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90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03: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等一下还要陪人去散步,先走一步了。 [ . ”

“等等,阿雪刚刚要我告诉你,慈航静殿已经把卡翠娜的骨灰送回南蛮,羽族新基地也近完成,问你要不要去看看?还有,夏绿蒂几天前结束了治疗,离开精神病院,你是否……”

“是否要再干她一次?免了,那种烂白菜,干一两次玩玩就可以,我可不想与她有什么太多牵扯,卡翠娜殉情自杀,替我发张哀悼卡去,至于羽族新基地的事,你通知我老妈就成,她还欠我一座后宫,早晚要她还债……还有,你别玩得太过头,我封住阿虹的力量,是为了让她当我的性奴隶,怎么搞到好像成了你的性奴隶了。”

“这……有差别吗?”

“干,你和我老妈学坏了!不扯了,先走一步。”

************重回萨拉城,感觉确实满特别的,这到底是我生长的地方,不过,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还以为自己再也回不来了,只能说,人生如梦似幻,有太多事情意想不到,就像我想不到自己会在萨拉城和老友巫添梁喝酒一样。

“恭喜了,大将军,听说你会被封公爵咧。”

“有啥好恭喜的?都是浮云而已,利益交换的结果。个人实力才是真的,你老兄要是有那个意思,何止爵位,连王位都唾手可得。”

“说得是啊,既然唾手可得,那我还要来干什么?谁爱拿就拿去吧,我现在明白,为啥当年我那变态的老爸,明明有着天下顶峰的力量,却不成王,不称霸了。”

“有道理,所以当初你老爸连拿了七年的国家最佳公务员奖。”

“而你老爸则成了大地上头号精神病患。”

“不是说好不提老爸这个尴尬话题吗?他虽然发疯了,起码没有性向问题,你要不要算算你家里那几个女人,有几个搞同性恋、双性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性无能咧。”

“我们还是讨论回老爸话题吧。”

阿巫应要求变了话题,向我问起那日一战的情况。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那天的情况,想想都还是觉得混乱,黑龙王最后到底怎么了?在场的人众说纷纭,没有一个人说得准,就我个人看来,黑龙王有点像是触发了什么,或是中了什么陷阱,被转移到其他世界去了,否则,以他的能耐,就算整个身体被消灭,应该也能在不久后重现,唯有整个被扔去别的世界,再完全封闭这个空间的大门,才能让他不再出现。

这些仅是我个人猜测,实际的情况,当然只有那时唯一在场的源堂才知道,遗憾的是,他已经无法告诉我们任何东西……“说起来,我要感谢你们,谢谢你们帮忙打倒了他。”巫添梁道:“如果那一仗你们输了,老头子会更自暴自弃,搞不好现在连我都没命了,哈哈哈哈。”

听他笑得那么爽,我忍不住道:“我挺佩服你的,认真说起来,你比你老子强得多,我一直认为,力量什么的是浮云,无论处在什么环境,都能活得如鱼得水,这才是真正的强悍。”

“哇哈哈,别这么夸我啊,被你这样子夸,我会惭愧的。”

“干!你会惭愧才有鬼啦。”

我骂了一声,心里是真的很佩服这家伙,黑龙会强势的时候,他过得快活;黑龙会倒台了,他照样混得风生水起,不但与慈航静殿、阿里布达王国有暗盘交易,听说就连海外的白拉登也与他有生意往来,还派了强力保镖给他,他老子如果当初有他这样的强韧精神、柔软身段,早就把我们给消灭光了,如何还会有今日?

我们两个又说了几句,看看时间差不多,我还要赶回去推植物人去晒太阳,便起身告辞,分别前,阿巫犹豫许久,好半天才冒出一句。

“知道吗?其实他真的很爱你,在他心里,可能真的把你当儿子一样在爱,所以才……”

“嗯,那你知道吗?这些鸟事,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我挥挥手,不想再说那些烦人东西,就此走了出去。

************独自推着轮椅,我在皇宫的御花园中缓慢行走,带着轮椅上的病人,一起吹吹风,晒晒太阳,之所以选择这里,除了因为这里有大面积的绿草繁花,比普通公园更好,最主要的一个理由,也是我那变态老爸当年用过的……这里离家近。

晴空朗日,太阳晒在身上的感觉,暖洋洋的,非常舒服,花香受热气蒸腾,芬芳馥郁,漫步在其间,确实是乐事一件,只可惜这间皇宫过去的主人,没几个懂得享受这份乐趣。

我没什么兴趣和植物人说废话,因此只是静静地推着轮椅行走。这座皇宫与御花园都是依山而建,借山景以造势,御花园的一角,还刻意修成了一个陡峭山崖,据说是为了推人与扔人下去方便,但是因为那边也是整座御花园最朝阳的一点,光线充足,所以每次推轮椅逛花园,我都习惯性会在崖边停留。

因为我要推病人来散步,冷翎兰事先调走所有的守卫与宫女,给予我方便,这点实在很贴心,不然我肯定会觉得尴尬,因为我推着的这个病人,曾经是那么威风地直闯皇宫,如入无人之境,现在却沦落至此,只能被人推着进来。

……这个病人,当然只会是源堂・法雷尔。

与黑龙王的一战,惊天动地,最后的结果却是两败俱伤,黑龙王人间蒸发,从此未再现于人前,至于源堂……他当然不会是胜利者,一世纵横大地,在这一战后,他却落得一个经脉碎断,神魂俱丧,成为植物人的下场。

之前他自信满满,好像绝不可能战败的样子,对照如今的结局,实在让人不胜唏嘘,战争就没有必胜这回事,黑龙王临阵突破,力量强至不可思议,终于让源堂饮恨落败,从某个方面来看,黑龙王也算报了大仇,而世界从此少了两大祸害……至于黑龙王消失之前的最后一句,为何喊得那么不甘?这点我也好奇,但唯一知晓经过的源堂,已经变成植物人,无知无觉,偏偏他又仍有强横力量护体,什么窥探心灵、记忆的魔法,在他身上都行不通,这秘密只好永远是秘密了。

源堂成为废人之后,由第三新东京都市接走照料,倒也不用我操心,反而凤凰天女不晓得发了什么癫,居然不回南蛮盖后宫,也跟着去了第三新东京都市鬼混,直到不久之前,我回到阿里布达,重入爵府,凤凰天女不请自来,还把源堂也带了过来,我们一家才又再碰头。

之前源堂天下无敌的时候,我对这号瘟神是避之惟恐不及,现在看他成了废人,我别的事情不好说,每天这样推他出来,晒晒太阳、散散步,这我还满乐意的,不管怎么说,我也欠了这家伙不少人情。

回想过去的许多惊滔骇浪,我忽然觉得可笑,变态老爸清醒与“正常”的时候,我们父子的关系向来疏远,反倒是他成了废人的此刻,我们父子的关系,前所未有地良好,这实在很讽刺。

“唉……命运啊……”

我摇摇头,望向轮椅上目光涣散的那个男人,苦笑道:“因果轮回,你真的不能不信,老头子你威风一世,不晓得害了多少人,现在与强敌作战,落得这样的下场,也算是报应了,你说是吗?”

这话只是我个人感想,没指望有人回答,照说也不可能有人回答,我说完就自嘲地笑了笑,预备推轮椅回府,哪知道,这时一个声音却传入我耳里。

“我实在很好奇,为什么在经历过那么多事后,你还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什么因果轮回、什么报应,那都是弱者编造出来,要蛊惑强者的说法,相信就输了,结果你偏偏就要跑去接受洗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今世上,会用这种口气说话的人就只有一个,刹那间,我无法相信自己听见的东西,只以为是出现幻觉,下意识地揉揉眼,好像只要这样做,就会看见一切如常,什么都只是我个人的错觉。

眼睛揉完,我发现没什么变化,那个男人仍是目光涣散,坐在轮椅上,一切都是我的幻觉,顿时松了口气,“呼,还好……”

“好什么?别人都想自己健康,你就那么希望自己出现幻觉?这种要求真是少见。”

伴随这声说话,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男人,眼中一下回复神采,双手有力地握住扶手,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缓步走到我的面前。

“呃……你……你……你……怎会……”

“你可以叫爹,或是叫爸爸,不用这么惊惶失措,好像见了鬼一样。”

不是错觉,确实就是源堂・法雷尔好端端地站在我前头,我脑里天旋地转,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好半晌才挤出一句,“你怎么会没事的?”

“我?怎么会没事?这问题真是奇怪,为什么我就一定要有事?”源堂耸耸肩,无奈道:“认为什么两强相斗,必有一伤,或是必定两败俱伤……这些都只是你们的想法或期待,这个世界可不见得就要照你们期望的方向转。”

这种话,出自这个一向我行我素的男人口中,实在很刺耳,但我顾不得在意这些,抢问道:“你和黑龙王战斗,难道……难道一点都没受伤?”

“这有什么困难吗?会受伤才奇怪吧?还是你很希望我重伤?”

“不是那个意思,但……黑龙王那边是怎么回事?他为何……”

“那个?之前都没人教过你吗?第十级力量是人与神的分别,一旦突破第十级,就会触发天地感应,避免过于强大的力量,对这空间造成无法负荷的影响,将之强制转移到另一个时空,有人称这为破碎虚空,也有人说这是羽化登仙,总之,就是不管你愿不愿意,强制升神成仙就是了。”

我脑中一片混乱,源堂所说的这件事,闻所未闻,但这个连玩笑都不会开的男人,自然也不会撒谎,而以他当世强人的高度,知道一些我不知的秘密,也不足为奇,而他所说的登仙,我听起来怎么都觉得像是被抓走,或是强制驱离。

对普通人而言,这样可能真的就是成神成仙,但黑龙王本就是神魔之体,遭遇这种事,就是单纯的被驱逐出境,而且看来很难回来,也难怪他怒成这样。问题是,这整件事是偶然?还是圈套?源堂是早知道这点,故意引黑龙王突破而被踢出去的吗?

如果这并非巧合,那有件事就很吊诡了,源堂自己若没有同等力量,怎能面对突破后的黑龙王全身而退,甚至毫发无伤?若他有,怎么黑龙王被驱逐出境,他却好端端在这里?

想到黑龙王临走前,大喊不甘心,我觉得答案应该是后者。整个布局确实巧妙,用这方法打倒了不可能被杀死的强敌,只是究竟为何能做到?这着实让人费解。

“你、你既然没事,又为什么要……”

“哦,因为在战斗中,我那老朋友问我,知不知道我这辈子给多少人造成多少痛苦?我想想好像有这么回事,为了满足他们的期待,打完之后就装一下了,大魔王被干掉,讨人厌的家伙也成为废人,两败俱伤,报应不爽……巴拉巴拉之类的,你知道,很多废物都喜欢看这一套的,好像看多了这种戏码,能让他们强起来一样……”

源堂又耸了耸肩,道:“就因为信这一套的都成废人,我才不希望你也相信这些思想。人应该走自己的路,不要让人来给你定规矩,什么因果报应,什么原罪天生,全都是没有的事,你信有,那就会发生,你不信,什么天理报应都与你无关。”

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谆谆教诲,至少说的一方确实很认真,至于听的一方嘛,我也只能耸耸肩而已……我压根就不相信那一套,源堂的道理之所以能成立,只因为他是源堂・法雷尔,一个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问题人物,他有那样的实力当然可以藐视一切,视苍生鬼神、天理报应如无物,今天如果换做是别人,要学他这样蛮干,那我敢拍胸保证:报应不但有,而且还来得很快!

由于我不作声,源堂可能误以为我接受这些道理,笑了一笑,弹了下手指,片刻之后,凤凰天女出现在御花园中,这个不寻常的情况,让我觉得有些不妙,连忙问道:“你们要干什么?我怎么觉得你们……好像要开溜的感觉?”

凤凰天女点了点头,笑道:“说对啦,这家伙早就想到海外看看,只是因为你的关系,这才一直逗留,现在该解决的麻烦都解决,这家伙最近装植物人装上瘾了,现在决定更进一步装死人,我与他现在启程,一起到海外旅游,花一百几十年的去看看这个世界,顺便每天打炮,你没什么事就不用太想我们,自己和妹妹好好过吧。”