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7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2: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蹶不振,而是激发出更强的战意,像要报杀妹大仇一样,飞身冲向强敌。 [ .

方青书的情况最为惨重,这位大少爷虽是不可否认的天之骄子,资质好、身边资源多,修练进境在普通人看来,已经是开着赛车在飞跑,无奈人比人就是会会气死人,他苦练而成的力量,被天河雪琼、鬼魅夕、羽霓这种奇遇派给打败,明明是当前大地上新生代的领袖人物,可是比起实力,三女之中,他只比羽霓稍强,而且因为没有化体可以挡招,伤势严重。

李华梅对方青书还是手下留情的,这不是为了什么旧情、人情,只是要以他为饵,让心禅大师露出破绽,趁隙袭击而已,事实上,心禅大师小腹上那道肝肠外露的大伤口,就是他为了抢救弟子所付出的代价。

方青书可是个厚道人,见师父为了自己而被伤成这样,登时红了眼,他自己受的伤也不轻,剑浪在他身上留下多道深刻伤痕,失血不少,更将他右臂斩断,失去了一名剑客最强的武器,但方大公子心理素质极佳,没有因为这样就呼天抢地,不慌不忙,左手连点几处穴位止血镇痛,给自己施了两个治疗咒文,处理伤口,更立刻将断臂冰封,这样一来,如若此战不死,他仍有望找名医接回手臂,不用和索蓝西亚的伦斐尔当难兄难弟。

虽受重伤,却能心神不乱,这就是素质,而后,方青书确认了师父的状况,便跟随我的号召,一起围攻李华梅。

至于鬼魅夕,她的情况最为奇怪,我看得出,李华梅之前与众人混战时,对她一直心存忌惮,几乎没有朝她招呼过一剑,即使后来剑浪汹涌,滔天盖日,密集的程度足以把鬼魅夕刺穿成蜂窝,可是大浪过后,她身上却看不到什么伤。

鬼魅夕曾在我面前表演过断肢重生的本事,那时她还只是平凡血肉之躯、第六级力量,已经能做到这效果,如今血脉封印已解,又突破至第八级力量,这异能只会更强,剑浪袭来时,她没有试图抵御,身上散发袅袅黑气,整个身体变成一种介乎血肉与气体之间,类似稀泥一样的存在。

强猛剑气能切柔断刚,可碰上这种介乎刚柔之间,虚渺不实的东西,效果就很有限了,无数剑气将鬼魅夕打得有如蜂窝一样,但剑气浪潮一过,由稀泥似的物质回复实体,船过水无痕,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种技法听来神奇,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除了鬼魅夕的特殊体质,另一个容易被人忽略的地方,就是高手的剑气贯体,绝对不是单纯打穿出去就算了,哪怕是化身为元素,虚渺不实,剑气贯体的瞬间仍会有相当能量留存体内,持续造成破坏,要不然马上受伤马上治愈,也不用练什么盖世武功,只要会治疗咒文就天下无敌了。

普通人想用这技巧,哪怕在剑气贯体时,能够平安无事,可是当形态复原,回归本相,残留体内的剑气一次爆发,不死也是重残,鬼魅夕可以自由运使,主要还是凭藉着她的第八级力量,虽不足以让她与李华梅放手对战,不过要化去残余剑气,已经足够了。

因此,一轮激烈比拼下来,她成了所有人当中,伤势最轻的一个,至少表面上是如此,黑龙王一脉,果有通天彻地之能。如果硬要找点东西来挑剔,那就是这条小黑龙终究修为尚浅,剑浪透体,虽不伤肉身,身上衣服却不免千疮百孔,春光外泄,她大步往前冲,小皮球似的雪白豪乳猛摇,多肉的小翘臀左摆右扭,两腿开阖之间,更是无比诱人,我都开始担心,要是她动作过大,姿态过于惹火撩人,让后头的心禅大师、凤凰天女双双走火入魔,那就糟糕得很了。

总之,在两大强手主将一起缺席的情况下,我们四人联合在一起,围战李华梅。

这一回合我们都有了准备,鬼魅夕、羽霓都拿了创世圣器在手,希望号角、烽火乾坤圈,两大圣器攻向李华梅,这时我多少有些遗憾,刚才忙中有错,否则让方青书拿了圣者之杖或斩龙刃上阵,怎么都会比现在强得多。

面对我们多人围攻,尚未从强烈晕眩中回复的李华梅冷哼一声,鼓起力量,仿佛要斩裂空间的一记豪剑,直挥过来,我在众人之中冲得最前头,正是首当其冲,眼见这一剑难挡,便趁着剑气将发未发之际,一道精神冲击直发出去,强攻李华梅没法关闭的那道心灵裂缝。

“唔。”

李华梅抱着脑袋,痛哼一声,这一剑不单单大失准头,威力更何止减半,被我全力一挡,羽霓、鬼魅夕一封,已无法对我们造成太大威胁。

“哥,当心,这个战术有效,但下一次就要出人命了。”

负责做各种计算、预估的心梦,对我发出警告,当然我也心里有数。精神冲击的干扰虽能奏效,却必须在十五步内,我集中精神,全力发出,发完精神冲击之后,我有数秒的气力不继,真气提不上来,刚刚接挡剑气时,险些双臂一起被砍飞,如果再来一次,李华梅至多只是头痛,我肯定连脑袋都不保。

越级挑战,就是如此麻烦的一件事,谢天谢地,我身边仍有其他战友支持,只是一个眼神,鬼魅夕已然会意,招呼羽霓一起越过我,冲在最前头,掩护后头发精神冲击的我,充当我的冲锋箭头。

“羽虹”被粉碎后,羽霓似乎一时无法再次凝成化体,少了妹妹的奥援,羽霓战力似乎大打折扣,这点可不是拿件创世圣器就能弥补的,我多少有些担心,哪知道鬼魅夕拿起希望号角,凑近嘴边一吹,至音无声,只有一股强大的灵波,瞬间传遍四周。

先前在飞空艇上,鬼魅夕拿着希望号角狂挥乱砸,虽然是当武器使,却只能算是创世圣器的搞笑用法,此刻她真正吹起号角,强大灵波伴随号角声释放,攻击李华梅的双耳,令李华梅痛楚皱眉,却也影响到另一侧的羽霓、方青书,以第八级力量吹出的号角巨音,震得两人口鼻溢血。

我一看情形不妙,希望号角的至音不分敌我,要是再给这么吹几下,别说友军要倒光,怕是连后头疗伤中的两大主将都要遭殃,我心头紧张,正想出声拦阻鬼魅夕,这个吹东西吹上瘾的丫头,居然又吹起了第二声。

这一下,所有人原本心惊肉跳,哪知道一声号角吹出,和第一声起了完全不同的作用,我们先是精神一振,仿佛受了什么激励,紧跟着,周围飞沙走石,气流激荡,半空中出现了一些死灵,那都是不幸丧命在李华梅手下的慈航僧侣,阴魂未散,被希望号角给召唤出来。

号角召唤死灵,并没有多大意义,但死灵应召而来,被号角音波扫过,陡然大放光明,笼罩在一片白亮圣芒之中,成了等级极高的圣灵。当初在索蓝西亚,伦斐尔以希望号角拼末日战龙时,曾召唤出其幻化为圣灵的祖灵,那些是本就修成圣灵的历代精灵王,我怎么也想不到,希望号角居然有如此神力,能将寻常亡魂度化为圣灵……虽然只是短短几十秒,而且后果是从此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圣灵迅速进入方青书、羽霓体内,他们两人都有慈航静殿武学功底,易于感应,而圣灵入体之后,他们两人赫然气力大增,能与李华梅的剑气短暂硬碰,如此一来,我们五人混战在一起,打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要越级挑战,是非常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任务,我构想过许多次,要怎么打赢一名等级高过我的绝世强者,得到的结论就是,趁人状态差的时候下手。

哪怕武功再高,如果头疼肚痛,心烦意乱,抱病上场,第八级未必能拼得过第七级,这道理即使用在李华梅身上也是一样。

况且,我和天河雪琼发的那一记冷箭,内中所蕴含的并不光是精神力,里头埋藏得更深的第二重力量,如今正在起作用。

双方混战十多回合后,透过心梦的提醒,我注意到李华梅大腿内侧的水渍,白嫩嫩的大腿上正有晶莹的液体闪闪发光,那不是汗水,而是女性动情的淫液。

冷箭中蕴藏的第二重力量,淫术魔法之力,已经发挥作用了……第六十三集第一话鼎天剑气罗汉神威开战之前,李华梅虽然尚未取得突破,但我在做战术估计时,已经考虑过这种可能,所以李华梅的临阵突破,对我们不是什么太意外的事。毕竟,就算李华梅没冲上第九级,但黑龙王怎么看都不可能只有第八级,越级挑战根本是无可避免的。

越级挑战,要怎么才打得赢?古往今来,无数次的战斗,早已证明越级挑战不是单纯硬着头皮往前冲,凭着正攻就能办到,尤其是越高等级的战斗,这种情况就越明显,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战斗经验也早就证明,越级挑战绝非不可能,虽说强中更有强中手,可绝不是每个高手,最后都死在更胜于己的高手手上,相反的,高手被远弱于自己的敌人给干掉,这种案例屡见不鲜。

为何会有这种现象?那当然就是因为各种阴谋诡计,说穿了,也就是尽量削减强敌的实力,让强敌无法在战斗中发挥应有实力,最后败得凄惨。

听起来很卑鄙,不合武道精神,但这就是慈航静殿一直在干的事,尽管他们被奉为光明正义,可是扔一堆结界封锁敌人,让敌人发挥不出真正实力,和下一堆毒药、诅咒,让敌人发挥不了实力,我看不出哪个比较邪恶一点。

这场战争,只求胜利,不问正义,但即使我们愿意不择手段,无论是扔结界还是下毒,只怕都不会有什么效果,黑龙王是玩阴谋暗算的大行家,要比下毒我们哪有胜算?

真的要比,就只能比技术,如果我们的技术力在黑龙王之上,有某些技术我们的高度能远远甩开他,那在这上头,我们就有胜算了。原本我的打算是靠淫术魔法,这套魔法起源于异大陆,独立于六大魔法体系之外,加上失传了五百年,里头的很多东西,现今的魔法完全挡不住,防无可防,是最理想的克敌工具。

然而,黑龙王潜伏在我们身边日久,以他的本事,能参透多少淫术魔法的精髓,很不好说,加上他与白拉登是好友,我曾把淫术魔法的完整内容,全部卖给白拉登,天晓得黑龙王有没有份拿去看一次,想要用淫术魔法来对付他,听来有些一厢情愿。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我和心梦临阵取得突破,双灵合一的最直接效果,就是精神力的大幅增强,强到一个几乎前无古人的程度,让我为之信心满满,将原本使用淫术魔法当主攻的计画,配合我们的精神力,相辅相成,变得更加完美,一击蕴含两重力量,期望能让敌人阴沟里翻船。

若没有那一发精神攻击的冷箭,淫术魔法再强,我也没把握真能一次就把淫术魔法之力,打入李华梅体内,毕竟她的护身真气不容小觑,魔武合一,再加上龙族本身的高抗魔属性,层层干扰之下,淫术魔法想要一次就成功,没实际动手之前,连我也不晓得行不行。

但有了足够强劲的精神冲击作主攻,整个情况便不一样了,精神冲击像是一件强力攻城槌,破开李华梅的防护后,淫术之力也顺势侵入,更在精神冲击的掩护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扩散,李华梅头疼晕眩之余,哪还顾得到这些,当淫术魔法之力在她体内爆发,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淫术魔法之力,和春药很像,却又有着明显不同。绝顶高手固然可以运用真气,把淫术魔法的攻击隔绝阻挡,可一旦被打入血脉……我敢说,就算是第八级武者,都未必能将之逼出。

性是所有生物的本源,淫术之力并非外来毒素,身体并不会排斥这股力量,相反的,越是提气运劲,血行越速,淫术之力也就发作得越厉害,比什么烈性春药更猛,更绝对没有办法压下或驱出,因为这本就是属于人体的正常反应。

李华梅被淫术之力打中,她武功再高也无力将之驱出,不过,若她静下心来运功,是可以做到将之压制,等待一段时间过去,勃发的情欲慢慢冷却、消失,自会恢复如常,所以我倾尽全力,拼命缠着李华梅恶斗,务必要让她不断动作,剧烈喘气、心跳,令淫术之力完全在她体内行开。

这个战术果然成功,我们四人苦撑十多回合后,李华梅忽然动作一顿,呼吸大乱,踉跄几步,用剑撑着身体,险些就一下坐倒在地。开战至今,哪怕是被斩龙刃逼得不住闪躲,她也从没有这样狼狈,羽霓、方青书见状,都不由一愣。

“怎会?”

“中毒了?”

方青书观察力敏锐,这个判断有其道理,李华梅的样子看起来确实有些像中毒,不过,她两颊酡红,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这模样就很引人遐思了,尽管黄金甲不似寻常衣衫,看不出太多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