于凤凰天女的脑中,她拒绝这种有欠积极的战术,打从一开始,她冲入驾驶舱的用意就是稳住飞空艇,持续高速航行,完全没想过降落。

那么多的魔虫在外攻击,想赶路除非能甩开们,但说要甩开……那真是谈何容易?通常要甩开什么东西,最佳的方法自然是高速移动,可是我们被魔虫包围、攻击,想要提高速度实在困难,所以凤凰天女采用别种策略,她将整艘飞空艇的能量,调入驾驶舱底下的紧急反应炉中,然后引爆中段与后段的飞空艇,藉由大爆炸的冲击力,一来打击围在飞空艇周遭的魔虫,二来是利用爆炸形成的反作用力,形成推进力,让仅余的前段飞空艇,如炮弹般往天上高速射出。

水平移动甩不开,就尝试把高度大幅拉提,再强的虫子终归是虫子,能够完全无视高空冻冷,行动如常的虫子,哪怕是在异世界,看来也没有太多,因为当我们往上一冲,如炮石箭弩般射向天空,周遭的魔虫鸣叫声立即减少,看来这个策略是奏效的。

“妈的,不过是一堆臭虫子,别以为可以难倒人类!”我知道凤凰天女的打算,因此尽快站稳步子,持续出手除虫。

此刻飞空艇正在高速飙行,还是用超过六十度的仰角射向苍穹深处,想在这样的情境下站稳与动作,实在不是易事,但我一手扶着天河雪琼,脚下就像打了钉子一样牢牢嵌在地板上,空着的一手飞快出击,务必要在高速移动的配合下,尽量将魔虫扫除。

飞空艇内的魔虫不难摆平,问题是依附在外壁的那些魔虫,我在飞空艇内,根本打不着外头的魔虫……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我借助天河雪琼的思感,配合霸者之证增幅,将仅余的飞空艇部分,整个纳入扫描范围,外头依附着多少魔虫、贴附在哪里,我全都清清楚楚,接着,就是实行部分了。

第七级的修为,不是随便胡吹的,不清楚状况的人,只会羡慕第七级的强绝力量,唯有真正拥有这力量的人才会明白,精髓之处不在力量,而在对力量的精准控制技术,只有将力量充分驾驭,才能凭之往上推升,形成真正无坚不摧的破坏力。

“喝!”

我十数掌连环拍出,劲道的阴阳变化各有不同,力道控制分毫不差,拍在六方板壁上,隔物传劲,板壁全然无损,劲道则是隔板传至魔虫身上,一下震荡,将板壁上依附的魔虫、虫卵,全数给震脱下去。

鬼魅夕的武功不俗,修练也勤,但这种靠灌功灌上来的升级,根基就不是那么稳当,至少,要她像我一样作出这一手,是有困难的,这也是我之所以让她留着疗伤的理由,我的护体真气不如她浑厚,要拼运气疗伤的速度,我绝对比不过她,只希望黑龙王别真的那么奸到出汁,留下的隐创一经疗伤,还会伤上加伤就好了。

天河雪琼微笑道:“你真行,这一手高明之至,别说第七级,就连有些第八级的强者,在这方面只怕也不及你。”

“那当然,我跟着阿起的特训,可不是练假的,九成以上的时间都在练基本功,一心一意掌握对力量的驾驭与控制,当今世上能与我比这本事的人相信没几个了。”我道:“是你们这些女人偏心兼不长眼,如果当初直接把舍利子的力量传给我,而不是分别传给那两条废柴,现在别说是第八级,第九级我搞不好都有份了……”

“哦?听起来你好像很哀怨的样子啊,有这么深的不满,你怎么不当着你母亲的面抱怨呢?”

天河雪琼和我开了一句玩笑,但她的笑意也只能到此为止,因为在震开魔虫之后,凤凰天女全力加速仰冲,要将这一大片魔虫全部甩掉。她的策略赌对了,这些魔虫不是平白无故飞到这里来攻击我们,是受到魔法的操控引导,而这个魔法的平面范围虽广,却不是立体的,当我们大幅拔高之后,魔虫群失去目标,也就没法再攻击我们了。

不过,急速升高所造成的影响,气压、气温遽变,这些可不是说着玩的,飞空艇经过连环重创后,隔绝调压的效果已经减弱许多,我们所在的这个位置,甚至还有外头的低温寒风吹进来,换作是个普通人在此,早就全身血液冻僵,眼珠脱眶而出,皮开肉绽,死得惨不堪言,哪怕是我们这样的修为也撑得异常辛苦。

我是武者,肉体的强度远非常人能及,但天河雪琼可不是,她之所以能够支撑住,全靠自己发出的各种防护结界,调节压力与温度。

这些结界有些范围较大,将我们两人都笼罩在内,有些却及身而止,只护卫着她一人,还有些仅在她体内作用,强化五脏六腑,提升活动能力与反应速度,甚至……我怀疑还能在极短时间内,拥有第七级武者的肉身战力。

置身于多重魔法屏障内,我的负担减了不少,得以让脑子安静下来,好好想些问题。刚刚与天河雪琼说的话,过半是开玩笑,哪怕没有得到心剑神尼的舍利子力量,第八级境界对我也不算遥远,最近这段时间的体悟,让我的力量大有长进,再将这些心得与白起对我的特训融会贯通,得到了很多好处。

当世五大最强者,我都算接触过了,他们都有着第八级以上的强绝实力,与他们的接触,让我见识到第八级境界的战斗,获益虽不少,却总是隔着一层,但最近我身边却有人连接取得突破,天河雪琼是魔法师,我能参照的经验有限,而鬼魅夕这个被强行提升上去的水货,对我的帮助就大了,她那种不完整的力量与境界,让我从中窥见了升级的轨迹,再和我本身的体悟参照,突破口就找到了。

最重要的关键已经解决,接下来就只是时间与力量的累积,如果心梦的预知不错,此次战役中,我有很大可能临阵提升,取得第八级的力量。别说第八级,光是第七级的境界,就不晓得是多少人毕生梦寐以求的,我小时候作梦,梦里也不敢想有第八级境界,如今这个境界就在眼前,说不爽肯定是假的。

问题是,现在又不是比赛光宗耀祖,而是要实际拼杀战斗,我们所要面对的强敌,第八级力量不过是一个起点,黑龙王拥有超越第八级的力量,这已经是众所默认的事实,哪怕我能临阵突破,与他也还差着一大截,我要如何提升力量,来填补这之中的差距呢?

(等等,好像有个问题被我忽略了,我该用什么武功当突破口呢?)第二话飞天月下广寒清辉我是淫术魔法的传人,当初也是以魔法师的身分出来混江湖,只是这江湖实在难混,不知不觉,我已经成功转职,从魔法战士快要变成单纯的武者了。

既然是武者,当然有武者的规矩,以我所知的第八级武者,都有一门主修的武技,然后兼修一些其他的技巧,这门主修的武技,可以是内功心法,像法雷尔家族的玄武真功、东海龙神族的上天下地至尊功,也可以是外门硬功,好比万兽尊者凭着兽王拳突破一样。

不管是内功外功,总之是都会有一个,以此作为突破口,专心致力去练,取得突破的机会才大,至于没有分主修辅修,把武功练成一锅粥,又能取得突破上第八级的,历史上几乎是没有,那都是靠灌功灌出来的特殊例子,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我这个武者,半道出家,还是跟着白起修练之后,才真正得了一些上得了面的绝学,又因为白起的训练,都是强调基本功,忽略表面的功法,去把握力量的本质,目标是直接进入反璞归真的化境,结果,现在我也没有什么主修功法。

不得不说,白起的作法绝对是正确,就是路难走了点,一旦走通,直接把握力量的本源,境界与实力比那些只会囫囵吞枣,练了一堆神功却没法从中体悟力量本源的草包要强得多了,然而,对于悟性不够高的人来说,白起的这条路便常常会卡住,如我现在这样。

大路走不通,就只有走走小道,我开始考虑像普通武者一样,找个主修的神功,寻找突破点,但什么神功才好呢?法雷尔家的玄武真功,当初我无法修练,如今心结已解,可是从头练起旷日废时没有意义,其他的功法我并无深刻研究,勉强要说的话,抵天之剑、轰雷赤帝冲这两门,算我最近钻研得最多的武技,问题是想凭外门硬功突破,难度远比内功要高,我临阵磨枪,效果恐怕……想得出神,连剧烈温差、压力变化下所造成的寒冷与逆血冲脑都浑然不觉,就在这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来自天河雪琼的叫声,让我一下子惊醒过来。

“怎么了?”

听见天河雪琼的惊呼,我以为是敌袭,心下一懔,但看她的表情仅是惊奇,还说不上戒备,应该不是有敌来袭,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实胸中一震。

我们和那群异界魔虫到底打了多久,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不过,此刻看来,天幕一片漆黑,非但早已入夜,还是深夜了,高空之上,气温极低,冰寒刺骨,从破裂的窗口、壁板可以看见,外头早已结满白色的冻霜,只是因为我们飞行速度太快,没有凝成寒冰。

金属外壁都结满白霜,外头温度远在零度以下,我们早已冲破云顶,在云层之上飞行,而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