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8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2:3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细想,红光已经开始消退,这里始终是精神世界,不是真实,所以黑暗魔神的显像不会出现在此,我也无从得知淫神祭的成功度,不过,我发现自己的狼人身躯迅速变化,由巨大躯体变回正常尺码,回复人身,化为原形。 [ .

人狼,是李华梅的心魔所化,心魔既除,显现的自然就是真实相貌,回归本相,不再是狰狞妖躯了,换言之……我抬起头,迎上一双满盈着泪光的眸子……“我一直……相信你会来……我终于等到你了……”

我的画眉,终于回来了!

虽然……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第三话魂碎人亡来世续缘打从一开始,我的目标就很明确,便是破去控制李华梅的两道锁,精神禁制与脑中机械。破除机械的箝制,我另有方法,但是要解开脑内的精神禁制,这属于魔法范围,也就是黑龙王的强项,打从一开始,我就不认为自己有可能解去禁制,要干只能强行破坏。

如果要用正确的手法解禁,像拿钥匙开锁一样,就需要比黑龙王还高的魔法技术,这种事当今世上不晓得有没有人能做到,反正我是做不到的,但如果不是“破”而是“破坏”,那便简单得多,当初在邪莲身上就已经得到验证,淫神祭的本质,就是最强的洗脑、控制技术,迄今仍能睥睨当代,只要对李华梅施行淫神祭,就可以强行破坏精神禁制。

我相信这一点黑龙王也清楚,因此,他才会故意设局,让李华梅的魂魄支离破碎,全赖那道禁制维系,禁制一破,魂魄便散,要造成我亲手杀死李华梅的情况,我看出了他的用心,可是我仍决定赌上一把,即使我赌失败,至少也能帮着李华梅解脱,不再当黑龙王的杀人工具。

整个计画顺利实施,淫神祭大功告成,我相信在外头的现实世界,必有许多异象发生,因为说到底,在外头的世界,我与李华梅仍维持肉体连结的状态,淫神祭也是因此才得以顺利进行,我在这边大功告成,外头肯定风卷云动,有许多异象。

不管搞出多大动静那都是外头的事了,在这里,一切反倒是渐渐归于平静,随着李华梅的灵识回复,那些夸张而扭曲的形象,都迅速复原,我的妖异狼躯变回人身,李华梅圆滚滚的小腹也平了下来,变回纤细的水蛇腰。

臃肿的腰身能变回纤瘦,这不晓得是普天下多少女性的梦想,即使是真的孕妇也不例外,李华梅的眼神中满是哀伤,我完全能感受得到,她是何等的伤心难过。

“对不起……”

我听见李华梅这么说了一句,虽是一句,万语千言却都蕴含在其中,我也相信,这也是她灵识未失之前,最想对我说的一句话,不晓得已经积压了多久,以她的坚毅,说这话的时候,甚至是红着眼睛,颤抖着声音说出的。

一声对不起,代表的事情有很多,为了她的刚愎自用,为了她杀我外公,为了她没有守护好我们的孩子,为了她受到操控后所伤害的一切,还有……也为了我等一下即将要做的事。

问题是……她向我说对不起,而我呢?我又真的对得起她吗?一段感情走到今天这地步,肯定是双方都有责任,如果当初我能多在乎她一点,多想想她的心情,今天就不会是这样了,要说对不起,我同样也想说,只是此刻分秒必争,我只简单出口一句,“如果这辈子我弥补不了,下辈子我一定还给你。”

李华梅始终是一方霸主,不是那种喜欢哭哭啼啼的小女儿家,只要神智一回复,立刻就是那个提得起、放得下的女英豪,已发生的事、正进行的事、将发生的事,她全部都清楚,不用我再多言解释。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她透过我们下体的连结,源源不断地将力量传输给我,尽管这只是心灵世界,但即使在现实当中,我们的身体也是相连,所以我确实感受到体内的力量往上递增,她是想把握住我们拥有的最后时光,尽可能把她的力量转赠给我,助我抗敌,否则一旦她身亡,这些力量全都白费了。

“你别难过,我不怪你,你……也别怪自己,这样做是最好的方法,我很感谢你……已经发生的一切,不能改变,我不怪她们,你将来替我转告她们吧,希望她们……能代替我,给你几个孩子……”

李华梅的一句话,让我心如刀绞,我克制住哀伤,正色道:“别太早放弃,事情未必绝望,你有三成机会不死,之后还有一成机会,不用当植物人,如果一切都成功,你有希望复原如初的。”

“是啊,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

李华梅温言鼓励,露出了微笑,就好像我在南蛮闯荡,她特来援手时,对我露出的笑容,时间仿佛回到那时候,已是一方领袖、当世强人的她,对什么都不是的我,鼓励有加,那是我们感情的起点,想起来心头便暖暖的……虽然我知道,她压根就不相信我说的话,只是因为不想我难过,这才笑着鼓励我……“快动手吧!这边马上就要崩毁了,别连你都失陷在这里,你……是我的希望……”

李华梅泪眼蒙胧,这个不轻易掉泪的女强人,却在这一刻紧咬着嘴唇,红了双眼,几乎成了一个泪人儿,把她的脆弱面完全展露出来,我心痛得无法呼吸,真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秒,让我与她能这样直至天长地久,不用去面对未来的分离与恐惧。

然而,心梦的惊呼,却让我晓得已经没时间再拖下去,当断不断,就失去了这么做的意义,纵是再怎么不愿,我们也只能这么作了。

“画眉,我相信缘分,我相信你我之间的缘分,没有那么浅,所以……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不管今生或来世,你要好好等着我。”

“今生或来世,我都要做你的小妻子,再也不逞强了。”

含着眼泪,我与李华梅立下这样的誓言,下一刻,在那道禁制整个崩解炸开前,我陡然出手,一掌拍在李华梅的脑门上,劲道一吐,她整个身体登时粉碎,化成无数彩光缤落。

“画眉,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在心里这样悄然许诺,紧接着我便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在整个意识世界崩毁之前,被心梦强行拉了出来,回归现实。

在精神世界所待时间看似很长,但在现世界却是短短十几秒,我回归原身,眼睛一睁开,发现自己仍在狂风中打转,龙卷风吹得甚急,但风中有一股强烈的魔气,气息之强,不属人间,是九幽之底的黑暗神明,换句话说,就是施行淫神祭的结果,黑暗神明应召唤而来,正在完成淫神祭的最终一步。

龙卷风的正中央,风眼之处,存在着一枚巨型光茧,散发着碧绿幽光,邪气冲天,这种情形似曾相识,当初制造阎罗尸螳的时候,因为摄汲的能量过大,淫神兽无法立刻凝形诞生,需要一个蕴化的过程,这才会结成光茧。

只是,李华梅的魂魄连同禁制,被我一掌击碎,魂魄一散,生机立断,我才刚回到现实,与我肉体相连的李华梅,浑身一颤,竟尔气绝身亡,龙卷风失去了维持动力,卷没几下,“呼”的一声便告消失,我们从半空中蓦地狂摔下去。

之前那么多磨难,我们都活了下来,要是这样子摔死,那就未免太可笑了,虽然连番虚耗,几乎抽空我的力量,但李华梅将她的真气、力量狂灌入我体内,令我力量不减反增,真气充沛尤胜未开战时,一下提气,我带着李华梅、鬼魅夕稳稳飘降。

降落的过程中,我急忙从李华梅体内退出来,毕竟此处众目睽睽,损及李华梅名节事小,被人说她是给我活活干死的,问题也不算太大,但若以讹传讹,将来有人说我是喜欢奸尸的恋尸癖,这件事就很要命了,所幸刚才半空中交合,彼此衣物都没真的脱下,尚算完整,紧急落地,也不至于丢人。

甫一落地,我立刻一掌拍在李华梅的后心,她心跳早停,本应犹有余温的身体,更迅速变得异常冰冷,说得明白些,就是美丽艳尸一具,但凭着第八级力量灌入,强行鼓动她的心脏,如常跳动,推送血液,肺部也进行呼吸,维持生命,这点却是做得到……只要没有其他干扰。

“哈哈哈哈哈哈,干得好!干得太漂亮了,贤侄果真有勇有谋,亲手杀了自己的女人,这滋味如何?想必很令你回味吧?哈哈哈……”

连声大笑,来自天上的某处,紧跟着,就是一道黑色身影自半空中坠下,黑衣黑袍黑腰带,滚绣着金线,看来深具王侯贵气,风采翩翩,一见便令人心折,只是谁也没法看得出来,如此俊逸人物,居然有着一颗完全疯狂的脑袋!

会在此时现身的,除了黑龙王,更有何人?局是他设下的,他当然一早就埋伏在这里,只是放着我们与李华梅对战残杀,偷偷笑到肚痛而已,李华梅既然倒下,身为布局者的他,当然就要现身出来,既收割播种多时的果实,也顺便享受用力踩敌人痛处的乐趣。

伴随着黑龙王的现身,一直若有若无存在的暗黑召唤兽气息变得明显起来,让我明白他的打算,之前他偷偷躲着,连暗黑召唤兽都不放出来,就是利用我们去增强李华梅,又用强化后的李华梅来削弱我们,等到两败俱伤,他才以压倒性的武力出来收拾残局。

除此之外,白三小姐赠我的礼物,或许也为他所知,毕竟白拉登那个超级奸商,一份情报两边卖,吃完上家吃下家,我很难相信他会这么老实,不把这份情报往黑龙会也卖一份。

如果黑龙王知道这件事,对于白三小姐能消除一切魔法的异能,他必然大为忌惮,这异能一发动起来,有可能解决掉李华梅的禁制,也有可能摆平暗黑召唤兽,实际效果如何,我没试过,不敢断言,也不敢赌,相信黑龙王亦是不敢,所以他只派出李华梅,却迟迟也不让暗黑召唤兽现身。

直至此刻,我相信他仍有所忌惮,所以,暗黑召唤兽仅是蓄势待发,由他本人亲自出来确认状况,这也是不得不为之,一来,李华梅既然断气,人质被撕票了,他若再不现身,让我们集体收拾东西走了人,他这大魔王就要变成大笑话;再者,好不容易让敌人无比痛苦,如果不出来近距离观赏,先前的辛苦岂非毫无意义?

黑龙王现身,没有引起太多的反应,刚才李华梅苍龙一吼破云关,天上封印被破,空间裂缝再现,大批死不完的异界魔兽蜂涌而出,方青书带着慈航僧众撤离至外围,免遭李华梅战斗波及,这时,恰好率领他们堵截异界妖兽,混战成一团,尽管看到这边有人得意洋洋,以大魔王的架势从天而降,风光登场,却是谁也顾不上,忙着投入眼前的战斗。

我们这边,凤凰天女对黑龙王的现身不闻不问,恍若未觉,只是专心疗伤,想要尽快回复战斗力,显示出非凡的定力,反倒是旁边的心禅大师,见到黑龙王出现,停下了疗伤动作,一声佛号长颂。

“阿弥陀佛!却是何苦?”

言简意赅,问的对象自然是黑龙王,这一问的分量不轻,黑龙王暂时放下了我,转头面对老朋友,拈须微笑,笑意和煦得像是拂过春花的清风。

“苦吗?”

“不苦吗?”

面对黑龙王的淡然,心禅大师就像海边屹立不摇的巨岩,不为所动,直问到底,他问出来的这个声音,也如暮鼓晨钟,直敲在人心口。

“苦吗?呵。”黑龙王朗声道:“长毛,念在多年交情,我坦然相告,心怀怨愤过日子也许不好过,但每个人的人生,都需要他自己的寄托,你可以看开、看破,别人未必可以,这条路我已走得太远,放下怨恨,我就什么也没有。”

“为何?继续紧握拳头,你什么东西也抓不住,如果试着空出手掌,你便能拿下一切,可知今日你的所有快乐,都是旁人流血牺牲所累积堆起?”

“放开手掌去拿下一切?哈哈哈,有趣,但我觉得,一切全都已经被我拿下了,包括你们的生死在内,我又为何要放开双手、放过你们?”

黑龙王大笑道:“如果要收手,在华尔森林之前我便已经收了,现在收手,又能改变些什么?如你所说,我这一路是踩着旁人鲜血尸体过来的,在这种时候收手了,对得起那些人吗?又怎么对得起我自己?这些年来的怨与恨,要是可以说放下就放下,那我不是像白痴一样?我不能让自己的人生,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正在替李华梅运气,维持生命的我,闻言心头一动,回想起一件旧事,那是在华尔森林大摊牌的前夕,负伤在床的黑龙王与我说话,当时的他,明显欲言又止,像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只是最后始终未能出口……那时他想说的话,会否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