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6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2:1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眼望去,漆黑的苍穹顶上,星光明亮,尤其是那一轮明月,散发着皎洁的清辉,像是一只金黄色的眼瞳,神秘而威严地俯览众生。 [ .

下方云海层叠绵密,飞空艇就像一叶孤舟,翱翔其上,在金黄色的月色下,云霞蒸腾,烟波浩渺,让人生出身在极乐神仙世界的幻觉,而天幕上朗月当空,无限旷远的浩瀚苍穹,带给人的感受,是说不出的寂寞凄清,又崇高不可侵犯,份外对照出天地之大,生命又何其渺小。

我不是那么容易被触动的人,但看着眼前这一幕,我心头确实一震,生出一股莫名感动,心头一片空白平静,所有的担忧愁苦,刹时一扫而空。

“看着月亮,你有什么感觉呢?”

“我?感觉?这个……你该不会要玩那个老套,提醒我之所以能看见月亮,是因为我们正上方的这一块壁顶破了?”

“哈哈,当然不是啦,我是想告诉你,不管怎么样的乌云遮顶,最后始终也会拨云见日的,不是吗?”

天河雪琼笑得好甜,本就貌美的她,在这苍穹冷月的照映下,像是一个不染凡尘的脱俗女神,明艳不可方物,看见她的笑容,我精神也为之一振,也不顾在什么地方,一下就将她搂得紧紧,两团圆硕的乳肉,贴在我胸口跳跃,差点就将我心头一股邪火撩拨上来,我正想说点什么,忽然整个身体一轻,开始往下头坠去。

正确一点的说法,下坠的不是我和天河雪琼,而是整艘飞空艇。我家的女魔头肯定不晓得“安全驾驶”这四字怎么写,飞空艇以超过六十度仰角直冲九天,来到所能容许的最高点后,划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然后……开始往下急速坠落。

“喔喔喔喔喔……”

我第一时间没有站稳,整个人往下扑跌,险些就仆街了,总算身手不差,临危一下蹬步,止住跌势,还拉住旁边差点一起仆街的天河雪琼,紧接着,我隐隐听到驾驶舱那边传来气劲交击之声,有人正在那里动手。

险险避过鼻血横流之厄的天河雪琼,惊呼道:“怎么回事……驾驶舱出事了吗?”

“怎么可能?那个女色魔武功乱高一把的,你我联手都未必打得过她,她在里头坐镇,谁能伤得到她?虫都已经被我们弄光了,要说她出事,还不如说另外两个有事……”

说到这里,我忽然觉得此事大有可能,以凤凰天女的急色程度,大有可能因为一时兴起,色欲大发,不顾大局,对鬼魅夕霸王硬上弓,碰上抵抗,就这么在驾驶舱里战起来,虽然听起来无比荒唐,但又能对一个荒唐的女人要求什么呢?

横竖这边已经没有怪虫了,我带着天河雪琼,在飞空艇急速下坠、剧烈震荡中,脚下连点,飞快奔闯进驾驶舱,即使我们现在的轻身功夫了得,不过在高速下坠的环境中移动,还是不易,冲进驾驶舱时险些又扑跌下去。

一进入驾驶舱,这边的情况就是天翻地覆,凤凰天女仍坐在驾驶座上,但却是一手操控各种仪器,一手猛按住鬼魅夕的脑袋,似乎要将她往自己的胯间推,而鬼魅夕被压着头,双手狂挥乱舞,正极力反抗她的侵犯,这一幕……怎么看都是逼奸不遂的画面。

“喂……我说你啊,平常爱搞也就算了,有必要在这节骨眼上给我来这一套吗?玩强奸也要看时间场合啊,哪有人死到临头还要强奸一把才过瘾的?就算你真的不干不过瘾,起码也把飞空艇驾驶好啊,我们都要坠毁啦,如果这一下真摔下去,那才真叫绝顶升天咧!”

本来因为凤凰天女现身掌舵,让我对她生出的少少敬意,现在荡然无存,这女色魔果然还是个大变态狂,我一个箭步冲上去,将鬼魅夕从她掌下拉开,对着鬼魅夕劈头骂道:“我说你也是,什么时候不好反抗,偏偏在这种时候反抗,又不是没被她干过,她要奸你,你就算不想给她奸,好歹也跪下帮着舔舔掳桑咳思壹菔环煽胀Ш苄量嗟模体谅一下嘛,犯不着挣扎那么大力,搞到我们坠机,这又何必呢?你让一步,她也让一步,大家相互包容,和谐世界,不是很好吗?”

不知是否因为气昏了头,鬼魅夕被我拉开后,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朝我扑击过来,势若疯虎,拿着我之前交给她的希望号角,朝我狂砸过来。

“呃,有没有搞错?又不是我奸你的,为什么打我?”

我叫了一声,随即发现几点不妥,鬼魅夕就算气糊涂了,像上次为了心梦而和我动手一样,但以她所受过的严苛训练,只要一丝灵智尚存就可以正常作战,一切早就成了她的本能反应,出招、收招,完美无瑕,在我们几个人之中,她是最杰出的战斗机器。

但现在的情况却不对劲,这丫头手里是拿着希望号角不错,要是她充分使用号角的异能,别说我无法空手接下,就算是凤凰天女,也绝不敢掉以轻心,可是她居然拿着希望号角,就这么随随便便来砸我的头,除了力道之大远胜平时,出手角度、位置,毫无章法,像个街边斗殴的泼妇,哪有半点战斗机械的样子?

除此之外,鬼魅夕披头散发,两眼翻白,一看就知道她的情况甚为不妥,意识尽失,无知无觉,只差没有口吐白沫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要嘛是中毒,要嘛是突发急病,再不然就是……“死小子,自己当心,那个丫头体内有一道精神指令,潜藏在意识深处,刚才我们没有发现,一经发动,就是现在这个样了。”

凤凰天女嚷了一声,她正专心于操控飞空艇,不难想象,刚刚我们忙着救治心梦,没有替鬼魅夕仔细诊察,更没察觉到黑龙王作下的手脚有两道,一是令她肉身受创,一是趁着她受伤的时候,摄魂夺魄,造成意识丧失,狂乱攻击起身边的人,而凤凰天女首当其冲,幸好旁边还有个羽霓,稍微帮着分担了压力,接了几招,但最后仍是靠凤凰天女出手,这才将鬼魅夕压制下来。

我将鬼魅夕拉出,她的攻击目标转移到我身上来,我一见她的攻势便觉得棘手,虽然乱无章法,招不成招,却是力大无穷,挡固然不好挡,连闪都不能闪,否则她直线冲出去,把本已满目疮痍的飞空艇再弄几个大洞,凤凰天女就算驾驶技术再高也没用。

“鬼妹!你清醒一点。”

这句台词绝对是有够废,古往今来的无数传奇故事里,从来就没有人被这样一声给唤醒的,连在旁边全神操控飞空艇的凤凰天女,都忍不住冷笑一声。

我口中说着无意义的话语,脑中急谋对策,黑龙王在鬼魅夕体内留的第二道布置,虽然伤神夺魄,但从鬼魅夕的状况看来,效果顶多是理智尽失,还没有厉害到超远程控制的程度,也幸好如此,不然发狂的鬼魅夕背后还有黑龙王操控,在狭小空间内战斗,会变得极难应付……转眼间,鬼魅夕朝我飙冲过来,除了力量强绝,速度更是快得不可思议,脚踏一步,身影分化为三,由上、中、下三路同时袭来,她本就修练“天生大力”

一类的短暂增力技巧,再加上失智状态下,力量全面爆发,这一击赫然已经用上了第八级力量。

我正要接招,眼前灰影一晃,让羽霓抢在我前头,她主动迎向鬼魅夕,途中身影一分为二,两个相同面孔的美人儿并肩齐上,已使出身外化身的技巧和“羽虹”联手,要接下鬼魅夕的一击。

化纳心剑神尼的第九级力量后,羽霓取得突破,力量已是第七级的巅峰,配合绝招身外化身使用,姊妹同心之下,力量可短暂提升至第八级,足可和鬼魅夕硬拼一记,鬼魅夕虽然一化为三,却只有一个实体,另外两个都是虚影,羽霓则是两个实体,在这上头反而占了便宜。

短兵相接,姊妹两人分别急旋狂舞,踢散中、下两位的敌人虚影,接着,并力于一处,八成力集中在姊姊羽霓手上,双拳往上一击,稳稳接封住鬼魅夕的一爪;两成力用在妹妹羽虹的一腿上,顶天一踢,漂亮地踹中鬼魅夕的小腹。

不得不说,羽霓的这一记分进合击,干得漂亮,更大有让人眼前一亮之处,尤其是羽虹的那一踢,踢腿瞬间,两条修长的粉白美腿,拉开一条一百八十度的长平直线,美腿曲线笔直秀挺,丁字底裤遮掩不住三角方寸,山水之间,一览无遗,何止是亮眼,简直是让人大流口水……呃,我说的是凤凰天女,她的口水确实流下来了,手指还一下用力过猛,戳穿了按键,仪表板上猛喷火花……然而,这一击也证明了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这两个女人都是白痴,鬼魅夕失智,羽霓无脑。

在她们两人以第八级力量对拼的瞬间,罡风飙走,冲击波爆开,机舱内的所有玻璃一起碎了个干净,多处钢板更摇摇欲落,亏得天河雪琼立刻出手,十指弹出一道道蓝光,蓝光到处,瞬冻为冰,否则这脆弱的飞空艇马上报销。

为了不误伤同志,又或者是想证明不公报私仇,羽霓留了手,让羽虹踢出的一脚只用上两成力,纵踢在鬼魅夕的小腹上,也没法破开她的护身真气,这点是不错的,问题是这个鸟女人没考虑到环境问题,这里不是平地,而是机舱,两成力尽管不能破开鬼魅夕的护身真气,却把她一脚踢得破舱而出。

鬼魅夕破舱飞出,这还不打紧,但上方壁顶“轰”的一声,穿了一个大洞,形成一股巨大吸力,把里头什么东西都往外吸,天河雪琼这个最佳后勤反应虽然快,却也只来得及并指放出一道“梵字枷锁”,险险捆住鬼魅夕,一点一点将她回拉,不及凝冰堵住破洞了。

“小畜生!看你干的好事,还不快让她们把洞堵了!我没法在这种情况下开飞空艇啊!”

“知道了,你也别嗦,先把嘴角边的口水擦掉!”

母子间一喝一答,全都是用最大声音吼出来,不然根本无法在这强风环境中听清楚。

天河雪琼的反应及时,梵字枷锁形成一道光炼,束缚住鬼魅夕,否则她一定被狂风瞬间吹跑,起码在高空滚出几十里,身法再好都不可能立刻跳回来,以一个魔法师而言,天河雪琼的反应之快,令人赞赏,问题是这条光之锁链没拉回来之前,我们也不可能封舱,而迟迟不封舱调压,即使凤凰天女本事再高,也没法稳妥驾驶飞空艇,我们在急速下坠中,听见周围板壁隆隆作响,好像整个机体随时会散架。

不知幸或不幸的一点,鬼魅夕神智虽失,反应却是奇速,刚刚被击飞出去,给光炼一拉,小蛮腰半空借力一挺,就这么飞跃回来,穿过破口,直入舱内,挥动手中希望号角,漫天号角影,朝我们当头击来。

羽霓丝毫不惧,手一抖,已经拿出烽火乾坤圈就要迎上去对拼,但她不惧,我却惧得快要喷尿,这个鸟女人真是一点脑子都没有,刚才一击第八级力量对撼差点就把飞空艇给拆了,现在她们还嫌纯力量比拼不够过瘾,用上创世圣器,要是这一下真的拼上,飞空艇不炸开,我愿意把头剁下来!

“要死了,闪边啦!”

我急忙冲出,一手拉住羽霓将她往后一扯,自己则正面迎向鬼魅夕的攻击,创世圣器来势汹汹,第八级力量非同小可,但对我而言,却没有多少威胁性。

受白起特训出来的成果,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比此刻的鬼魅夕更好对付了,狂乱而不受控制的力量,纵然强大,在我眼中却是破绽处处,就像一把不够柔韧,只是一味注重硬与脆的长剑,长度越长,就越容易折断,甚至不用施加外力,自己就会断了。

在满天号角影之中我看见太多的破绽,一指快疾点出,正中鬼魅夕右手肘,那既是她筋穴所在,又是发劲必经之处,被我一指点中,半身发软,纵有第八级力量也发不出来。

“行了,躺下吧!”

我连消带打,飞快戳中鬼魅夕胸前几个位置,虽然不全是穴道,却都是她发劲、出力的必经之处,让她体内真气混乱,有劲难发,每戳中一处,她的力量就迅速减弱一分,只是第八级力量实在太强,第三指之后,我的指头已经发麻,后头险些连指骨都被震裂,幸亏天河雪琼帮着出手,才替我减了麻烦。

天河雪琼不愧是最佳后勤辅助,我制住鬼魅夕的同时,她也帮着压制,一面加强梵字枷锁的绑缚,一面对鬼魅夕放了个“朦胧术”作精神压制、“定身咒”

作双重捆缚,也是因为有她协助,我才能将鬼魅夕拿下,否则哪怕她神智已失,我又能攻她弱处,也没可能不花任何代价就擒人。

(人是拿下了,后头又该怎么办?单凭我们的能力,没法解除她脑中的精神指令,否则一早就找出来了,还有,这种见鬼的精神控制,只用在鬼妹身上?心梦那边安全吗?该不会心梦身上也有一样的东西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