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90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3: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身下的这三个屁股,几乎每一下重插,我都可以感觉到,肉茎通过温暖滑腻的膣道,直接顶到她们的花房瓶颈。 [ .

没练过几天武艺的月樱,终究体弱,加上之前爽过一次,现在没被搞多久,就忽然全身抖了起来,丰满的屁股紧紧贴住我小腹,我很清楚她是又来高潮了,因为无法抱紧我,所以她四肢紧紧缠上了底下的两个妹妹,好一会儿才放开。

我还想继续,但月樱喘气道:“不行了,姊姊不能再陪你干了……等一下还要出去见人呢。”

月樱挂起免战牌,我唯有让她离开,而低头一看,星玫和冷翎兰正渴望地看着我。

我改变了姿势,把冷翎兰抱在怀中,对准膣道又插了进去,星玫凑在一旁,主动将她的雪乳放到我嘴边,我一边含着星玫的玉乳,一边用手托动冷翎兰的屁股,上下吞吐肉茎,冷翎兰很快便陷入疯狂,骑在我身上大力颠动着。

一会儿,我已经不满足这个姿势给我带来的快感,让冷翎兰、星玫都趴在床边,示意她们跪着。

两腿间流水不断的星玫和冷翎兰,表现得比我还心急,趴在床边,翘起了屁股,两姊妹还互望一眼,都露出了笑容,我站在星玫身后,捧着她娇嫩的小屁股就插了进去,月樱这个时候也恢复了点力气,坐靠在床头看着我们三人做爱。

星玫的屁股很小巧,每次干进去,都有那种狎弄小女孩的错乱感,而冷翎兰的玉臀结实,很有弹性,用这个姿势插起来,每次撞击都会“啪啪”的响,感觉很好,我交错干着冷氏皇族的两名公主,月樱就在近处看着,脸上似笑非笑,却是再明白也不过的鼓励。

不一会,星玫开始高声呻吟,我拉住她的手臂,让她的身体不至于躺倒在床上,肉茎也开始猛然加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高潮会相互影响,冷翎兰居然也开始攀上了高潮,挣扎起身,双手紧紧抱住我,抓着我的手,抚摸她的花谷,更疯狂地和我亲吻,一对饱满的美乳在我身上来回摩擦。

眼看冷翎兰表现出这么淫媚的艳姿,我再也承受不住,完全的喷发在星玫体内,还没等我躺下,已经回复少许气力的月樱,靠了过来,带着冷翎兰一起,舔舐我肉茎上的残浆……这还真是难以想象,特别是以冷翎兰的个性,愿意帮我舔舐,已经是她的极限,哪可能和别的女人一起来舔?即使这个女人是她的姊妹,也不可能,正常来说,她一定会大叫什么“别当我是妓女”之类的老调台词。

但她现在确实是舔了,还和月樱一起,脸上表情异常欢愉,仿佛舔舐的不是精浆,而是什么美酒仙液一样,这反倒让我有些迷糊了,或许,这个特殊的所在让她们三姊妹都格外刺激,格外兴奋。

一切仿佛是个不会醒的美梦,我看着眼前这两张争着舔舐肉茎残浆的欢喜面孔,心里生出强烈的不真实感。

我倒是不至于认为这一切都是虚幻或怎样的,只能说,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荒唐,处在逆境时,坏事就像没边一样狂涌过来,让你无法想象一切怎能恶劣到这种地步;而顺境到来时,所有事情又都美好得没有极限,仿佛梦境……只是怎样的逆境也好,终究有否极泰来的一天,哪怕你的敌人再怎么得意嚣张,他的美梦也不会永久持续。

而此刻……我的这场美梦似乎还没结束……密室的门再次打开,要开这扇门实在没什么难度,而走进来的人更让我们有些意外,红发紫瞳,妖媚邪艳,赫然就是伊斯塔的实质领导人娜西莎丝,她这么闯进来,别人也就罢了,冷翎兰的动作就比较大,一下子弹了起来,像是要摆开防御架式,问题是此刻浑身赤裸,摆姿势难道要让人看光吗?

“呵。”

娜西莎丝莞尔微笑,跟着就在我们的错愕中,开始解起自己的衣带,一具近乎完美的小麦色胴体,很快便裸裎在室内。

“横竖外头也在休息,我也想放松一下,不知道……这里还有空位吗?”

“哈,友谊炮是国际礼仪,能够促进和谐,当然欢迎。”

第八话忧烦无门唯人自招那个没有什么意义的国际会议,最终圆满落幕,冷月樱的主持,固然是一大理由,但在一些利益冲突上,比如阿里布达、伊斯塔的长年纠纷,两国领导人的相互容忍与退让,也是这次会议能够顺利达成的关键。

冷翎兰与娜西莎丝,这对长年宿敌,在会议桌上居然没有像以往那样针锋相对、剑拔弩张,只要冷月樱做出什么建议,娜西莎丝就笑吟吟,而冷翎兰也皱着眉头同意,在这样的气氛下,精灵、矮人、兽人也乐于配合,大会得以成功。

事后不少人怀疑,金雀花联邦、伊斯塔、阿里布达三个人类大国之间,必有黑幕暗盘,否则娜西莎丝、冷翎兰又怎么会那样好说话?而真实的理由,我再清楚也不过,当三个女人都能一起趴在我身前,摇晃她们美丽的屁股,合作舔舐肉茎,那穿上衣服之后,又有什么问题不好谈呢?

这次国际会议落幕后,我的旅程也要往下一个目的地出发,这其实有点伤脑筋,因为我不可能一直这么流浪下去,说到底,在外飘泊多年,或许也真该是时候找个地方安定下来了。

问题是,我该到什么地方去呢?

万兽尊者好几次要我到南蛮与他共居兽神峰,他要好好把我锻炼成男子汉,起码每天干十个八个女人,还说他后宫里的所有女人,都可以与我共享。

……果然是亲生父女,居然也是拿后宫来钓我上钩,不过,整个后宫送我也就罢了,说共享……我实在没兴趣与其他男人一起搞女人,哪怕这男人是我外公也不行。

第三新东京都市也很希望我去接掌大权,自从源堂不在以后,他们很希望我能继承父亲的位置当他们的新任司令,我很好奇,源堂不在了,群龙无首之下,那边难道不会出问题?结果律子小姐的回答是,多年以来,第三新东京要塞都是在众人当司令不存在的情况下运作,多他不多,少他不少,现在也一样。

这话虽然不好听,却很实际,毕竟源堂是什么样的人,大家心里有数,如果第三新东京都市的干部们,没有高人一等的补破洞能力,只是老老实实执行他每一个命令,我想那个地方会比黑龙会更早全灭。

有那么一个强大组织说要奉我为主,哪怕只是当一个人形图章,但平常吃喝用度都有保障,这我当然动心,不过横竖不用马上决定,因此,我回答说要再考虑,请他们给我点时间。

月樱、心禅大师都提出希望我留在金雀花联邦,他们可以给我盖漂亮的大宅与庄园,金钱奴仆什么的也都不是问题,因为我打赢邪恶势力,救了世界,是本世代的英雄、勇者,还在本次国际会议中正式提出,要赠我英雄头衔,还要给我立碑塑像。

这点我就敬谢不敏了,自己是什么货色,我自己很清楚,不会让人拱两句就上天了,我自己无非就是一个色情狂,就算偶然站对位置,打赢了几场战役,也不会因为这样就成神了,朝为英雄暮为狗,这种经验我有过太多了,不想重重跌下,所以也不愿被人高高捧起。

因此,几番周折,最后我仍选择回到阿里布达,这始终是我生长的地方,有我熟悉的一切,更还有我家的爵府。

当然,并不是我一个人回去,现在的我已不是单独一个,无论我走到哪里,心梦、鬼魅夕、天河雪琼都是固定成员,李华梅更是打自复原后,就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带这么一群莺莺燕燕回府,自然又是一番热闹景象,冷清多年的法雷尔爵府,一下子又充满人气。

有鉴于我立下的大功,国家不但赦免我的一切罪名,还主动出资,为我翻修爵府,本来还要顺便把头衔换成公爵的,是我觉得那些东西已无意义,若我真的想要,就算是这个国家的国王我都有得做,又哪稀罕什么公爵、亲王的,所以干脆反过来干,把招牌改为最低阶的“男爵府”。

冷翎兰接掌大权之后,就正式在皇宫中居住,为了方便推炮,她不只一次希望我也到宫中居住,我本来也有点心动,但住进宫中只方便干她一个,住自己家里却可以干很多个,就是白痴也知道怎么取舍,再者,变态老爸当年把皇宫当自家后院,动辄出入强奸皇后的丑事,多少给了我自己一些阴影,我虽不介意去皇宫强奸任何女人,却很反感自己成为源堂那样的烂人,因此,我选择拒绝,只住在自己的爵府,干自己喜欢的事,搞自己喜欢的女人,把她们调教成我喜欢的样子,特别是最倔强的那一个。

************落地的大镜子前,站立着一个美貌少女,她躬着身,手扶着镜框,结实紧翘的屁股,向后性感地挺着,动人肉体散发着令人窒息的诱惑,特地穿上的水晶高跟鞋以及红色的长筒丝袜,与赤裸的雪白肉体形成鲜明对比。

美少女的右边,是一个与她有相同面孔的女子,正与她热切地拥吻,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容,两条香舌灵巧交缠,对映镜中,等于是四张完全一样的脸,陷入春情欲潮之中,构成一副美妙的画面。

两名双生姊妹中的一个,是较为被动的一方,她承受着来自姊姊的亲吻,胸前雪乳也遭姊姊玩弄,几乎是哭泣一般地发出娇喘。

“啪、啪”的声音不断在她身后响起,冲击着她那向后高高翘起的屁股,使得躬身站立在落地镜前,与姐姐亲吻,双乳还被玩弄的她再也抵挡不住,整个人被向前推去,几乎快撞贴到镜子上。

“不行了……这样……啊……”羽虹娇喘连连,红艳的樱桃嘴唇不住张阖,发出求饶似的声音。

从镜子里看得很清楚,羽虹秀美的脸蛋和愁眉紧锁的羞涩感,以及她那对在羽霓掌中反复被搓揉的雪乳,C罩杯的美乳,随着阵阵的冲力而不住地摇晃,粉红色的乳蕾,在空中一遍遍地划着幽雅而悲哀的圆圈。

“加油,羽二小姐!”

我扭动着身躯,一面扶执着羽虹纤细白皙的玉腰,一面向前疯狂地摆动着胯部,将下体的冲击,源源不断地送往她高翘着的屁股。

“你不是好恨我吗?怎么还会高潮迭起的?”

我低下头,看了看胯下两人的结合部位,不断进出的肉茎上,粘着闪光的液体,“难道你表达痛恨的方法,就是在仇人面前性高潮?太搞笑了,我还以为你会再刺我一剑咧,结果居然是每天在我身下摇屁股高潮?有创意啊!”

“不……没、没有……都是因为姊姊,是因为姊姊我才……”少女的声音之中有着仇怨,却是充满了哭音,既为了胸中屈辱,也是因为她最亲的姊姊,非但没有帮她,还倒戈过去助凶为虐,逗得她快感如潮,不能自制。

“撒谎是没有用的!你这口嫌体正直的贱货,嘴上不认,肉体却已经出卖你了。”我得意地一笑,“你屁股越抬越高了,这也是你姊姊的关系吗?少不认帐了。”

“不……我……啊……”羽虹还想争辩些什么,但她即使张大着嘴唇也说不出完整的字句来,因为她的嘴巴立刻就被羽霓给堵住。

“不……不行了……”

“呵。”

我重重拍了一下羽虹的结实屁股,美臀立刻呈现出一片红晕,“看看这圆滚的屁股!平常不知让多少男人看了流鼻血,现在这屁股正翘在我面前,我高兴怎么干就怎么干,嘿嘿,我们花了那么多力气,好不容易才把你的肉体还原人样,这救命大恩就算你不认帐,我还是要算的,留着你当性奴隶每天干,已经算是很便宜你了……”

“你……你有种就解放我的力量,让我……让我……唔……”

“我有种没种,你会不知道?”我顶着羽虹的屁股狠狠搞了几下,大笑道:“解放你的力量,让你再刺我一剑?你当我傻啊!老实挨干吧。”

“我不……不行了!我……”恶毒的语言,赫然也造成刺激效果,再加上对着一面明镜,自己高潮的媚态看得格外清楚,令已成暴露狂的羽虹情欲亢奋,更难支撑,多种刺激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地缠绕纠结在一起,犹如一首震撼的摄魂曲,将美丽的羽族女战士推上极乐巅峰,当场潮吹,大量火热的黏液,自我们的接合处不住流泄,沿着两腿流下。

一声尖叫,羽虹软软趴倒下去,跌入前头羽霓的怀里,羽霓对精液的味道份外敏感,凑上妹妹的两腿间,连吸带舔,一下就将羽虹又送上了小高潮,两条白皙的长腿一抖一抖,我则从容抽身,看看时间已到,连忙起身穿衣。

“阿霓,阿虹就交给你,你们姊妹好好爽一爽吧,我另外有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