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89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3: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发炮只是要逼出他真正实力……然后由我们来承担?真他妈的死婆娘!

但我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帮了我们大忙,敌我双方已在死斗,敌人手上还扣着厉害底牌未出,这对我们自然大大不利,现在……至少没了那份隐忧。 [ .

海神宫殿储存的能量之强,纵使是残余能量,也不是我个人能承受,所以,与我有肉体关系的几个女人,全都接纳了海神宫殿传来的能量,将本身力量回充至巅峰,而天空仿佛被墨水渲染,明明是白天,却如夜晚一般漆黑,云缝之中不见星月,只见点点黑色龙鳞。

那是一条长度肯定超过百米,较末日战龙、巨头龙更为硕大的巨龙,龙鳞漆黑如墨,似是黑龙,但我们从不认为黑龙王的真面目只是一条普通的冥界黑龙,忽然间,龙鳞盛放豪光,七彩虹光在龙身灿亮光华,不住变幻的色彩,让人目眩神迷。

在场众人不乏见多识广之辈,这一幕画面,令所有人心头大震,心禅大师更吐出了一个属于久远回忆的字词。

“万……万色返空……”

第五话错从此过从此错过龙,基本上算是神、魔之外的最强生命体,强横的身躯、高度智慧,还有对魔力的掌控,让这些变态生物无比难缠,其中的一些高等货色,地狱龙皇、冥界尸龙……甚至能和主神级的神魔抗衡。

李华梅虽是人身,但她所继承的血脉,八岐黄金龙,却已非常厉害,濒临生死,力量就往上翻一番,若再给她这样翻上几次,后头恐怕真的可战神魔,而在我们所知的各种奇异龙族当中,有那么一种来自异世界,非光非暗的虚空之龙,其巨大身躯展现时,闪动千彩万色,蕴含森罗万象之道,一切真理,俱在其中。

只是,纵使掌握万象万理,这个虚空之龙却不是什么吉祥东西。万色返空,就是万物到头俱空,将一切尽归于无的终始之龙,其活动往往与大毁灭、大灭绝有关,由于太过极端,k的相关记载非常少,只知道无论神、魔都尽量避免与之敌对,因为k就是一种极端恐怖的存在,而过往也从没听说k在人间活动……“好……好厉害。”伦斐尔惊叹不已,身为精灵之王,他的见识不凡,当然认得这是什么,“估不到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无怪翻手为云覆手雨,在大地上掀起了那么多的祸事。”

方青书皱眉道:“但……以前典籍中记载,万色返空龙似乎是……是……”

娜西莎丝哂道:“书里记载的东西未必准确,其他作品……呃,我是说其他世界的设定,到了我们这里,有什么变化都很正常,至少,这鬼东西百分百是雄性的,而且没有性别认同问题。”

“喂!人类。”白澜熊受不了,开口道:“比起无聊的设定问题,我们是不是该先想想怎么应敌啊?”

白澜熊这话,实在说得很适时,因为当巨龙将海神宫殿的一炮反弹回去,摧毁巨头龙之后,其巅峰力量也随着真身而展现,此刻巨龙翻动身躯,云海生涛,在那千彩万色中,我们确实感应到那股超绝力量,澎湃涌来。

不是刻意迫发而出,只是当体内真实力量涌现,自然影响外界事物,形成威压,修为稍微差一点的,都没法承受,事实上,巨龙现身之后,我们就知道不用浪费时间叫众人撤退了,因为全场九成五的生物,都承受不住这股威压,口吐白沫,晕死在地,仍能站着说话的,不过我们寥寥数人。

……超越第九级力量的神魔领域,第十级力量?

我只能这样估计,至于到底是第几级,数字对如今的我们而言,已无任何意义了。

邪莲看了李华梅一眼,笑道:“八岐黄金对万色返空,光数数就输了一千多倍,难怪比不过。”

李华梅没有针对这个低级笑话作反应,只是盯着天上巨龙,试图找出一些破绽来,相对于她的冷静,同列最强者席位的万兽尊者,显得战意高昂。

“好啊!所谓神魔之力,就是这么回事吗?”万兽尊者摩拳擦掌,兴奋道:“老夫一生纵横大地,各族高手战得多了,就是还没机会与神魔比试,能与这级数的敌人一斗,纵死也不枉了!”

外公大人的豪情壮志,令人佩服,但我记得您老人家才刚刚复活不久,就算活腻了想找死,也大可不必这么急吧?

凤凰天女站在旁边,一语不发,默默运气,回复力量,但从她紧盯着自己父亲的眼神,我相信她很想说“老爸,那一切交给你去战,我回家睡觉了”。

有如此不肖的母亲,真是为人子的耻辱,但我也不想怪她,因为在我自己心里,也同样想叫自己老爸出来战,可惜,这个想法还没机会成真,就宣告夭折,因为,一道来自苍穹天顶的龙威,犹如刚才海神宫殿的定身锁缚,将我们集体定住,可以想象,锁住敌人之后,接着要来的就是雷霆一击。

侥幸的一点,就是我们所有人都还站得满近的,一个靠一个,要相互传送力量,这还作得到,所以,当前能做的事情也就很清楚了。

“别慌别乱!大家把所有力量集中,我们只有一击的机会!”

如果把所有人的力量,用在防御上,那是蠢爆了的烂招,周围晕死过去的人太多,我们未必能张设那么强的防御结界,就算张开了、挡下了,力尽之后又如何面对敌人的第二击?因此,别无选择,只有集中所有人的力量,作最后一击。

如果没有海神宫殿的传送力量,所谓凝聚众人力量,不过是屁话一句,众人早在之前的战斗中精疲力尽,只有得到海神宫殿力量的我们,还有力可出。照情况判断,李华梅、万兽尊者都保有九级力量,我们应该把力量集中在他们其一的身上,才能将力量有效运用,打出最强的威力,然而,开始传输力量时,我愕然发现,所有人都像有默契一样,没把力量传往李华梅、万兽尊者,而是朝我这边传过来。

“喂!你们这是……”

“相信自己吧。”万兽尊者大笑道:“这是属于你的战斗,就该由你自己来完成。”

娜西莎丝道:“我们确实是为了大地的未来才到这里,但我们也都想助你一臂之力喔。”

李华梅道:“我相信你能做到,超越我们这里的所有人,比我们每个人都要更强,所以这一击付给你。”

“小畜生,这是该你出手的时候。”凤凰天女道:“一切因果的开始,固然是因为你老子造的孽,但你与那家伙之间,也有你们的羁绊,如果不是因为你,他本来可以做得更绝、更毒辣的,现在由你来了结这一仗,是最合适的。”

我一直也有几分困惑,如果黑龙王的行动更狠一点,在该出手的时候出手,我们绝无可能创造什么奇迹,他只要一开始就自己上场,连同李华梅、暗黑召唤兽一起出手,我们早就死光,哪可能撑到现在?

敌人的想法,我没时间去仔细捉摸,和心梦结合在一起,把演算能力无限推伸,要在最短时间内,找出有效运用这力量的法门。

“心梦,敌人的力量已经超过第九级,就算我们这里也有两名九级武者,力量结合,正面硬碰还是没胜算的。”

“是的,如果正攻法能奏效,刚才海神宫殿的一炮,就已将敌人重创。虚空之龙,能将一切有形无形的东西尽数吞噬,归于虚无,普通的攻击再厉害,敌人也能消能化,要取胜只能另谋他法。”

“总不会要我们用精神攻击吧?对方是高次元生命体,精神攻击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自然不是,但……这次我也没有主意了,十二兽魔似乎也派不上用场,或者赌赌七圣器中封印的究极魔法,如果几个究极魔法连锁发动,或许……”

不用或许,我百分百肯定不会有效果,究极魔法虽不是直接的物理攻击,终究是巨大能量的聚合产物,敌人能将一切归于虚无,究极魔法产生不了作用的。

天空,像是墨水打翻了一样,黑云如潮如浪,翻涌不休,云层中偶然现露的巨大龙身,映出斑驳万色,令人目眩神迷,整个空间内却莫名刮起强风,极寒极冻,只是吹在发肤之上,就凝成一片白霜。

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等闲这点风云变化,已经吓不到我了,外在情况虽然恶劣,我的心情却无比宁静,理智地寻找每一种破敌可能。

终始之龙,能够把一切归于虚无,那么……有没有什么东西,是虚无所消化不了的呢?

“哥,或者你试试看大日天镜的吞噬黑洞,这是最有可能奏效的攻击了。”

心梦果真冰雪聪明,跳脱有形限制,想到了这个窍门。火吞不了火,洞埋不了洞,虚无所无法化消的,也只有虚无本身,这个思路是正确的,然而,使用阿雪的大日天镜,和上头那怪物拼吸力,我可不认为这是好主意,双方的攻击手段一样,对方力量不知是我们的几倍,又是单一来源,不比我们混杂,这样拼起来哪有胜算?

不过,心梦的构想,倒是点醒了我,瞬间我已经有了主意,但要将这个想法实现,我们现在拥有的力量并不足够,除了所有人的合力,还需要更多……“十五秒的时间!心梦,再苦再痛,给我支撑十五秒!”

“遵命,一定完成任务,我的……哥哥。”

仿佛看到心梦微笑着,对我行了一个漂亮的军礼,平稳的声音中,已带着觉悟,我把心一硬,强行发力,把几件创世圣器一起吸扯过来。如果要平安吸纳创世圣器入体,稳定使用,那就只能使用自残肉体的方法,但假若只是入体一段极短的时间,十几秒而已,那我凭着此刻众人交付的力量,大可强行吸纳。

创世七圣器相互感应,回应我的呼唤,瞬间被我吸纳入体,而我要做的事,不是发动创世圣器内刻印的究极魔法,只是将其当成能量供应源,疯狂吸取内中的能量,将里头传承千万载的浑沌至能纳为己用。

海神宫殿最后所传、创世七圣器内中所蕴,这两股能量之强超乎一般想象,再加上我们这伙人的余力,累积起来的这股力量,绝对是旷古绝今,只可惜,单纯的量,不等于质,若我有足够的修为将之凝练、压缩,说不定就能拥有与敌人相同的超级力量,可惜目前还做不到,目前,别说压缩、凝练,光是承接这些力量,我全身骨、肉就被多重力道疯狂拉扯,随时都会崩散,要在这种伤害下撑上十几秒,先前的估计可能还太乐观了。

我尚且如此不好受,体弱的心梦只会更加难捱,我担心着她,更不敢浪费时间,连忙发动兽魔。

羽族十二兽魔,顶点虚神!

与短时间内只能用一次的魔之佛陀不同,顶点虚神光是今天一天,已不知多少次救了我母子的性命,堪称十二兽魔中的实用王,而我在频繁使用的同时,也想到一个战术,只不过实行起来,供应能量是大问题,现在却成了最后一搏的筹码。

顶点虚神,能屈能伸,能够自在调整物体的物理性质,我现在所选择的调整目标,是自己的右手小指,拼着牺牲一指的决心,我将小指的重量,调整至无限趋近于零,然后,将我所承接的所有能量,尽可能全部逼至小指上,集中一点。

无限近趋于零的重量,配上近乎无限大的质量,只要稍有物理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这超乎想象的断指一击,我誓要给那个虚空之龙一份大惊喜。

“咦?”

略带惊愕,我发现了一点异常,将能量集中的过程虽然比想象中要更吃力,却也比预期中更顺利,应该很勉强才能压缩在小指上的能量,居然一下子就缩小强压在指甲范围,看似相差不大,但实际上,这难度便是整整五倍的差距。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幸运,瞬间我就已经知道理由,肯定是心梦这傻女人,又作了多余的事,她减轻了我这边的负担,重压自然都跑到她那边去了。

“可恶!一个个都是那么自作聪明、自作主张,我要有你这么做吗?”

强压在指甲上的巨大能量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烫手山芋,就算不为了心梦,我也得尽快扔出去,与此同时,敌人的攻击也已发动,一股让我们如坠冰窖的极寒冻气首先袭来,瞬间将我们连同脚下地面,一起封冻住,凝成一块困住数千人马的巨冰。

被困在巨冰之内,除了寒冷,我更感到头痛欲裂,这和冷度无关,而是有一股黑暗的思念波,如潮水般向我们脑部发动入侵,要是给入侵成功,白痴是最起码的收场,而当我抬眼望去,漆黑的天幕上不见万色龙身,只有一个急速旋转,越来越大,最终扩及整片苍穹的黑色大云涡。

这片云涡,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