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90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3:1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以好好再喘口气,后续该何去何从,这个我心里还没有底,总觉得过惯了惊滔骇浪的生活后,回去当追迹者很索然无味,胸口也空荡荡的,需要时间来厘清思绪。 [ .

不过,横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因此我打算暂时当一条懒虫,在大地各处游走,反正各地都有熟人,就到处去白吃白喝,打免钱炮。上个月才刚去了伊斯塔,娜西莎丝非常够朋友,免费和我睡了几晚,话说当年我在阿里布达带兵的时候,做梦都没有想过,能和敌国伊斯塔的领导人打友谊炮呢!

在伊斯塔,没有什么好特别怀念的,即使想凭吊法米特、夏洛堤,地点也不该挑在伊斯塔,万兽尊者既然未死,李华梅也已经回归,伊斯塔就只是个纯粹的破地方,还不如之前我到索蓝西亚,起码沿途还可以怀念华更纱这个鬼婆,但伦斐尔似乎想安排他妹妹嫁给我,说是我之前吃过他妹妹,当然要负责任。

美女我不介意多收几个,问题是,碧安卡是什么货色,我心里有数,这女人心里根本暗恋她的兄长,又被我偷偷下过加强指令,搞不好已经和伦斐尔干出什么事情来,近日大地上最有名的乱伦兄妹,是伦斐尔、碧安卡,可不是我这个传闻中父不详的野种,想要我去当这个便宜丈夫,可没那么容易啊……************各国大致料理完国内诸事后,就要开个高峰会议,各国首脑齐聚一堂,商量以后的大方向,因此,我离开伊斯塔,到金雀花联邦来吃白食,也因此,我和刚刚开完会,急急忙忙进入密室脱衣服的月樱,合体交欢。

我扑到月樱身上,手也抚上高耸坚挺的双乳,在她全身上上下下疯狂吻着,揉捏嫣红娇嫩的乳蒂,感觉两颗乳蒂在自己的指间慢慢勃起、变硬,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她的左乳含在嘴里,吮吸轻咬着……我的双手贪婪地在月樱光滑白嫩,凹凸有致的玉体上一寸一寸仔细地摩娑,嘴唇也移到了她的樱桃小嘴上,把她的舌头吸出来,不停地吸吮,并开口舔着她伸出来的舌头,彼此的嘴唇就像粘住似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唔……我喜欢你的味道……好喜欢……”月樱嘴中闷哼不绝,雪白的双臂紧紧地搂着我不放。

在这密室里的人,并不是只有我和月樱而已,除了我们两人,还有星玫,这个肉体已被完全开发,知晓人事滋味的小美女,与我恋奸情热,仿佛回到初识热恋的时候,总喜欢缠着我求欢,刚才就和我躲在密室里,一面看外头多国首领严肃开会,一面痛快交欢,爽到晕去,现在我和月樱干起来,苏醒的小丫头也不甘寂寞,在旁凑趣。

星玫从后头抱着月樱,灵巧的舌头在姊姊雪白脖颈和高耸胸部上,不停地热吻和深舔,有时还与我的舌头碰到,双方很有默契地不作竞争,分别轻咬住月樱的一边雪乳,贪婪地吸吮和轻咬,仿佛两个舔奶的孩子。

这幕淫靡之至的景象,对月樱也是极大的刺激,她跨骑在我身上,下体与我完全接合,我是蹲跪着将她顶高,方便一面操干,一面接吻吮乳,再加上星玫的凑趣,三人同淫的刺激,让月樱如登极乐世界,一波波的强烈快感,几乎要烧毁理智。

少妇丰满的身子剧烈颤动,眼神已经充满情欲,口中不时发出“咿咿呀呀”

的声音,就好像是在引诱我们,我向星玫使了个眼色,她立刻吻上姊姊柔软的耳垂,用舌头舔过粉颈、丰乳,直到挺立的乳蒂上,直舔得月樱娇躯一阵颤抖。

我一只手握着月樱的右乳,揉捏抚弄着,中指还不停地蹭着乳蒂,看着少妇白玉似的胴体上,两座坚挺、柔嫩的乳房,被自己舔揉得如面团一样,心里着实有种暴虐的快感。

料理月樱的同时,我也没有忘记星玫,另一只手滑下她光滑平坦的小腹,在少女的花谷不停抚摸着,接着又将嘴移到星玫凑上来的左乳,用舌头舔着乳蕾,不时加以吸吮,经过我这一阵的抚吮,少女本就未干的花谷,很快又成了湿淋淋的一片。

“小丫头,这么想要男人,还清修什么?你就算出家也是个淫荡小尼姑。”

我调笑星玫,用手指轻抚少女娇嫩的两片肉唇,感觉肉唇早已硬涨起来,深深的肉缝也蜜液泛滥,摸在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

“嗯……嗯……人家……啊……只对哥哥一个淫荡……嗯……”快感如潮,星玫顾不上再为姊姊舔乳,樱唇微张,舌头舔着自己的樱唇,轻声哼叫着,“人家要像那个羽虹一样……当哥哥的奴隶……哥哥一个人的奴隶……”

“小傻瓜,你在乱说什么啊?别拿自己和那贱货比。”

我放弃了亲吻,起身仔细地看着娇羞的少女,但见星玫小公主胸前挺立着圆翘的双乳,雪白平坦的小腹,下面煞是迷人,小巧的肚脐儿,叫人爱不释手,芳草萋萋之处更是流出晶莹的液体,圆滚滚的小屁股、圆润有弹性,一双巧足,又白又嫩,脚趾整整齐齐,指甲光泽清亮。

而较诸妹妹,月樱自然只会更胜一筹,凌乱的金发、细致的五官,一颦一笑都让人无比心醉,特别是在交合之中,她媚骨天生的绝艳风情,整个灿发出来,在我身上的每一下颠动,雪白肉体都似在轻舞飞扬,美乳与纤腰,幻化出种种动人风情。

“啊……喔……好……嗯……嗯……喔……喔……喔……宝贝弟弟……你快点、快点好吗……姊姊还有会要开……啊,外头的人……还在等姊姊出去……”

“啥?姊姊你真是太夸张了,开会的时候想着干,被干的时候又想开会,这样不专心,不好吧?”

我这样取笑着月樱,手里持续玩弄星玫的肉唇,姊妹两人的甜美呻吟,此起彼落,像在竞赛一样交互高唱着。

“哥,好羞……我也想要……”星玫的粉面越来越红,“啊,也给我……”

无力支撑身体的小公主,再次趴到姊姊的胸口,捧握自己的雪乳,和姊姊的摩擦,全身几乎痉挛起来,似乎在这动作中获得快感,流出的淫蜜也越来越多。

单纯只是胸口的舔吮刺激,月樱的反应不会那么大,但舔胸口的人是妹妹星玫,这个刺激就比什么春药都厉害,月樱完全忘却了羞耻,尽量地分开自己美丽修长的大腿,跨骑在我腰间,一上一下,用更为大胆的动作和节奏,与自己的男人交媾。

月樱在我身上拼命摇摆着,长长的金发披垂下来,扬起阵阵黄金浪,浪花之中,两团饱满的乳桃,时隐时现,抛上抖下,我一手抱住月樱的水蛇腰,大力挺送,另一手则在星玫的娇嫩花谷中高速穿插,让两姊妹的娇吟声一起高响。

几乎要为之疯狂的月樱,坐在我身上不停动着,白皙的美臀因挤撞而变形,我配合星玫的动作,含住月樱一边乳蕾,用力的吸,肉茎在她的花谷中越来越坚硬,很快,月樱的呻吟就变得高亢,无视密室的隔音效果可能不那么理想,尖声叫了起来。

“来了!又来了!来了!”

月樱美艳的表情,再加上爱液的滋润,给予我一种强烈的满足,快感迅猛冲上了我的大脑,只觉得月樱的膣道无比火烫,更紧夹住我肉茎,吞入吐出,下体“啪啪”直响。

最后,伴随月樱“啊”的一声尖叫,我感觉肉菇猛地受热,再也坚持不住,大叫着抖动了几下,把一股股浓烈灼热的生命精华,射进了月樱身体的最深处,高潮中的月樱没能喊几秒,便给懂事的星玫凑上去吻住,没能持续喊出来,我们三人的肉体交缠在一起,浑然忘却身外事物,这一刻就是地老天荒……第七话三重交响一生迷梦会议这种东西,其实到头来都是没什么意义的,特别是大国之间政治会议,如果有能够说了算的人,几句话的功夫,就能把该说定的东西给定下来,其余没那么好定下的东西,可能谈个几年都定不下来,冗长的会议过程,往往只是一个示诸于人的戏码,没有实质意义。

这次的国际会议,名义上是多国高峰会议,共商大局,其实根本就没那么多事,娜西莎丝、伦斐尔、白澜熊等各族首脑虽全部到齐,但我总觉得,他们来开联欢会的性质,多过商量天下大势,所以不管底下官吏讨论得多热烈,甚至争执得面红耳赤,那几名首脑人物都显得不甚关心,个别人士还昏昏欲睡。

标榜完全民主的金雀花联邦是议会制,身为议长的冷月樱身份是重中之重,也是这次国际会议的核心人物,本来应该在里头主持会议的,却借口所有人休息一小时,匆匆离去,搞得大部分人都莫名其妙,不晓得出了什么事,如果让他们知道,这位明艳不可方物,美得令人惊心动魄的美人议长,居然是因为忍不住自身欲火,这才匆匆离开,不晓得会吓掉多少人的下巴?

会议厅的附近,建有密室,这点虽然没什么人知道,却也不难猜想得到,而哪怕这间密室隔音效果甚佳,又设了十几重结界锁闭一切气息、声音,也不代表能完全隐蔽,伦斐尔、白澜熊都是高手,娜西莎丝更是魔法大行家,他们完全有可能无视结界存在,直接察觉到密室内的动静,也许低声说话他们听不到,可是月樱、星玫两姊妹一起叫得震天响,这要说听不见,未免……所以,那几个熟知内情的家伙,或是皱起眉头,或是一副忍笑的表情,娜西莎丝更直接用揶揄的眼神,瞥向对面的宿敌冷翎兰。过去,她们两人曾在战场上多次交手,由于年纪相近,又同样杰出、手握重权,常常被人互相比较,自然成了宿敌,不过,那都已经成为过去了……冷翎兰的个性自尊自傲,哪受得起这等撩拨,“哼”了一声便站起来,拍桌离去,而她唯一的去处,当然就是旁边的密室。

“你们就不能看时间来做事吗?平常时候要干就算了,这可是国际会议啊!

你们……”

冷翎兰推开暗门,一进入密室,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姊姊高潮后的舒爽表情,还有妹妹翘着的白嫩小屁股,不用猜也知道我们刚才在做什么,脸上不禁一红,她不好意思责怪月樱,便过去在星玫的小香臀上拍了一下。

“不像话,你越来越乱来了!”

“唉唷!”星玫揉了揉屁股,摇晃着月樱的肩膀,“姊,二姊打我,你要帮我说话。”

“你是该打。”月樱口中说着,做出的实际行为却是相反,搂着星玫亲了一口,看得我好生欣羡,“你爱拿自己当奖品,没人管得了你,但怎么把我和你二姊也奖进去了?我们又没答应过……”说到最后,月樱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有什么关系?”星玫与月樱发色相同,都是明亮的金黄色,两张相近的面孔贴在一起,确实是一等一的美丽姊妹花,“救回你们以后,你们反正也要和哥哥干的,我替你们答应他,还可以激励他的斗志,这哪有什么问题?难道你们会不想和他干吗?”

“说得对!承诺是一定要兑现的,不可以赖皮。”我放开怀中的月樱,一转身,把冷翎兰拉到自己腿上坐下,亲吻着她白嫩的脖颈,“当初的约定中,也有你一份喔,你急着冲进来,是终于想履约了吗?”

“哪、哪可能啊!我是看你们太不像话了,专门过来骂你们一顿的,你别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满脑子就只有性。”

“哈哈,说得对极了,我满脑子里是只有性,你明知道这样,还跑到我怀里来,那就算你自投罗网了!”

我一下扣住冷翎兰脉门,向月樱、星玫一使眼色,两姊妹同时动作,开始拉扯冷翎兰整齐的军服。

“你们……你们干什么啊?”冷翎兰低呼一声,本能地想要挣扎,但此刻她与我的力量差距已大,又被我抢先扣住脉门,劲力难发,如何挣脱得开?立刻被弄得满脸通红,左右扭动着身子,想要逃躲,却哪有可能做到?

“我和大姊什么都没穿,二姊你穿得这么整齐干什么?当然要脱了!”星玫笑着说话,把姐姐身上军服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开。

月樱也没浪费时间,她赤裸着绝美的胴体,站在冷翎兰身后,拉掉了她长裤上的皮带,双手抓在腰侧,往下一扯,就把她一双裹在裤袜里的美妙大腿、被白色蕾丝内裤包住的浑圆丰臀,完全暴露出来。

星玫是正正经经的帮姐姐脱衣服,月樱就聪明得多,脱衣同时还连带挑逗,只把冷翎兰的裤袜,拉到她的屁股下面,然后就边抚摸着妹妹的大腿,边把脸压进她翘翘的屁股间,上下移动,隔袜刺激着臀缝。

冷翎兰被姊姊的动作,弄得又闭眼又皱眉的,我相信她有同性爱的经验,可是自小姊姊就是她心中的偶像,忽然来这种亲密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