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8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2:4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尸螳、冰兰玉蝎,五大暗黑召唤兽同时现身,美艳的姿态、妖异的邪躯,再一次抢尽了人们的目光,任谁也不得不承认,这些暗黑召唤兽很美……非常的美丽……只不过,它们身上源源不绝散发出的黑暗能量,犹如一波波的浪潮,狂涌向四面八方,莫说是我们感受得到那份威胁,就算是异界魔物群,也本能地察觉到暗黑召唤兽的危险,远远避开。 [ .

“啧,不过就是多了五个帮手,很了不起吗?如果是之前,第八级的战力是吓死人,但自从通货膨胀失控后,区区第八级战力,想唬谁啊?”

我的豪语壮怀激烈,其实也没说错,如果看看我们这边,天河雪琼、我、鬼魅夕、凤凰天女、心禅大师,全都是第八级战力,恶斗起来足以敌住五大暗黑召唤兽,而最强的黑龙王,则有李华梅应付,看起来,我们双方势均力敌……如果战争只是单纯算算术的话。

前半局战争累积下来的伤害,我们这边根本是一堆伤兵,摆着装装样子还可以,真的要打起来,除了天河雪琼,没有一个发挥得出第八级战力,更别说暗黑召唤兽最拿手的就是群战,因为它们不但相互间心意能通,配合默契十足,擅长联手战阵,更还有一招超级联合技“天魔锁神塔”,强如末日战龙、突破上第九级的心剑神尼,也在此招下饮恨。

若我估计得不错,暗黑召唤兽的联手威力,以倍数增长,六大暗黑召唤兽合力,足可抗衡三十六名同级战力,也就是三十六名第八级高手,尤其是当天魔锁神塔全力发动,根本就是慈航静殿一派的拿手战术,先把目标封锁困住,再进行攻杀,以这样来看,就算我们这边再多一名第九级战力,也没多少胜算,更别说这边只有一堆伤兵。

眼看一面倒的战斗即将开打,我忽然转过头,对心禅大师道:“大师,帮忙一下,把你偷藏的人叫出来吧,如果再不叫,后头他们也不用出来,直接回家自杀吧!”

心禅大师一惊,奇道:“你……你怎知……”

“我怎么知道是吗?少来了,这种事你知道,我知道,就连没品的魔王先生也知道,要不然他一直扣着王牌不打出来,暗黑召唤兽藏着不出,你以为他是想放着等升值吗?还不就是为了等我们先出手。”

我道:“打这种仗,慈航静殿会带头冲,却不可能孤家寡人跑出来送死,找一票人同上阵这是你们的拿手好戏,率先打头阵,撑到现在,已经很够义气了,再撑下去就是从死撑变撑死,把你的人马叫出来吧。”

这是基于理性判断所做出的推论,心禅大师不是白痴,从他施展那个万人版本的净世咒就可以看出,他应该留有更厉害的后手,只不过以他的个性,不会让盟友吃亏,什么事情总是自己先打头阵,这就是他们之所以在此的理由,然而,我就不信他没有后援,他是来这里作战,不是送死……心禅大师听完,忍不住连赞了两声“高”,更竖起大拇指,像是夸赞我的推理,只是他夸完赞完后,表情马上垮了下来,很尴尬地说,“贤侄的推理很好,但……事实上真没帮手,能够带来的人,都已经全部上阵了,再没有其他人可以上场了。”

“什么?”所有人闻言脸色大变,我亦失声大叫,“那我们这下不是仆街定了?”

“抱歉,出家人偶打诳语,其实是有的,老衲只是看这边气氛太紧张,想找点东西给大家轻松一下,别太介意,阿弥陀佛。”

一向老老实实的人,忽然开起这种玩笑来,真是吓死人,好在心禅大师也没浪费时间,一句玩笑开完,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五色霞光冲天飙起,再次令我一惊,暗黑召唤兽已经现身,他召唤援兵的方法该不会那么老土,放什么烟花讯号吧?灾难之地封印外的几十里,都已净空,没有藏人,纵有伏兵也是从几十里外赶来,依照这速度来推算,援兵的用途大概就只有收尸与表演撤兵……幸好,那么荒唐的事情没有发生,慈航静殿手中着实扣着不少筹码,其中之一,就是超远距离的传送技术。

之前我感到讶异,心禅大师与慈航僧兵竟能抢在我们前头,先一步抵达灾难之地,与黑龙会开战,那便是凭藉超远距离传送之功,而在大战前夕,心禅大师更绝不小气,将这个重要技术与盟友一同分享,协助他们能及时赶来此地参战。

冲天飙起的五彩霞光,不是单纯的烟花信号,而是术法的发动信号,当五彩霞光冲上半空,原本设好在灾难之地外的转移法阵,立刻发动,几下轰然巨响过后,数以万计的大军,出现在我们视线可及之处。

这几万人马,都不是普通的士兵,战斗打到最后关头,普通士兵就算数目再多,上来也只有送死的分,若再碰上能够吸收死者精气、血肉的敌人,那根本活生生的补充包,够资格来参加这场战斗盛宴的人,当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几路援军都在我的意料之中,本来我就晓得他们会来,先前已经得到消息,只是不认为他们能赶得上,但有慈航静殿万里缩地的技术,援兵就成功变成伏兵了,而这些……都是老朋友了。

清一色深蓝色军服的精灵弓箭手、魔法师,由新任索蓝西亚王伦斐尔亲自率领,威风凛凛地出现在了西面,尽管独臂、盲了一目,这位精灵国王仍是英姿飒爽,身骑一匹白马,领先士卒,由几波带着彩光的魔法箭矢开道,大批人马迅速杀进来。

伊斯塔的队伍,显得安静许多,魔法师的人数超过七成,全都是身穿斗篷,面目隐藏在头套之下,静悄悄的,身上散着浓郁的黑暗气息,不晓得的人还以为这是支收尸队伍,在魔法师的最前头,是一群擅长打近身战的改造战士,一名身穿鲜艳红衣,画着浓妆,媚态横生的大美人,从容指挥着全军攻击,正是伊斯塔巫神学会的主席娜西莎丝……真可惜,如果她和我有多几腿,甚至是我情妇,那就更理想了。

索蓝西亚、伊斯塔两大国的精英战力,连袂而来,这点我不觉得奇怪,但他们的部队构成确有些怪异,这两国都属于魔法王国,魔法师是主战力,可是魔法师几乎没有近身战的能力,给敌人欺近身边,就已经输了九成,因此,这两国的军队参战,除了拉上主力的魔法师,还要准备大批的肉盾,可能是僵尸、改造战士、魔兽群、魔剑士之类的,现在他们不是没有,只是……数量实在少了些。

照一般常识,护卫魔法师的肉盾、攻坚部队,与魔法师的比例,应该是六四比以上,甚至七三、八二,就算九一都不奇怪,但眼下他们魔法师的比例占到七成以上,非常违反常理,若是被黑龙忍军近身突袭,几分钟内可能就伤亡大半,着实令我不解。

好在,答案很快浮现出来,抢在伊斯塔、索蓝西亚两军之前,又一支部队冲杀进来,人数较两军为少,大概七八千人左右,数量虽少,却是进退如飙风,行军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杀入灾难之地,仿佛一支冲锋的箭头,势如破竹,挡在前头的异界魔兽,哪怕是体型巨大的,也给这支强军厮开、冲开。

异界妖兽难以对付的地方,主要是在于肉体构成的法则,与我们这个世界不同,寻常的魔法、元素攻击,效果不佳,但碰上最直接的物理攻击,该变成两半的东西,还是会变成两半,不管是什么世界来的,这点基础法则仍是一样,所以哪怕是之前慈航僧兵大感棘手的异界魔物,碰上这支强军,还是要吃大亏。

这么生猛的军队,当然就只有南蛮的半兽人了,老搭档白澜熊亲自统兵,一身皮甲,手里拿着大剑,纵身跃起,将一头巨象似的魔物砍成两段,气势吞天,而他也是这支兽族军中唯一的剑手,对于大多数的兽人而言,要他们去玩一些技巧性的兵器,实在是难为他们了,别说是剑,就算是以劈砍为主的刀,他们都感觉有些别扭。

对兽人们而言,那些能够让他们充分发挥其惊人蛮力的武器,才是真正的好武器,因此,这支兽人部队所持的冲锋兵器都是骨槌、狼牙棒之类的超重兵器,当头挨上一记,哪怕是铜筋铁骨整个脑袋也会打凹进去,落在这些兽人的手上,绝对威力惊人。

当然也不是所有兽人都只会耍蛮力,在冲锋的兽人中,狼人、豹人这两个靠速度、瞬间爆发力吃饭的部族,所用的兵器,就是直接在手上套一副合金利爪,欺近身边狠狠来一下,任谁都要肚破肠流,而此刻能到这里来参战的,都是各族高手,气劲透发出来,爪劲扫到数米之外,无须近身,也能发挥强绝战力。

兽族部队也不全是肉盾,与其他各国相反,他们虽有魔法师同行,数目却在一成半以下,全都是兽魔师,一出手就是召唤各种兽魔,或辅助或强攻,声光效果十足,打得异常灿烂。

以这支兽族部队为先锋,两国的魔法军团会师后联合支持,三方合力,摧枯拉朽般砍杀异界魔物,顺利突入进来。

“不愧是老朋友,关键时刻,他们还是都来了。”

虽然我也知道,伦斐尔、娜西莎丝、白澜熊三人都是公私分明,之所以出兵来此,个人私谊所占的比例不高,纯粹是因为大势所趋,毕竟谁都看得出来,黑龙王此战若胜,接下来必是扫荡余人,以各国当前的实力,只有被黑龙会践踏的份,要是不想到时候死得难看,现在就得抛弃私心,豁出去来拼命。

然而,知道归知道,但看着故人一一现身,心头的感觉还是很热,非常感谢他们能在此时来援,心梦的声音也适时出现。

“哥,你这一路走来,所经历的旅程,绝不是白费的。”

这话有些老套,但听在耳里的感觉,确实是很爽,天河雪琼也来到我身边,点了点头,在这些旅程中与我一路同行的她,最能够理解这趟旅程的艰辛,看到这些老朋友的出现,她完全明白我此刻的感受。

“呃,这是怀旧角色大集合吗?那边来的也是你们朋友?”

鬼魅夕的表情看起来很奇怪,伸手指向另一边,那里也正发生骚乱,有支部队从那边硬杀进来,只不过比起兽人、精灵、黑暗法师团,那边情况混乱得多,冲击没有起到势如破竹的效果,反而被异界魔兽给挡住,甚至还反过来包围,转眼间便溃散开来。

定睛一看,那支失败的冲锋队伍,平均身高一米四,居然是由矮人、侏儒组成,记得我与矮人没什么交情,况且,罗赛塔的军队不能说不强,矮人的臂力足可匹敌兽族,军械装备之精良更冠于各族,又有擅长诅咒的巫师团,真打起来,就连伊斯塔的黑暗术者都忌惮三分,问题是,由于先天限制,矮人的部队擅长打防御、伏击战,让他们冲锋就很搞笑了,在大地历史上,罗赛塔只打过防御战,从没有主动侵略的记录,此刻矮人部队冲锋,异界魔物中却有不少飞在天上的,两边一撞上,他们又没有弓箭手,后果可想而知。

我们的目光立刻望向心禅大师,矮人族来参战,这种事情别人不知,他肯定是知道的,怎么会放着矮人部队这样冲进来?

被我们这样一看,大和尚再次面露尴尬之色,无奈说道:“他们说,这是世界级的大战,身为这块大地上的一份子,他们不能被世界遗忘,怎样都要出一份力,坚持要亲自出来参战,老和尚拦也拦不住,就……善哉善哉了。”

“你们废话够了没有?”

黑龙王一声沉喝,仿佛空中闷雷,打断我们的闲话,任谁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愤怒,我多少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十几年的策画一夕破灭后,他能追求的事就只剩下一件,就是打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让敌人死得奇惨,这样才对得起他的满腔怨怒。

然而,从刚刚开始,我便有意在插科打诨,连往日称呼都用上,目的不是想化敌为友,就是想把气氛弄得欢乐些,打坏他轰烈大战的追求,此刻他明显情绪失控,怒不可抑,再没有之前那种纵使疯狂,仍能极度冷静的心境……尽管这也有可能是装出来的,不过,尽人事,这就是我们目前能做的事。

“大叔,别那么耐不住性子,我们都是马上要死的人了,横竖很快就要被你干掉,死之前难道还不许我们说上两句?一个好的魔王,要有大气度,你连死前都不让人打屁几句,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你说是不是啊?”

作人耍贱要贱到这种程度,也实在是够累了,不过成效确实是有的,素来深沉多智的大魔王,这时气得连一句话也懒得说,再没有与我嘻皮笑脸的兴致,唯一能维持他魔王气度的动作,就是扔来一句话。

“你们都去死吧!”

以这句话为进攻信号,半空中的暗黑召唤兽立刻发动,但并不是直接攻向我们,而是乱攻向战场上的其他人,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